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通識大辯論(三)- 通識科應如何精簡六大單元(上)

2019-04-03 | 陳曦彤老師

教育界近日傳出風聲,預計新高中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將以增加評核彈性及精簡課程結構為方向,改革通識科。篇幅有限,本文暫不處理較多同工着墨的評核問題,而專注課程結構的討論。事實上,無論對業界或坊間而言,六大單元框架可說是象徵通識科之所在。不單師生會以其解釋通識科基本結構,媒體以至出版社亦將其奉為金科玉律去編寫教材。所以,當傳出小組建議把六大單元重新整理為四個單元,甚或設置選修單元,我們不難預期將會對通識科造成極大影響。但我同時深信,如此重大變動,將不可能由單一委員會決定,而必須諮詢前線專業意見。因此,本文希望透過以下分析,整合疏理現時六大單元結構的利弊及重整單元的後設準則,嘗試為未來的課程重組訂下一個規劃方向及框架。

 

六大單元只是一層糖衣包裝

 

開始前,我先利益申報:本人從來不是六大單元的支持者;打從修讀碩士課程,開始任教通識七年,直至今日,我仍然認為六大單元是窒礙通識科教學的元兇。若要為其存在意義開脫,離不開撰寫課程指引、編訂教材或編配教學人手上的分工處理變得容易 —僅此而已。如今業界的主流共識,是把六大單元斬件放在高中三年不同時期,以填滿課程大綱,但這種做法明顯與通識科的性質存在矛盾。

 

單以文憑試為例,我可從來沒有見過,一條試題所涉及的議題及答案組成,是全部來自同一單元。分拆單元任教的後果,會令學生對世界的理解變得割裂;彷彿今日香港的生活素質與全球化及現代中國無關、公共衞生的發展又跟能源科技與環境是在平行時空。歸根究柢,世界是流動的,亦是一個整體,而通識科的意義,正正在於讓學生認識到世界不同現象的互動關係,能分析評估某一議題的發展對其他板塊的影響,並以所學概念表述清楚。因此,無論是通識科教學選材所依賴的新聞議題、對學生挑戰最大的專題探究,或是決定生死的文憑試試卷,其本質都必須是跨單元的。六大單元的應用,極其量在於向學生說明不同議題所涉及的範圍及概念知識,又或檢視課程有否偏重部分內容。但若果我們把其提升至教學重點、課程綱領的層次,則未免本末倒置。

 

在課堂教學上,同工不難意識到不同單元的重要性其實並不均等;以單元一「個人成長及人際關係」為例,其所指涉的範圍根本不足以支撐一個獨立議題,因此部分學校會把這單元放在初中課程任教。又以單元五「公共衞生」為例,跟此單元相關的議題跟「今日香港」比較的話,根本不在同一層次之上。這問題在過去試卷亦充份體現;考評局多年來一直被批評無視單元一內容,而單元五的出現頻率亦完全不成比例。但筆者認為,這責任不應由考評局承擔;問題只在於六大單元獲得完全不合理的重要地位,無論是教師或局方,因時制宜地按發展趨勢,調整教學上的比重才是應作之事。關於這一點,通識科課程指引其實早已列明:

 

「突發議題或生活事件往往可以將三個學習範圍內的不同單元的主題和探討問題聯繫起來。教師可以利用這些跨單元的課題,將課程內建議的探討問題重組,以幫助學生認識各單元之間的聯繫,以及理解本科的跨學科、多角度的特性。 」(p.51

 

如果通識科課堂是始於議題,止於論述的話,六大單元的分類根本就是可有可無的輔助工具。當一個課程已開展十年,師生和社會均對其運作存在共識之時,或許我們亦應借這次課程檢討契機,尋找一個更靈活、更貼地、更呼應社會與考評的課程框架,以讓通識科在下一個十年可以走得更遠。

 

刪除單元與通識科理念的矛盾

 

批判完畢,還是要回歸現實。如今新高中課程檢討的關注,其實離不開「減壓」二字;無論是重整單元還是設選修單元,背後的目的還是要刪減內容,替師生減磅。但我擔心如此討論方向,可能會把通識科推向一個尷尬的兩難境地。

 

通識科之所以為通,如上述課程指引所述,在於其聯繫性,在於能跨學科,在於要多角度。但刪減單元內容的目的,正正在於把部分本應課程包含的內容「排除」在外,以免課程太廣太深而使師生無所適從。那排除部分內容的通識科,還算是通識嗎?我們討論中美貿易戰議題時,如何可能排除政治全球化的角度?我們討論今日香港的環境污染時,又能否排除能源排放的地理知識?刪減單元的困難之處,就是要確保被排除的部分不會影響討論任何議題,但諷刺地這類內容如黑死病、家長管教方式等,本身就非課程重點所在,刪除了亦不會對減壓有任何幫助。在通識被裁剪得不倫不類之前,筆者有責任指出,刪減、選修等建議注定徒勞,除非我們能徹底地把部分議題討論也一併排除在外,但面對未來數不可預計的無數議題,通識界的同工又會有足夠的能力智慧做取捨嗎?這對通識科未來的發展又是好事嗎?我抱極大懷疑。

 

以議題及概念為本的三年一貫課程

 

筆者認為,上述兩難局面,是同工在討論課程重整優化前所需認清的事實,也是開展各方案建議討論的基礎;如何在不收窄議題討論空間下打破六大單元造成的壁壘,需要同工尤其是資深教育工作者的集體智慧。筆者倡議,要進取地為課程奠基的話,我們需要更具體地在課程指引羅列那些介乎議題與主題之間的特定探究課題,並為每個課題的長度設下建議課時,以在250小時的限制下,為通識科的探究深廣度定下指標。在本文的下半部,筆者將會拿出具體方案,以說明這範式轉移的實際操作。

 


延伸閱讀:

其他「通識大辯論系列」文章

老師簡介
陳曦彤老師

陳曦彤老師

港大同學會書院

90後,中文大學哲學系及通識教育碩士畢業、教協理事、教育界選委及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致力透過參與公共事務,推動教育界及通識科的發展。

近年涉足教師工會及制度內事務,亦曾在校內負責合作學習及電子學習項目,關注事項為通識科的教學法、課程、考評發展及師資培訓,文章散見於《明報》及《立場新聞》。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