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土地空間的社會文化意義 (上)

2019-04-08 | 學者文稿

廖迪生教授 (香港科技大學人文學部副教授)

 

早前香港進行了一場「土地大辯論」,討論增加土地供應的方法。香港的土地問題包括土地價格與房屋租金不斷上升,以及政府因缺乏土地興建公共房屋,以致不能滿足低收入市民的居住要求。這次辯論令我思考土地空間在社會文化中的意義。

 

人類大多在陸地上生活,並在土地上蓋房子居住。農民在土地上耕種,獵人在郊野的土地上打獵。在地大人少的環境下,土地空間的利用,不會有很多規限,但在地少人多的情況下,土地便成為重要的資源。

 

在資本主義的制度下,將土地或土地上面的空間私有化,是管理土地的一種方法。地主擁有土地的使用權,因而可以利用土地作為生產工具,又或者出租土地,以創造租金收入。另一方面,土地也是財富的一種形態。累積土地,也就是累積財富;這個土地及土地上面的空間,亦可以用金錢來量度,進一步成為構成社會階級及身份象徵的元素。

 

各地社會也會隨着城市發展而形成自己的土地管理制度,以回應人口趨於密集以及其衍生的社會環境問題。今天的香港,是一個人口高度密集的城市,為了讓市民的生活環境得到有效的管理,土地的使用便受到《城市規劃條例》所規管。縱然是私人擁有的土地,土地上空間的使用,也要按照《條例》的規定進行發展。例如,農業用地只可以用來耕種,並不可改作其他用途,就算是界定為蓋房子的土地,房子可以蓋多高多大,都有所規限。

 

一直以來,香港政府擔當着一個土地管理者的角色。雖然香港是一個資本主義社會,政府不可以把所有土地賣光,因為需要保留若干土地,為市民大眾提供如道路、學校、醫院等公共設施。政府也把香港40%的郊外土地,劃定為郊野公園,用作康樂與保育用途,給予居住在狹窄城市空間的市民一個調劑身心的地方。近年政府也在維港兩岸建設海濱長廊,讓大家可以走在長廊上,欣賞維港景色。此外,政府也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就是為低收入市民提供公營房屋,解決他們的住屋需要。

 

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土地的擁有權往往有着很清晰的界定。但有趣的是,即便是清晰的界定,也可以有着不同的社會文化詮釋方法。例如:有些私人屋邨用圍牆包圍起來,不許「閒雜人等」進入,理由是保安管理,但這也是適應有錢人的私隱要求,並提升樓房的價值。但同時也有一些私人物業是鼓勵公眾人士使用的,例如大型室內商場設有空調,訪客不愁風吹雨打,商場更會籌辦活動以吸引顧客,促進商戶的生意。商場的空間看似是免費給人使用,但其實這些免費的成本,最終也會計算到商品的價格裡面。

 

除了政府擔當的土地管理者角色外,土地空間還具有其他的社會文化意義,我們可從喝咖啡和連鎖美式快餐店的例子中看到。下次續談。

老師簡介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