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歷史的長與短

2018-05-21 | 學者文稿

韓孝榮(香港理工大學中國文化學系教授)

 

研究宇宙進化的天文學家所關注的時間跨度,無疑遠遠超過只研究地球演化的地質學家所能把握的時間長度,因為一般認為宇宙的歲數已經有100多億年,而地球的年齡只有45億年左右。地質學家研究的45億年雖然比天文學家的100多億年短,卻遠比考古學家所研究的歷史長,因為迄今為止還沒有發現過年齡超過300萬年的古人類化石和遺物。考古學家所研究的300萬年雖然比地質學家的46億年更短,卻還是遠遠長過歷史學家們所研究的時間長度。歷史學家通常只研究有文字記載的歷史,而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也只有區區5000多歲。


雖然最早的文字已經有5000多年的歷史,但很多國家和地區有文字記載的歷史卻遠遠少於5000年。世界上歷史最長久的地區就是所謂的四大或五大文明古國,而成為文明古國的必要條件之一就是文字的發明和使用。最早的文字很有可能是由生活在今天西亞地區的蘇美爾人創造的,他們也因此成為最早進入歷史時代的人類;緊隨他們之後的是發明了象形文字的古埃及人;再之後就是創造了印度河流域古文字的古印度人和發明了甲骨文的中國商代先民。雖然絶大多數中國歷史學家都認為中國自夏朝就已進入歷史時代,但因為至今尚未發現任何確鑿無疑是由夏朝先民留下的文字記載,夏朝是不是一個歷史朝代還是一個具爭議的學術問題。


像西亞、埃及、印度和中國這樣在公元前就已進入歷史時代的地區和國家應該是屈指可數的。今天擁有最廣袤國土的國家俄羅斯也是在公元9世紀才真正進入歷史時代,而16世紀之前發生在今天美國領土上的所有事件,都不能得到文獻資料的佐證。


在文明古國中,中國的歷史並不是最長,但中國歷史和文化的延續性卻最強。比甲骨文更古老的幾種文字,包括蘇美爾的楔形文字、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和印度河流域至今未能被解讀的古文字,都早就死亡──不但早已沒有人使用,而且與今天在這些地區通行的文字也沒有什麼關係。其原因之一就是這幾個地區都發生過劇烈的文化置換,有的還不止一次。中國的情形則大不相同。學者們可以證明,今天通行的中文方塊字是由商朝的甲骨文一步一步演變而來的,今天中國語言的發音雖然與古代不同,但也是由上古音演化而來的;而自商朝以來中國思想和文化演進的脈絡,也是清晰可辨的。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因於中國人對於歷史的痴迷。中國歷朝歷代先人們留下的汗牛充棟的正史、野史和其他文字材料,成為後世史家重建歷史的最重要依據。這一點只要拿中國與另一個文明古國印度做一點比較就一目瞭然了。研究中國古代歷史,最大的困難之一往往是可以讀和應該讀的歷史資料太多,而研究印度古代歷史,常常會碰到的一個大問題就是可用的歷史資料太過稀少。對於古代印度人來說,神事遠比人事更加重要。


嚴格地算起來,蘇美爾地區已經有5500年的文明史,但那是斷裂的文明史;中國自商朝算起雖只有3500年的文明史,但那是不間斷的文明史。這已經是個了不起的成就,但有些中國人顯然並不滿足,因為他們常常聲稱中國已有4000年、5000年甚至是8000年文明史。如果算上夏朝,可以說中國已有四千年文明史,但如前所述,夏朝的歷史並沒能得到文獻資料的證明。至於4000年之前,則是純粹的傳說時代了。當然,中國人並不是唯一愛拉長本民族歷史的民族,我們的鄰居們在這方面比我們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日本有文獻可考的歷史應該始於公元6世紀末,如果算入中國文獻中有關日本的記載也不會早於中國的漢代,但有些日本人則認為神武天皇在公元前660年就已經即位,而日本的文明史從那時就開始了。朝鮮和越南有文字記載的歷史也不會早於中國的漢朝,而且最早的文字材料也是中國人留下的,但有些朝鮮人/韓國人卻認為檀君在公元前2333年就建立了古朝鮮國,而有些越南人則認為雄王在公元前2897年就建立了文朗國。在嚴肅的史家看來,檀君、雄王、神武天皇和中國的黃帝、炎帝一樣,都是神話人物而非歷史人物,而他們的國自然也是神話的而非歷史的。


但中國人也並不總是喜歡刻意拉長中國的歷史。有些時候,有些中國人為了政治或其它方面的需要,也喜歡縮短歷史。中華民國每年都要慶祝雙十節,因為在國民黨一派人士看來,中華民國的創立比中國歷史上任何一個其它日子都更值得慶祝,似乎中國的歷史只有100多年,或至少是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中,只有那100多年才最重要;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則每年都要慶祝10月1日的國慶節,因為在共產黨一派人士的心目中,1949年10月1日才是中國歷史上最重要的日子,比1911年10月10日更加重要。大詩人胡風曾在1949年末創作了長達4600行的組詩「時間開始了!」,向中國人鄭重宣佈:先前的歲月充滿了曲折和苦難,美好輝煌的日子現在才開始!遺憾的是,胡風在「時間開始了」之後不到3年就鋃鐺入獄24年。


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的短短60多年歷史,有時也會被進一步縮短。近些年來,我們就常常聽到「前30年、後30年」,「改革開放40年」,和「十八大以來的5年」等等說法,潛台詞就是:這60多年中的某些時段比其他時段更加重要。


一些黨派意識比較淡薄的中國人難免會產生疑問:中國值得慶祝的歷史真的就只有短短60多年或100年多一點嗎?在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生日之外,是不是還可以設定一個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都可以接受的中國的生日?3500年不間斷的文明史,不是也很值得慶賀嗎?或許這還會成為全球各地中國人的一項新共識?


研究民族主義的政治學家本尼迪克特‧安德森在他那本影響深遠的著作《想像的共同體》中曾經描述了兩種看似截然對立、實際上卻互相關聯的民族主義傾向:一種是有意拉長本民族的歷史以證明她的傑出和偉大,另一種則是決意與舊時代決裂因而縮短本民族的歷史以強調一個民族革命性的新生。顯然,這兩種傾向在近代和當代的中國都有充分的表現。
 

老師簡介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