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關懷學童,關懷後進學生

2017-04-07 | 洪昭隆老師

學童精神健康的議題,備受各界關注。而近日有輔導機構調查顯示,超過一半家長發現子女曾出現情緒問題,當中每13名學生就有一名被父母發現曾經自殘,因而引起各界積極呼籲關注學童精神健康。本文就嘗試梳理一些學童壓力的成因,以供師生作進一步討論。

 

由TSA說起


在教育政策方面,先不論小三基本能力評估BCA 是否全港性系統評估 TSA改良版的爭議,單從教育局公布的TSA學生追蹤數據中看來,香港存在大量後進學生 (即成績稍遜者),中文、英文及數學科分別有兩到三成學生在小三到小六未能夠達標。換句話說,有一群後進學生,自小便落後於人前,他們長期承受著不同程度的學業壓力。

 

追逐成績,放棄了後進的一群


無論TSA、BCA或中學增值指標,均讓本地學校處於追逐成績向前的狀態。因為不同的評估指標,也隱含著與同類學校比較的意味。例如中學的增值指標,就是讓每間學校了解自己在同類收生的學校中,能否做到讓學生增值,而增值計算則單單以中六畢業生的成績作推斷。

 

相信大家也會看得出問題所在,就是學生的非學術成就如音樂、藝術、服務和品德等,都難以利用成績量化。但為了追逐學術表現,學校的課程設計上,均以優秀的學生為主軸。

 

教育局和考評局更有兩項數據令筆者感到擔憂。根據2009到2016年的學生數據顯示,2009年中一生有75400人,而最終2016 DSE日校考生只有56000人,離開主流率相當高。而那一屆DSE 有28.7%日校考生成績為10分以下。中英兩科其中一科不達標者為23.8%。究竟香港的學校課程設計到考評設計,是否真的切合我們的學生需要?

 

誠然,在國際指標上,香港學生整體成績固然優良,每年創造了許多學術尖子。但不同的數據,卻反映了課程設計扼殺了學生學習過程的樂趣。無法跟上主流進度的後進學生,在不同的學習階段備受打擊,難以重拾自信和從後趕上。

 

教育局多次強調,TSA是學生所需要學習階段的基本能力,試問這些小學階段的後進學生,又如何在中學追趕一個更艱深的文憑試課程?不幸地,在近年的學童自殺數據中,近半輕生者就是來自面對成長、升學和就業等多元壓力的中學階段。

 

家長和社會要求高


目前,功課和操練文化應對了家長的要求。不同的報道均指出,小學的英語、數學課程越艱深,便越受家長歡迎。雖然明知過度的催谷會導致反效果,但一般本港父母的心態都是決戰在起跑線,子女自小就被安排不同形式的補習班。頻繁的學習活動,不單加重了子女的壓力,同時亦影響他們的作息及均衡發展的機會。

 

加上,東亞社會深受科舉文化的影響,補習、拔尖風氣盛行。傳媒亦常以報道狀元摘星數目為樂。升學和職場均重視學歷條件和出身,加上大學學位短缺等問題,讓文憑試成為「一試定生死」的戰場。

 

釋放學子空間


當然,學童壓力除了學業因素外,更與其精神健康問題、負面思想及個人抗逆力等有關。可惜現實情況是,學校和家長對學童成長發展的重點,側重了學術範疇,欠缺了整全的培養。所以,讓學子做回孩子,有著應有的童年生活,應是當務之急。

 

今天是全城關懷學生行動日,就讓我們攜手努力,各界一起以行動積極呼籲關注學童精神健康。

 


相關連結:
1. AM730:7.5%曾自殘 逾半家長子女有情緒問題 (2017-03-20)

2 全城關懷學生行動日
 

老師簡介
洪昭隆老師

洪昭隆老師

天主教培聖中學

現職中學助理校長。喜愛的研究題目包括歷史教育、公民教育、環境教育及香港教育政策等。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