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以通識科的角度討論香港的器官捐贈制度

2018-10-05 | 洪昭隆老師

器官捐贈是通識教育科「公共衞生」及「今日香港」單元的恆常議題,亦是香港社會的關注點。根據醫院管理局的數字,雖然在中央器官捐贈登記名冊的已登記人數有291,395人,但實際捐贈數目卻供不應求。以佔最多的腎臟輪候個案為例,截至2018年9月底,輪候人數為2,214人,但最近3年,每年由遺體或活體捐贈的數目卻不足100宗。以目前的捐贈率計算,需要20年才能消化所有個案。而本港的捐贈器官情況不理想,與捐贈機制屬自願性質、中國人傳統思想及家屬與死者意願相對立有關。

 

現時,香港採用自願捐贈器官機制。市民若願意在死後捐贈器官,須主動填寫器官捐贈表格或到網上中央器官捐贈登記名冊登記。相信很多同學在課堂上都有聽過相關的機制,但在課後又有多少同學會主動到網上登記,以至鼓勵親友登記呢?採用自願登記的方式,需要公民很高的主動性,加上教育工作的配合。如因為不了解登記的步驟,或認為步驟繁複,而沒有登記捐贈器官,實在是相當可惜。

 

另一方面,香港是一個華人為主的社會,在中華傳統文化因素影響下,不少人希望死後能「保留全屍」。而這個傳統文化因素,亦會影響捐贈者與家人之間的溝通。中國人的家庭普遍對死亡的議題有忌諱,又或認為死後捐贈器官是不吉利的,因而較少與家人談及相關的議題。雖然香港目前有近30萬人已登記願意死後捐贈器官,但許多人根本沒有向家人說明意願。現時,捐贈者身故後若遇上親人反對,他們也可以推翻捐贈者生前的意願,因而導致捐贈率進一步降低。

 

有意見認為,香港因為器官捐贈個案供不應求的情況十分嚴重,政府應立法容許器官買賣或向捐贈者提供補償,以經濟誘因鼓勵市民參加器官捐贈。在這個有道德爭議的範疇上,支持者會以身體自主為理據,聲稱在買賣雙方你情我願,又不剝奪賣方生存權利的情況下,器官買賣亦是可取之法。事實上,伊朗便是全球首個國家,容許人們買賣腎臟。該國在1988年推出「Lurd」項目,容許非親屬之間的活體買賣腎臟,但交易程序有嚴格的規定,例如病人需要在近親中或某段時段內找不到合適屍腎移植後,才可接洽賣腎者。而腎臟提供者可獲政府和接受移植者,或慈善機構的金錢補償。

 

不過,相對於伊朗,香港是一個發達地區。以經濟誘因鼓勵器官捐贈,可能需要極高的成本,代價太低的話,相信難以吸引人參與。而在道德層面上,器官買賣合法化亦可能帶來不公義。願意販賣器官的人,有可能以價高者得的方式出售,令更快和更好的器官移植服務,成為有錢人的專利。

 

另一個更值得參考的國際例子是新加坡。該國的《人體器官移植法令》訂明年滿21歲或以上心智健全的公民,都會被自動納入捐贈機制,如不主動退出,家屬亦不反對,離世後將自動捐出腎、心臟、肝及眼角膜。類似的預設默許機制在歐洲多國達到相當高的器官捐贈率,如比利時在2015年的器官捐贈率達32.4%,而西班牙的器官捐贈率更高達39.7%。事實上,香港的立法會早於1999年考慮引入「選擇不捐贈」法例(類似預設默許機制),但最終都遭反對而沒有推行。時隔20年,社會氣氛相對開放,我們是否應該重新把這機制納入政策討論,值得深思。
 


相關連結:

經濟日報:美媒揭器官黑巿買賣價目表 一個腎臟賣155萬港元

經濟日報:預設默許捐器官 先與家人達共識

智經之友:我願意死後捐贈器官,但家人反對,怎麼辦?

 

老師簡介
洪昭隆老師

洪昭隆老師

天主教培聖中學

現職中學助理校長。喜愛的研究題目包括歷史教育、公民教育、環境教育及香港教育政策等。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