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環保教育由通識開始

2019-03-29 | 黃書熙老師

「摘去鮮花,然後種出大廈 // 文明是種進化,儘管適應,別制止它」,《燕尾蝶》一曲雖創作於17年前,但卻如預言一般,述說着香港以至世界這些年來的發展軌跡。這首歌近年亦因某環保團體製作的MV,再次引起大眾共鳴,而我每次教「能源科技與環境」單元時,總會在課堂上播放這首「環保神曲」。

 

近年社會的環保意識越來越強烈,大部分人都毫不保留地同意:「環保很重要,可持續發展很重要;為下一代的福祉,保護環境很重要!」但從不同的數據中卻顯示,香港人實踐環保生活,似乎不太有效。到底我們是如何教這個知易行難的「概念」?重要的東西說三次,是否就能夠令學生真正擁抱環保生活呢?

 

在非正規課程層面,教育局一直有指引給予學校該如何推廣環保政策,及節約能源措施,例如舉辦講座、全方位學習活動或不同綠色學校計劃等全校參與式活動。而在一般教學中,環保教育亦散見於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及科學教育學習領域內的不同科目中,例如科學、地理科等均有環保的相關課程內容,出現的頻率可謂非常多。

 

至於通識科,作為跨學習領域的一科,這科非常廣泛地探討環保教育的相關議題。在通識科課程及評估文件中提出,「能源科技與環境」單元的探討問題包括:「能源科技的發展在甚麽程度上引起或解決環境的問題?」,並建議處理議題時,可考慮「現時使用能源的情況及其對個人生活、社會發展、經濟和環境的影響。」要教育下一代肩負環保責任,通識科可謂當仁不讓。故此,如何在課堂外內教好「環保」,而非只水過鴨背的傳授硬知識,自然是通識教師的重要任務。

 

從設計課堂時,最基本是從態度╱價值(Attitude)、技能(Skills)及知識(Knowledge)三個層面出發。由於高中學生始終需要面對文憑試的挑戰,要大量灌輸知識與操練答題技巧,實屬無可厚非,日常課堂教學必定涵蓋大量的硬知識與技能。然而如何在知識傳授的同時,帶來實際行為與價值的轉化,正是教學過程中的一個難處,亦是教師進行議題教學時,很容易忽略培養價值觀,使之淪為空寫在教案上的課堂目標。

 

舉一個例子,例如要學生記得香港每年人均棄置垃圾量高達1.45公斤並不困難,然而這組數字對他們而言,除了是知識層面上的理解,技巧層面上的情境化例子外,還可賦予甚麼額外意義?筆者曾就着固體廢物議題,進行了一系列的「震撼教育」考察活動,嘗試在課室外讓學生深刻地體會並反思環保的重要性,希望藉此與同工分享。

 

要瞭解每個市民所製造的垃圾量之驚人,最佳體驗莫過於親身去考察垃圾的最終依歸:堆填區。每年我校通識科組均會與地理科合辦活動,到新界東南堆填區參觀,看看這個平常只能耳聞而不能目睹的神秘禁區。當在旅遊巴駛上堆填區的山頭時,同學馬上被眼前高聳的垃圾山所震撼,近距離看到一車又一車垃圾傾倒的場面,再打開車門呼吸一下附近的空氣,作感官實地考察(Sensory Fieldwork),同學深刻體會到,為何書本上總說香港固體廢物問題嚴重;然後,再透過課堂講解,幫助他們養成對環境關懷的態度。

 

在確立同學對固體廢物議題初步的認知及感受後,便可再安排具體活動,讓他們實踐:帶學生到離島的海岸邊執拾垃圾,從而講解塑膠發泡膠等對自然環境的深遠影響。帶他們站上一堆被發泡膠填滿的巨大岩隙之上,連續執拾一袋又一袋的垃圾至汗流滿面、腰酸背痛。這種另類體驗式學習,能使學生更切身地明白減廢對環保的重要性,亦透過義工服務給予他們反饋社會的經驗。

 

上述的活動,當然未能一蹴而就地帶來價值觀的即時轉變,但已能在學生心底裡,埋下了一顆環保的種子。通識科正提供了絕佳的平台,讓所有學生在高中時探究、反思及體驗這對當代人和下一代極為重要的概念。環保教育雖不應以學科為界線,但我們可以善用通識課程的設計,盡力培養學生愛護環境的公民責任。

老師簡介
黃書熙老師

黃書熙老師

將軍澳香島中學

大學主修亞洲研究,在校任教通識教育科與統籌德育及公民教育工作,以虛懷若谷的態度思考社會通識時事。閒時愛好遊走於山野,鍾情足球運動。 深信教育正是以「生命影響生命」的工作,透過言行身教將知識與價值傳承至下一代。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