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個人崇拜是如何形成的?

2018-02-05 | 學者文稿

韓孝榮(香港理工大學中國文化學系教授)

 

1970年2月,在安徽鄉下一所小學,我最先學會的五個漢字是「毛主席萬歲」。那時文化大革命的高潮已經過去,但我依然有機會在學校宣傳隊裏唱紅歌、跳革命舞。在拍攝生平第一張照片時,我手裏還緊緊地握著一本《毛主席語錄》。 1976年9月毛主席逝世的時候,已經上初中二年級的我,覺得天真的就要塌下來了!


可幸的是,天並沒有塌下來!毛主席過世之後,中國不但沒有崩潰,反而進入了一個開放和繁榮的新時代。過了很久,我才慢慢理解了「缺了誰,地球都會照樣轉」的道理。在體驗了不需要天天喊「萬歲」的新生活,並對舊時代進行全面反思之後,人們才開始認識到毛澤東時代,特別是文化大革命期間那種極端個人崇拜的荒唐和危害。如果沒有個人崇拜,一個人就不太可能長期左右整個國家;一個人的錯誤就不會給整個國家帶來困厄;一個年老、不能勝任工作的領導人就可以更早被取代──而這不論對國家還是對領導人本身都大有裨益。


雖然幾乎每個人都會崇拜一個、幾個、甚至多個英雄,而每個社會──不論是專制的還是民主的,傳統的還是現代的──都有自己的造神運動,但極端形式的個人崇拜卻只能在某些特定條件的綜合作用下才能生成和延續,而二十世紀中葉之後的中國就恰恰具備了這些條件。


極端個人崇拜得以產生的最重要條件之一,就是被崇拜的人確有某些值得崇拜之處。這些人通常都是社會上的強人,具備超出常人的能力、魅力和權力,並有過不同尋常的經歷和事蹟。1949年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領導人的毛澤東應該就是這樣一個人。他的軍事才能、政治眼光和政治手段,他的文章、詩詞和書法中所展現的才情、胸懷、志向和氣質,以及他從一個鄉村少年歷經磨難,在付出巨大犧牲之後一步一步登上權力高峰的經歷,都很容易引起人們的羨慕、崇拜、嫉妒、熱愛或仇恨。愛他的或恨他的人應該都會承認,毛澤東確是一位不同凡響的人物。文革前擔任北京市委第一書記、文革期間深受迫害的彭真在毛澤東時代結束後,曾經這樣解釋他是如何變成一個毛澤東的崇拜者:「捫心自問,我不是一個盲目迷信的人,但我就是崇拜毛主席。……為什麽會有這樣一種心態?這是因為在黨的歷史上,幾次重大關頭,毛主席的意見開頭多數人不贊成,他是孤立的,但最終的事實證明還是他正確,他高明,他站得高、看得遠。這樣一來,對他的個人崇拜就逐漸形成了,我也不例外。 」在共產黨內外,像彭真這樣的毛澤東的崇拜者應該有很多。

 

另外,極端個人崇拜是否能夠產生和延續,還取決於被崇拜的那個人是否享受被崇拜的感覺。有人曾經提起,在審定1950年五一節口號時,毛澤東親自加上了「毛主席萬歲」這個口號。雖然有人認為這種說法沒有根據,但無可辯駁的是,毛澤東本來最有能力制止全國人民齊聲呼喊「毛主席萬歲」,可是他並沒有那麽做。雖然毛澤東的確曾在一些場合試圖阻止過人民對他的崇拜,但這種阻止不夠堅決,因為他有時認為某種形式的個人崇拜是必要的政治手段。他曾經嘲笑前蘇聯最高領導人赫魯曉夫,認為他突然被趕下台,也許就是因為他沒有經營好個人崇拜;他雖然私下表示過不喜歡林彪製造的「四個偉大」(即 「偉大的導師、偉大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毛主席萬歲!萬歲!萬萬歲!」),但並沒有立即公開反對。


有重要人物捧場是個人崇拜得以產生和維持的另一個前提條件。很多時候,最高領導人雖然希望被崇拜,卻不便由本人親自出面號召他人崇拜自己。若由其他德高望重的人發出號召就會不失顏面而且事半功倍。在毛澤東從人到神的演化過程中,他的一些革命同志為了個人利益或是黨派利益,或是出於由衷的崇拜,都擔當了關鍵的捧場角色。彭真就承認:「講對毛主席的個人崇拜,就不能把賬都算在毛主席頭上,我們這些人都有責任。」 捧場的人們往往一方面要宣揚毛澤東的偉大,另一方面為了顯得真誠還要嚴厲批判自己過往對於領袖的不敬,以至於常常把正常的同事關係變成了主從關系,把同事之間的不同意見看成是背叛領袖的嚴重錯誤甚至犯罪行為。劉少奇、周恩來、林彪這些顯赫人物都曾經不遺餘力地提高毛的地位、維護毛的威信,而這些熱心捧場的人,後來不少都成為自己製造的個人崇拜的犧牲品。


個人崇拜的形成,還少不了那些像我小時候那樣跟在領袖和捧場的人們後面高呼萬歲的云云眾生。這些人對領袖的崇拜有些是自發的、真誠的、有些則可能是被迫裝出來的。眾口一詞的狂熱崇拜只有在近乎完全封閉隔絕、並且有一個享有絕對權威的政治力量的社會環境中才能延續。因此,權力的高度集中是極端個人崇拜的另一個成因,因為只有高度集中的權力才能讓幾億人服從同一種思想,才能把領袖打造成一個不能被批評、反對和推翻、而只能被頂禮膜拜的神靈。文革時期的中國似乎很民主,因為紅衛兵們好像敢於批判任何人,包括劉少奇、朱德、周恩來、鄧小平這些黨國重要人物,但毛主席這尊神靈卻絕對不能被批評和批判。有人就因為批評毛澤東而付出了生命的代價。至高無上的權勢是個人崇拜的根本保障,但個人崇拜又能反過來強化權勢。毛澤東是因為能夠一直擁有權勢才能維持個人崇拜,還是因為有了個人崇拜才能一直掌控政權?他的繼承人華國鋒是因為沒有足夠的個人崇拜才失去權力,還是因為權勢不足因此無法打造毛澤東式的個人崇拜?這種複雜的共生關系並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解釋清楚的。


今天的中國,不論是擁毛派還是反毛派應該都會同意,毛澤東時代的那種極端個人崇拜是一種深具破壞性的病態。那樣的崇拜對國家來說是一場災難,對人民來說是一種侮辱,對領導人本人來說是一種糟蹋。相信今天和將來的中國領導人們,以及一般民眾都應該不會忘記20世紀留給我們的教訓,並能清醒地認識到:21世紀的中國並不需要恢復那種病態的個人崇拜;同時,21世紀的中國也已經不具備形成極端個人崇拜的必要條件,因此一切試圖重新建立個人崇拜的努力應該都不會成功。
 

老師簡介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