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通識科改革真的要重回考試主導模式?

2019-04-02 | 洪昭隆老師

昨天(4月1日)有報道指,教育局的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建議通識科進行課程改革,將與其他三大核心科目「減量」,以釋出課時。而另一項重點,是把獨立專題探究(IES)部分,改為讓學生自選參與,同時建議在考評中,加入程度較深的選答卷。上述改革的方向,聲稱是可以照顧學生能力及興趣,並減少學生的學習壓力。

 

我當然同意,教育局在改善香港中學文憑試的相關課程結構和考評時,依據減輕師生壓力和尊重學生選擇課程的自由,作為重要的參考。但在專家小組提出刪減IES建議時,我們要問的是:在修訂相關課程前,是否應先檢討現行課程能否達到當初教育改革所擬訂的目標;同時,我們所擬未來的教育規劃,又能否培育21世紀學生所需的素養?

 

從教育改革目標說起

 

由1997年,香港教育統籌委員會第七號報告書中明確指出,「要全面評估學生的能力」;到2001年實行的「學會學習」課程改革,更強調「照顧學生不同的學習需要」;並且希望「超越課室框框,讓學生全方位學習」,同時避免學生「過早分流」。

 

要留意的是,進行課程檢視時,需要重視全球教育發展和跨地域研究成果。因為香港是一個開放型的經濟體及社會,全球人材聚集。課程改革最終目標,應該是裝備學生面對不同的挑戰。這與近年OECD探討未來21世紀人材需求的方向相若,不同研究均指出未來學生需要英語、數學、科學、人文等基本能力外,同時要掌握解難、溝通、創意和協作式解決問題(Collaborative Problem Solving, CPS)的能力。

 

如果根據上述教育改革的目標和國際教育的趨勢,我們再回看通識教育科設立「獨立專題探究」部分,不就是讓學生迎合國際教育潮流的理想又可行的方式嗎?課程文件提出,讓學生可以透過IES,進一步整合「自我與個人成長」、「社會與文化」及「科學、科技與環境」三個學習範圍所習得的知識,並「發展批判性思考技能」,最終是希望讓學生「成為自主的學習者」,為「自己的學習負責」。由此看來,一個整全的IES,足以讓學生自主學習,同時培養知識、技能和態度的過程。

 

回歸紙筆考評的風向是嚴重倒退

 

不過,根據昨天的報道所指,雖然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肯定IES有助促進學生自主學習、發展高階思考能力等功能,認為不宜全面取消,卻同時提出容讓學生選擇一個以筆試主導,答卷分高下的選項,又是否具遠見的檢討方向?

 

一,按照學習水平參照的原則,不同年份的試卷應該有同一考評準則,難度亦當相近。但在不改學制情況下,現時建議中學生需要應考一份較第一屆文憑試(2012)更難的考卷,才能達到五級以上,實屬沒有理由;二,對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而言,純粹兩小時的紙筆考評,競爭一個取得上限第四級的試場,只會讓學生處於更不利的境地。三,建議下的新評估模式,有機會令一批原本有能力完成IES的中學生,捨易取難,滿足於簡單地完成文憑試考試,不做IES,然後取得第四級成績。令人擔憂的是,學制將來考評的走向,並非朝着從全人發展角度,而是回歸考試主導模式。

 

因此,如果未來的學生需要,不是單純的筆試能力,我們要避免「高分低能(素養)」和「低分低能(素養)」同時出現,我這裡提出一個大膽一點的逆向選項:建議讓學生選擇免除筆試,只提交獨立專題探究報告;甚至以小組形式呈交相關報告,而可以獲得最高第四級成績。

 

一來上述選項可以讓學生在公開考試前,已完成相關報告,減少學生要預備通識科考試的壓力,並自主進行深度學習。同時較合乎世界教育發展中,對培養21世紀學生核心素養的趨勢—包括著名教育家米高‧富蘭 (Michael Fullan)所提倡以溝通能力(communication)為本的「6C」核心素養框架,和OECD提出CPS的能力期望。

 

當然,如何處理IES的質素,引導學生選題、蒐集與組織數據、分析與撰寫探究報告;及挽回現時非文字報告推展失敗的情況,以及協助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有效地學習,亦需要進一步探討。

 

小心處理其他核心科目的改革走向

 

其實不止是通識教育科,近年各科在課程改革上,已經減慢了校本評核的推展進度;同時其他核心科目亦有刪減課程和課時的傾向。這些為學生減壓的舉措,又是否符合我們推動教育改革的目標?還是只是讓學校創造增加更多選修科的藉口?

 

又以上述的溝通和協作能力,在現時的中國語文科中,可以透過口試加以培訓。但部分人士建議以「大學收生和公司招聘大多都會經過面試」,或以台灣、大陸亦不考母語口試為由,希望中文科刪減口試評估,又是否真的讓我們的學生應對未來的職場需求?

 

作為一個語文科局外人,我想引用以下例子再作說明:台灣學生國文科學測驗只考閱讀選擇題和寫作;但將口試、朗誦、戲劇表達部分融入了日常教學之中,同時為了解學生表達和溝通能力,有76%台灣大學學系收生時,也以面試口試形式進行。而中國內地為了回應學生外語說話能力欠佳,年前已設立外語口試部分;而在申請公務員職位,特別是教師時,普通話的聽寫讀講能力亦缺一不可。由此,大家可以思考一下,在沒有溝通技巧培訓下的學習,是讓學生活在21世紀,還是倒退至上世紀70年代。

 


相關連結:

  1. 課程發展議會與香港考評局:通識教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 (中四至中六)
  2. 星島日報:通識科研「瘦身」 學生可自決棄IES (2019-04-01)
  3. Charles Fadel. (2008). 21st Century Skills: How can you prepare students for the new? Global Economy? OECD/CERI, Paris.
  4. Michael Fullan & Maria Langworthy. (2014): A Rich Seam: How New Pedagogies Find Deep Learning. London: Pearson, pages 68‐73.
  5. OECD. (2018). The future of education and skills Education 2030.
  6. OECD. (2018), PREPARING OUR YOUTH FOR AN INCLUSIVE AND SUSTAINABLE WORLD - The OECD PISA global competence framework.
老師簡介
洪昭隆老師

洪昭隆老師

天主教培聖中學

現職中學助理校長。喜愛的研究題目包括歷史教育、公民教育、環境教育及香港教育政策等。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