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焦慮的未來,療癒的過去──小評香港流行文化的集體懷舊現象

2018-01-04 | 周子恩老師

即使已經遠離本地流行文化產業的人,亦不難發覺近月再次復甦的懷舊潮。無綫的流行經典系列節目長做長有,大量早被遺忘甚至早已轉行的老牌歌手「鹹魚翻生」重出江湖,商台的年度頒獎典禮將重點定為「為未來回憶」,並「召回」久違的前偶像歌手謝霆鋒作台前演出,引起網絡熱話;就連香港電台亦選擇以十大中文金曲40周年之名義大搞「金曲40我和你」。再加上市面上大量翻唱經典金曲的「致敬」作品,及霎時興起,以八九十年代到千禧一代歌手作招徠的小型演唱會。一時間,整個香港樂壇好像瀰漫一股懷舊風潮。

 

儘管未及當年九七回歸前人人搶著以回顧為創作母題的誇張程度,觀乎近月的發展趨向,我們不難得出懷舊再次成為市場寵兒的結論。然而,下一個更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是,我們應該如何解讀這個現象?到底是隨著香港社會日趨高齡化,製作人轉而以銀髮族市場作為重心?還是坊間常常提出的人才凋零論,香港流行文化真的一蟹不如一蟹,於是受眾被迫「追憶逝水年華」?

 

為了拓寬大家的想像空間和思考角度,下文嘗試擺脫上述兩個常見的說法,改從「懷舊現象」的本質及其機制作討論核心,希望為大家帶來更多的視角。

 

據說,Nostalgia (懷舊) 一詞最早於17世紀末由醫護界人士提出,用以描述長期離家作戰的士兵們因鄉思之情而產生的心理狀態。後來,心理學界認為懷舊可以助人減少在生命歷程中出現的恐懼,例如艾力遜 (Eric H. Erickson) 的心理社會發展論 (psychosocial developmental theory) 便指出,在人格發展的八大階段中,人到了成年晚期 (即約50歲後),便會透過評價過去的生活和回顧個人昔日的成就重新統整自我價值,以期獲得自我肯定及滿足感。

 

事實上,在懷舊過程中,人會透過重新建構經驗和記憶覓得新的身份認同。最簡單的例子,莫過於影視作品中被刻意美化或醜化了的昔日人事。不少改編自真人真事的作品,其實在取材的過程中已作出大量修改,而修改的過程中往往包括製作人的藝術考量,甚至需要配合幕後金主或政權所需的意識形態。有趣的是,美化或醜化的過程不僅是製作人的專利,受眾亦可在欣賞的過程中加入建基於個人經驗或印象的評價及看法,而這些新的經驗及看法正好補充受眾碎片化的故事片段,或鞏固昔日的回憶,甚至排解當日未能宣洩的情感。

 

懷舊令人不自覺地將昔日的人或事聯繫之餘,更同時會協助我們找出有共同生活經歷又志同道合的「老友」。不論是重新檢討或反省過去,回溯過去經驗也被心理學界認定具有治療效用,尤其當人面對不可知而具威脅性的未來時,心理會產生一種難以名狀的焦慮,而懷舊過程中熟悉的人或事,正好為人帶來安全感。

 

要數香港流行文化最大的一次集體懷舊,正是回歸初期官方有份促成的一系列回顧系列活動。當年的社會氣氛,普遍地對未來前途有一種不安全感,而當年的歌影視作品,其目的明顯旨在鞏固港人的自信,並突顯一國兩制下香港的獨特性。之後另一次懷舊潮,則是始於2003-04年一輪社會巨變後,港人自發地重拾所謂獅子山拼搏精神,而本土意識亦因此抬頭。猶記得當時不少人翻唱本地經典的勵志歌,作為互相打氣的重要工具。

 

直到2007-08年,社會上出現「集體回憶」一詞,並出現一連串以保育具有歷史意義的舊事舊物的大型群眾運動,以回應或抗衡政府為了發展不惜犧牲香港固有文化的政策或措施。值得注意的是,當年一系列與回歸十周年或本土情懷有關的影視作品,似乎都無法取得觀眾認同。由此可見,懷舊潮之出現,不單源自創作上的慵懶、枯竭,或純屬巧合,某程度上,可能是對當下生活有所不滿的反映。

 

結論:
隨著中港融合的程度愈來愈高,在合拍模式的大前提下,要透過影視作品單純以香港人的視角懷舊似乎已經難以成事,網劇《反黑》及電影《追龍》中呈現的舊香港在很大程度上亦要配合國內的政治主旋律。

 

如果上文的說法成立,而影視作品又難以肩負「懷舊治療」的重責,這是否可以理解成近日舊歌再次興起的主因?值得進深思考的是,這些歌曲中的昔日香港,或其反映的時代到底有何魅力?又或者,香港人到底為何又要再次啟動懷舊治療機制?對於有關疑問,我想我們還是需要更長時間的觀察及分析,方能得到較具體的結論。
 

老師簡介
周子恩老師

周子恩老師

港大中文系畢業,中大文化研究碩士,浸大青年輔導學碩士,早年專研本地電影及現代文化理論,曾從事編譯工作。業餘從事文字創作,與友人策劃網上電台節目「三師會」推動本土文化教育工作,作品見於<信報>、<經濟日報>及香港獨立媒體。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