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由 「超英趕美」談到中美貿易戰

2018-10-08 | 學者文稿

韓孝榮(香港理工大學中國文化學系教授)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中國大陸就像是一個「一窮二白的爛攤子」,這一點各派學者都應該沒有異議。雖然眼前的家園是一片斷壁殘垣,但當時很多國民的心中卻滿懷着希望和信心,認為在新政府的領導下,中國的前途是光明的。抗美援朝的不敗戰績和第一個五年計劃的順利完成更增強了中國人的自信,於是便有了大躍進的宏偉規劃,還提出了「超英趕美」的口號。具體來說,就是要讓中國的鋼產量在15年之後超過英國,在20年之後趕上美國。按照第一個五年計劃期間中國的發展速度去推算的話,中國再經歷三至四個五年計劃就在鋼產量方面超英趕美,當時並不是一個絕對不可能實現的目標。
 

可是,以大躍進為開端的第二個五年計劃非但沒有躍進,反而造成了巨大的災難。意想不到的失敗,打擊了國民的自信心,以致一部分人開始把「超英趕美」當作是少數領導人的異想天開,甚至有人把這個口號,當作是大躍進失敗的原因之一,認為如果沒有這個口號,瘋狂冒進的情緒或許不會那麽高漲。就連大躍進的總設計師毛澤東主席,也不再相信中國在15到20年間就能「超英趕美」:他在1962年召開的7000人大會上,就做了更保守的估計,認為中國可能在100多年後才能超英趕美。
 

在文革之後的改革開放時期,嘲笑「超英趕美」幾乎成了一種時尚。社會上形成一種共識,就是大躍進和「超英趕美」,是20世紀50年代中國人不切實際的夢想,而它們的提出,只能證明當時的領導人頭腦確實發熱發燒、脫離實際、忘乎所以了。然而,改革開放的成功,難道不是證明了超英趕美並非那麼不可思議嗎?若是單看鋼產量,中國早就超過英國和美國了,遠遠沒有用到毛澤東當年預計的100多年。現在中國的問題不是鋼產量太低,而是「產能過剩」。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也早已超越英國,超越美國應該也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超英趕美」這個本來有可能實現的目標之所以沒有更早實現,可能只是方法錯了。假如當年不用群眾運動的方式去組織大煉鋼鐵,假如不是那麽急趕地在全國推行農業集體化,假如不是為了意識形態的紛爭而與蘇聯東歐的眾多社會主義國家決裂,假如能夠切實尊重知識分子而不是讓大學關門、讓專家去種地,假如整個社會能把注意力集中在發展經濟,而不是消耗在政治運動中,中國未必沒有可能於上世紀70年代在鋼產量方面超英趕美。明治時代的日本、斯大林時代的蘇聯、20世紀後期的亞洲四小龍,以及改革開放以來的中國,都是經典的例證,證明只要政策得當,一個國家或地區完全有可能在短時期內實現經濟騰飛。

 

中國要在人均產值和平均生活水平方面超英趕美,應該還需要一段時間,但因為地大人多,中國在生產總值和總體國力方面超越英美,應該是一個不難實現的目標。正因為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超英趕美已經變得如此真實和不可阻擋,某些國家的某些人才會變得如此焦慮。由美國特朗普總統發起的貿易戰,就是這種焦慮情緒的表現之一。特朗普的競選口號是「讓美國再次強大」,說明他和他的支持者深懷危機感。在貿易戰爆發前後,美國政府多次表達過與中國在台灣、南海、亞投行、一帶一路和中國製造2025等問題上的不同立場,而在這些對中國各項目標的負面評論背後,都隱藏着一些美國人對中國崛起的疑慮。貿易戰的真正根源,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超英趕美的巨大成就,給一些西方人帶來不安,以及某些美國人主宰世界、不願被任何國家超越的強烈願望。奧巴馬和希拉里時代開始的亞洲再平衡、一些美國領導人熱捧的《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以及特朗普的貿易戰,都只是對付中國崛起的不同方法,其根本目標並無二致。

 

貿易戰爆發之後,部分中國人又開始像當年質疑「超英趕美」那樣,質疑今天一些既定的計劃和目標。有些人認為當初不該提什麽一帶一路,也有人覺得不該搞什麽「中國製造2025」,更多的人指責宣傳部門,覺得那些計劃可能沒有錯,但最好偷偷地做,而不要四處張揚,用「厲害了,我的國」等叫囂去刺激別人;更有些人在中興事件發生之後就完全失去了自信心,覺得中國人最好就認命,滿足於為發達國家生產一些低端消費品,而永遠不要夢想和他們平起平坐,更不要奢望超越他們。這些人提出的某些問題,例如政府是不是有點好大喜功,在確定某些項目時是不是有些輕率,對於國際上一些不穩定因素,是否估量不足等等,都值得關注。但如果因為一場貿易戰就放棄超越的夢想,豈不正中貿易戰發起人的下懷了?
 

當年中國提出「超英趕美時,西方國家並沒有激烈反應,可能是因為他們認為那是中國人的妄想,實現的可能性不大。今天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和 「中國製造2025」會引起更強烈的國際反應,就是因為在經歷過改革開放以來的快速發展之後,中外人士都覺得中國提出的新計劃,是有可能實現的。對於外國朋友們的疑慮,我們需要區分兩類不同性質的問題。假如他們的問題是:你們中國在實現目標的時候,不公正地傷害了我們的利益,你們的繁榮是建立在我們的損失之上,那我們就要認真地反思、檢討,看看他們說的是否有道理。如果他們說的有道理,我們就要修訂政策、改正錯誤;但假如對方的問題是:你們中國發展的這麽快,已經威脅到我們西方國家的地位,為什麽還不停下來,或至少放慢腳步?那我們就只能置之不理了。幸好今日中國的發展水平、經濟和軍事實力,以及國際地位都應該遠超20世紀50年代的中國,因此抗壓的能力也理應更強。至少,應該沒有哪個外國政府,會瘋狂地以為可以用武力壓服中國。
 

第一次超英趕美的失敗,主因是我們走錯了路。今天的目標是否能夠實現,關鍵依然在於我們如何走自己的路,而不是取決於別人對我們的態度。我們在中國各地的宣傳牌上,常常可以見到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即「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就是對一條正確道路和一個美好社會的精闢總結。只是我們不能停留於宣傳這些價值觀,而是應該從上到下認真地去實踐它們!

老師簡介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