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科技以人為本?

2011-04-12 | 程衞權老師
上星期一,《明報》報導了一則標題為「代人拜山 磕頭1次收100元」的中國內地趣聞,筆者看後的反應,用貼切一點的「潮語」形容:「登時『冏』了!」,真的不得不佩服中國人的營商智慧。

由於現代人生活繁忙,加上全球化的環境下,無論是因時間或身處地點不方便的緣故,而未能(於清明時節)拜祭先人的情況也不算是罕見,因此,一些公司看準時機,掀起了新興行業,替未能親自拜山但卻有心者,提供「代客拜山」服務。他們按不同客戶的需求(如除草、燒香、獻花等)決定收費,即使是向先人磕頭也能代勞,每次磕頭需付款100元。為證實所提供的服務真確無誤,過程將被錄影並傳至客戶。公司貼心之至,親友誠意之舉,可謂「驚天地,泣鬼神」。事實上,在這行業興起之先,早已有不少網站為方便以上網民的需要來提供虛擬拜祭,透過網絡向先人拜祭,更可自主地選擇一切配套(如背景音樂、香燭款式等),隨時隨地按個人喜好來進行拜祭。

從這類例子中,科技像是「人類的好朋友」,透過科技(特別是網絡),人可以突破更多的時空限制,以致達成更多的目標、滿足更多的慾望和需求,更重要的是(可能)付出更少的資本。從量性的計算,無疑科技確能提高效率,甚至進行「時空壓縮」,以致賺取或擁有更多,上述例子為例,客戶除了能完成手頭事務外,更能拜祭先人(不論是網上進行或聘請公司代辦),數量上確實同時間地完成了兩件或以上的事情,然而,背後帶出的又是甚麼意義和價值?

首先,科技能處理的事只是量而不是質。上述例子為例,不論是虛擬拜祭或代客拜祭,相信也只能產生疑似同樣的拜祭行為(兩者嚴格地不可視為同一行為),而不能導使兩個主體的相遇(先人與親友),從而培養彼此關係和情感,因此可見兩者當中的那份關係和情感並不能透過任何替代的行為而被複製(後者更甚),這尤如父母與子女之間,無法利用工人(或其他人士)的行徑而建立深厚的感情一般。

再者,當所有事物的價值都被(數字)統一化,並且多以金錢作考慮的話,一切含高尚價值的內容,都會被矮化或扭曲,從而破壞人類作為「人」的那份神聖本質,並且其人際關係、道德情操、個人情感(感受)等都變得工具化和形式化。當以上種種變得有巿有價,且盡都可被取締時,價值將會變得虛無,存在成為沒有意義的「現象」。而且,整個過程中,只是在生命中不斷鼓吹更多的消費,更透過他人的生命發財,毫不尊重生命。

科技本意提高人類生活素質,減少消耗並提高產量,本以人為本,幫助社會發展,然而,當不當利用科技,可能會將人帶到一個以「人」為本(一個極度自我中心,並只視人為普通生物)的境界中。

究竟是否真的可以「當我沒有出現」?
老師簡介
程衞權老師

程衞權老師

香港管理專業協會李國寶中學

畢業於宗教及哲學系,現任高中通識教育科老師,曾任教高補通識教育(人際關係、環境教育)、會考綜合人文科、宗教科及生命教育科,除前線教育工作,亦會定期於報章、網站發表有關教育的文章。

個人喜愛學習不同技能和知識,享受進步的過程,深明教育和成長的核心之一在於思考,故希望藉不同途徑啟發學生,建立生命。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