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PTBF/兼職男友現象

2017-06-19 | 學者文稿

陳效能 (嶺南大學社會學及社會政策系副教授)

 

最近讀到五月十二日陳應聰老師在這專欄關於PTGF(兼職女友)的分析,碰巧上星期應邀到港台一個電視節目作嘉賓討論「兼職男友」(或出租男友)這現象,我也想再講一下。

 

節目當晚請來一位當了幾個月出租男友的嘉賓作現場分享,他表示他的顧客大部份是十幾到二十幾歲的年輕女性,大多是想找人陪,也有的是想感受拍拖的滋味,而他的工作就是要扮演好男友 - 「暖男」的角色。他的顧客並非都是交不到男友的「豬八戒」,他表示甚至曾經對一些顧客「心動」。這其實也不奇怪,因為不少「幫襯」出租男友的女性只是想體驗受「暖男」愛護的甜蜜,一嚐拍拖滋味,甚至是為正式約會來一個預演。至於收費如何,他表示沒有特別準則,顧客可以根據服務滿意度付錢,而要求性服務的則甚少。主持問到他為何會做這份工作時,他表示因為自己曾經情場失意,過去有女友被他發現一腳踏兩船,當兼職男友這決定多少有點「報復」心態。

 

坊間女人色相有價有市,她們出賣感情和身體一向被視作平常事。男性提供性服務當然也有,但女客絕非佔大多數。年輕男性為同輩女性提供「男友」服務,究竟可以如何理解?

 

情感勞動經濟

出租男友是情感勞動(emotional labour)的一種,而情感勞動在現代社會十分普遍。我所指的是,從事服務行業者不單需要付出體力及精神上的勞動,大部分工種還包含了不同程度、不同要求的情感勞動。例如不少工種都會要求工人面對顧客時要表現愉快、親切、有同理心、關心顧客感受等。也就是說,顧客購買的不單是一件貨品,也不是跟服務提供者情感割裂的服務,而是該貨品和服務所包含的感情工作。顧客期望受重視、服務員要有開朗的笑容,甚至面對客人無理取鬧也只能「專業地」照單全收。從這個角度看,出租男友所提供的,正是一般被認為只應在戀愛關係中出現的情感「服務」和「勞動」。


 「彈性化」勞動市場和情感商品化

出租男友也是勞動市場個體化和彈性化的例子。以自由人(freelancer)形式工作對當下年青人的吸引力不難理解。這種工作形式不但能讓個人自由編排工作時間和工作量,某程度上也可以選擇顧客,對自己的勞動有控制權,不似受薪工作般要服侍顧客之餘,也要應付上司和處理同事之間的問題。對年輕人而言,大學畢業生月入中位數也只是萬多元,「正正經經打份工」這想法落伍之餘也不見得對未來有什麼保障。在這大環境下,以自身擁有的身體資本投身「個體戶」行列的吸引之處不難理解。加上網絡平台的普及,也造就了每個人都可以是個體戶的可能性。

 

對男性來說,出賣情感勞動跟女性作出租女友不同的地方,主要是兩性關係中受著所謂的「賺賠邏輯」影響。男女間親密交往,男方只會被視為「有賺」(著數),女的只會「有賠」(蝕底)。男性越多女伴只會讓人覺得他有艷福,反之女性越多男伴只會讓人覺得她越“cheap”,何況是為錢而交往呢!有人付錢給自己親近女性,有些男性可能會覺得這只會是有賺的交易呢。 

 

資本主義社會中似乎沒有什麼不能商品化,但有什麼不應商品化則爭議較大。作為一種社會現象,兼職/出租男友的出現,一方面顯示出情感體驗成為了有價有市的商品,同時年輕人對工作的想像已經多樣化。在缺乏理想工作及向上社會流動機會的情況下,通過網絡平台,用自己的方法找尋另類謀生方法變得合理。

 


延伸閱讀:
陳應聰:PTGF單純是「世風日下」的問題嗎?
 

老師簡介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