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土地空間的社會文化意義 (下)

2019-04-15 | 學者文稿

廖迪生教授 (香港科技大學人文學部副教授)
 

上篇提到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土地管理和使用,今次想談土地空間的社會文化詮釋,這可在喝咖啡和連鎖美式快餐店的例子中看到。我們到茶餐廳喝一杯咖啡,茶餐廳除了為我們提供一杯咖啡外,還提供了一張座椅及一個空間,我們可以在這個空間享用咖啡,但往往不會在茶餐廳裡逗留太久,社會文化令我們知道這會影響茶餐廳的生意。若果要逗留長時間的話,我們會選擇美式咖啡店,雖然兩者都提供咖啡及座位空間,但大家對逗留時間的長短,也會有不同的理解。

 

在低收入地區,尤其是在晚上,當圖書館及公園等公共空間停止服務之後,住在劏房的學生,便會跑到24小時營業的連鎖美式快餐店溫習功課,更有露宿者在快餐店內渡宿──他們將快餐店的私人空間變成類似公共的空間。快餐店並沒有把這些人趕走,間接為自己創造了一個關顧社會的形象。

 

我們依靠公共交通工具,把我們帶到目的地,但從另一個角度看,我們是購買了一個「移動的空間」。若果不是在繁忙時刻,我們在公共交通工具都會有一個座位;但人多的時候,便要站立。地鐵公司認為車廂內每平方米的空間容納6個站立的乘客是可以接受的空間分配。但這時大家幾乎是面貼面的,壓迫感不言而喻,而為了準時上班,大家都只好默默承受。在轉車站時,大家摩肩接踵,急起直追;稍一不慎,便踏著人家的腳跟。但這個情況在下班時,剛好是相反,大家走路的速度都會減慢,有些乘客看見車廂內沒有座位,便等候下一班列車。這是每天都發生的事情,上班的時候,大家都趕時間,都願意擠一下,無論是站立或走路,大家的「社會距離」可以短一點,但到下班的時間,大家都希望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可以多一點,如果列車有很多座位,你不會期望一個陌生人坐在你的身旁。所以,我們對於人與人之間的空間距離的接受程度,也會因應不同的時間和情景而改變。

            

香港城市的空間愈來愈擠迫,我們近年開始對公共空間使用者的態度有所轉變,首先是不喜歡外籍傭工在週末佔用公共空間,因此在樓梯級上加設臨時圍欄,並關閉平時開放的廁所,不許她們使用。近年,大陸訪港旅客增多,他們的購物習慣改變了地區的商業環境,也造成街道擠擁,導致很多市民公開表示不滿。這些例子顯示,我們有時候會以使用者的族群背景,來界定公共空間的使用權。

 

土地空間除了是一個財富象徵之外,也是我們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不同社會會賦予土地空間不同的意義,而我們也在不斷操控和改變土地空間的社會文化意義,爭取各自的利益。但我們不妨想一下,土地空間應該是屬於誰的呢?我們對土地空間所賦予的社會文化意義,又是否公正、平等呢?

老師簡介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