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從考古角度研究香港陶瓷手工業遺址

2017-02-06 | 學者文稿

黃慧怡 (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助理教授) 

 

考古學是以科學方法研究古代人類和動植物遺留下來的實物證據,包括遺跡和遺物,描述、解釋或重建古代人類的文化發展,以及對現代社會的意義。然而,我們可以怎樣用考古角度研究一個香港近現代的遺址?

 

2016年我系獲賽馬會鯉魚門創意館的邀請,嘗試從考古角度研究香港1950至1990年代的陶瓷手工業遺址——鯉魚門萬機陶瓷廠。有別於研究古代遺址,我們除了獲得物質文化信息外,還可以跟鯉魚門萬機陶瓷廠廠長及陶瓷師傅進行口述訪問,深入瞭解口傳心授工藝技術的精粹及各人成為陶瓷師傅的心路歷程,即精神文化層面的信息。



與萬機陶瓷廠廠長及陶瓷師傅進行口述訪問(攝於2016年)

 

綜合考古踏查出土的遺跡及遺物、陶瓷廠長及師傅的口述訪問資料,及歷史文獻如報紙報導、紀錄片、產品樣本目錄及歷史照片等有特定年代依據的資料,我們可作互相參證,以推斷陶瓷廠現存遺跡及遺物的興建、使用及廢棄年代,重構陶瓷廠的變遷過程。

 

考古研究者特別關注遺跡及遺物的所屬年代問題。年代考證包括「相對年代」及「絕對年代」兩方面。「相對年代」,所指的是不同文化遺存,遺跡及遺物的早晚相對關係。這可以從考古發掘的地層和遺跡形成的先後次序,以及從遺跡或遺物上花紋形態變化規律的研究,判斷它的相對年代。「絕對年代」,即以公元前後為計算單位的年代。我們可以透過歷史文獻、碑刻和銅錢上的文字記錄,以及自然科學的測定年代方法,例如碳十四斷代法,熱釋光檢測法等,獲得絕對年代的證據。

 

在採集遺物樣本作年代考證時,我們需要仔細考察遺物與遺跡的關係。舉例說,我們在鯉魚門陶瓷廠1979年建成的廠房房基附近發現印有「HA-3」的一塊耐火磚。根據鯉魚門萬機陶瓷廠廠長姚開麒先生介紹,此磚是1960至70年代中期購自九龍聯生行的產品,用作鋪砌1979年以前的窯爐之用。

 

印有「HA-3」字樣的耐火磚(攝於2016年)

 

我們踏查時,在1979年石油氣窯爐附近的地面發現這種耐火磚。如果我們要推斷這種耐火磚從生產、購入、使用及廢棄過程的相對年代,首先要從售賣此磚的九龍聯生行入手,翻查印有「HA-3」字樣的耐火磚是從哪裡購入和生產商資料,並訪問聯生行職員獲取線索。
 

1979年石油氣窯爐外地面所鋪砌的耐火磚(攝於2016年)

 

耐火磚的首次使用用途是鋪砌1960至70年代中期的窯爐建材。自1979年購入石油氣窯爐後,陶瓷廠已不再使用此種耐火磚砌窯。這些地面上發現的耐火磚屬二次使用的房屋建築構件,一直使用至1990年代初陶瓷廠停產為止。我們亦可通過科學檢測方法,分析耐火磚成分及耐火泥的燒結物,推斷其生產及首次使用的絕對年代。

 

對於殖民時代早期的建築遺址,我們可以從考古角度研究它的興建、使用及廢棄年代,重構昔日庶民生活的物質文化面貌。
 

老師簡介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