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認同感與「安樂蝸」

2011-03-15 | 區少銓老師

很久以前在新加坡留學,去同學家處參觀,往往最為驚訝的是人家家中的住處,同樣是公屋(新加坡稱為組屋) 1,香港住的空間還不到人家的廚房和廁所,他們才幾個人住已是百多平方米(約1千多呎,當然我猜那裡更沒有發水樓這回事),將來可以自置居所,對他們而言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一回事。輪到有漂亮的新加坡女同學來香港旅遊,總是怯羞於帶她們到公屋的家坐坐,更莫說是暫宿於家中,300多呎住8個人多不方便。筆者和他們交談最為痛恨的是那句口頭禪「我們新加坡」,特別是他們說到新加坡的好處時,那種自信發光的表情,後來才曉得這種自信,原來就是通識科常常說的「身份認同」。

 

財爺預算案後,不少政黨要求政府復建居屋。住屋的問題不單是香港,也是內地最為關注的問題,內地把「調控房價」排在最受網友關注的十大問題之一,總理溫家寶兩會前接受新華網專訪,與網友線上交流談到房價問題時,他表示「群眾的心情我非常理解,我也知道所謂『蝸居』的滋味。」 並呼籲地產商身上要「流著道德的血液」。因而最近國家相關部門,將斥資約1.3萬億元人民幣開工興建1000萬套保障房(類似香港的公屋及居屋),讓中低收入家庭「居有其所」。

 

內地新近這個「居有其所」的口號,使筆者聯想起香港亦曾經存在過「居者有其屋」、「租者置其屋」的政策,本港公屋、居屋已是集體回憶的一部分,政府負責的房屋等公共建設,令「家在香港」這一抽象概念,有了實在的物質基礎。小朋友在長長的走廊內玩耍;父母放工回家,一家人一起吃飯,一起看電視,這樣的形象深入民心。公屋成長的一代見證了社區建設的過程,不但改善了生活素質,亦令我們產生了對香港的歸屬感。

 

「安居樂業」一詞,蘊含了中國人智慧,先安居,後才會樂業。因此國內電視劇《蝸居》才會引起港人共鳴,最近有不少電視節目請來買不起樓的80後作訪問,同樣這種年輕人買不起樓的情況,也在內地出現,內地亦有六成網友自認「蝸居族」,那些住在城市小空間的內地年輕人,也有「蟻族」的稱呼。所謂「蟻族」是指在城市漂泊的大學生,因生活貧困像螞蟻一樣處於社會最底層。

 

在不少的場合與民工交談,最令筆者深刻的語句是「X這裡是我賺錢的城市」「X這裡是吃著青春飯,賺夠錢就走」,其實這個X可以用深圳、上海,北京甚至其他大城市替代,下一年度居住在哪一個城市也不知道,只要有工作機會就「漂蕩」到哪個城市,比如說呆在北京等工作機會的年輕人,內地便稱為「北漂一族」。

 

最近有些調查說本港樓價是各大城市中最貴,其實對比內地尤遠遠不及,據廣州媒體調查買新樓收租需76.8年才能回本,二手樓要64.9年才能回本。內地的最長利用年限才70年,如斯來看,香港的70後、80後都嚷著難買樓,這些住在大城市的民工、蟻族、蝸居族如何能用微薄的薪金買得起他們的「安樂蝸」?如何會對於他們工作的城市或「國家」有認同感? 

 

近日多個內地城市出現小規模「茉莉花集會」,中國的情況與「茉莉花國家」很相似,特別貧富懸殊等問題也如出一轍,過去幾年各地抗爭(群體性事件)此起彼伏,雖然規模不一,但大多跟老百姓房屋土地被奪、房屋拆遷,賠償被中飽私囊、官員貪腐有關。文字學概念裡「家」乃是一個財產的概念。「家」字的「?」就是財產中最重要的不動產之一的房產,而「?」下的「豕(豬)」就是最重要的動產,沒有了房屋及土地當然更沒有「家」的認同感了。中國政府應付「茉莉花革命」的軟策略是增加「派糖」力度,限令今年建成1000萬個保障房(公居屋)單位。「住房難」在內地被通稱為「三座大山」之一2,假如能稍微推動一下這座大山,切實執行保障房政策,對解決很多社會糾紛定是良性的開始,也是解決農民工問題的契機。雖然表面上內地的房屋政策對我們似乎沒什麼切身關係,但如果本港政府及地產商多想想溫總「流著道德的血液」這句話,我想定能解決很多社會上的「深層次矛盾」呢!

 


參考連結 /延伸閱讀 : 

1. 80後的新三座大山:蝸居、蟻族和暗算

2. 茉莉花革命將如何影響中國?

3. 星洲99至08年新居屋,足夠七成新婚上車!

 


 

1 Public Housing Governance in Singapore, 新加坡建屋發展局制定了“組屋計劃”,讓低收入者能住上廉價房。為此,政府投入了大量資金,先後實現了建屋發展的七個五年計劃,建成住宅近百萬套。新加坡居民,大多都是住組屋,周邊環境建設得如同花園一般。

2 這個概念最初由毛澤東提出,指舊中國人們頭上壓著的,包括封建主義,帝國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三座大山」。而現今社會廣泛流傳的「三座大山」,是指看病難、住房難、上學難。

 

老師簡介
區少銓老師

區少銓老師

東華三院鄺錫坤伉儷中學

華中師範大學歷史學(中國近現代史)博士、新加坡國立大學文學碩士(歷史)、香港大學教育碩士(中國語言及文學)及香港浸會大學碩士(通識教育);十餘年任教語文及通識科經驗,現職中學通識教育科科主任和公民教育統籌。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