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標準工時立法的障礙

2018-03-02 | 洪昭隆老師

農曆年假前的一宗嚴重巴士車禍,引發公眾對巴士車長工時及工作模式的關注,事後巴士公司亦將一更車車長的最長工時改為12小時,較事發前每日最長工作14小時為少。另一方面,部份巴士司機一度為工時及薪酬安排進行抗爭行動。在「今日香港」單元中,勞工權益和待遇是恆常議題,2015年通識科文憑試卷二便曾考問標準工時立法的障礙。事實上,香港是全球工作時數最長的地區之一,至今仍未有立例規管工作時數。各界對標準工時立法的意見不一,至今仍未達成共識,當中原因可分析如下。

 

首先,僱主和僱員會因各自關注的利益產生分歧。根據各地的標準工時法案,一般僱主要對加班員工發放高於正常水平的薪金;若標準工作時數由政府規定,便有機會較公司現時員工的時數為低。因此可以預計,若僱主維持現時的勞工數目,並要求員工超時工作,公司的營運成本將會增加。因此,僱主為免成本上升,以至利潤減少,傾向反對標準工時立法 。

 

就員工而言,不少香港僱員超時工作都沒有加班補薪。2012年勞工處發表的《標準工時政策研究報告》顯示,近半員工在沒有薪金或假期補償的情況下超時工作。(註) 所以,標準工時能保障他們在付出後獲取應有回報。標準工時主要令僱員得益,並加重了僱主的財政負擔,使僱主和員工就訂立標準工時出現分歧。

 

其次,商會與勞工團體的著眼點不同,在制定標準工時上也難以達成共識。商會主要希望香港能維持具競爭力的營商環境,讓各類型企業可以持續發展。但標準工時制定後,員工的工作時數受到規限,商界勞工成本增加,香港的營商優勢將會削弱。對一些中小型企業而言,勞工成本的增加佔經營成本的比例較大型企業高,面對市場競爭,他們的經營環境將更為嚴峻 。

 

但在另一方面,勞工團體則關注勞工權益及健康。僱員過長時間工作會令身體勞損,而身體未能獲得充分休息,壓力也不能紓解。因為若果立法規管工作時數,把標準工時訂在合理水平,僱員將有餘暇享受生活,也可報讀有興趣的進修課程,來充實自己。由於商會關心企業經營環境,勞工團體則關注員工的生活素質,故訂立標準工時未能同時惠及雙方,使共識難以達成 。

 

此外,社會上各行各業的僱員在標準工時議題上也有不同的意見,要達成共識並非易事。工時甚長且經濟能力較高的一群,大多傾向支持標準工時議案。以公立醫院的醫生為例,因工作量大,不少醫生都要超時工作,更有調查指受訪醫生每週平均工作65小時,工時之長令其壓力增加,有機會引致醫療失誤,故類似醫生等專業人士,不少都希望標準工時能改善工作情況。然而,對於一些基層勞工而言,他們從事低技術工作,議價能力較低,薪酬與最低工資相若。若他們的工作時數在標準工時制定後減少,則變相被削減薪金,令他們不能維持原來的生活水平 。

 

加上在1997年,臨時立法會廢除了僅生效了3週的《集體談判權條例》,僱員難以處於有法律約束力與較平等的地位與僱主談判,故此在商討標準工時的議題上,僱員往往處於弱勢 。

 

由此可見,不同持份者所持立場不一,立法過程中所引起爭論,或需要長時間的商討才能議定出各方均能接受的方案;加上相關執行的細節繁多,令政策的討論處於膠著狀態,遲遲未能成功為標準工時立法。

 


註:
勞工處:標準工時政策研究報告 (2012年6月)

 

老師簡介
洪昭隆老師

洪昭隆老師

天主教培聖中學

現職中學助理校長。喜愛的研究題目包括歷史教育、公民教育、環境教育及香港教育政策等。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