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為什麼分離那麼難?

2016-12-12 | 學者文稿

韓孝榮 (嶺南大學歷史系教授)   

 

雖然世界各國的民族主義者都認為,本國的神聖領土是不可侵犯和不可分割的,但國界的改變和領土的分分合合,卻發生過很多次了。有些國家曾經很小,但因為合併了很多土地,現在卻很大。美國和俄國就是很好的例子。另一些國家曾經很大,但因為很多土地被分出去,現在卻變得很小。「日不落」時代的大英帝國的領土就曾經遍布五大洲,但今天卻又回歸了島國身份,不久之前,甚至連英倫本島也差一點被分割了;羅馬帝國、奧斯曼帝國、蒙古帝國和大日本帝國都有過類似的從很小變很大、再復歸很小的經歷。


中國歷史上,發生過數不清的分分合合,令《三國演義》的作者羅貫中得出了「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結論,雖然這個結論可能經不起嚴密的推敲。中國夏商時代的領土面積不一定大過美國剛剛獨立時的十三州,然而今天中、美兩國的領土規模則不相上下,說明中國過去幾千年疆域發展的大方向,也跟過去二百多年的美國一樣是以「合」為主,而中國歷史上合多於分的原因之一可能就是:在中國人的主流意識中,對於「分久必合」的渴望遠比對「合久必分」的期盼更加強烈。假如我們以中國當前的狀態作為中國歷史的暫時終點的話,那麼我們就不難證明,中國歷史上絕大多數的分離主義運動最終都失敗了,因為不少曾經在今天中國的土地上生存過的大大小小的獨立國家,最後又都成為了中國的一部分。


到目前為止,中國有史以來最成功的兩場分離主義運動,應該是公元十世紀越南北方的分離和二十世紀初外蒙古的獨立,因為越南和蒙古這兩個國家,至今依然獨立於中國。當然,中國曾直接統治過、但後來又流失的領土並不止這兩大塊,只是嚴格來說,其他幾片領土的喪失,都並非分離主義運動的結果 (如公元四世紀被奪佔的、位於今朝鮮半島北部的漢四郡,及近代割讓給俄國的一百多萬平方公里土地),又或雖然與分離主義有關,但具體過程已難以考證(如公元二世紀林邑的獨立)。


有學者曾指出,如果羅馬帝國不曾崩潰,那麼今天的歐洲就會有一個像中國一樣地廣人多的國家;反過來,如果中國在春秋戰國之後不曾統一,那麼今天的東亞就會有一批小國,而不會有像當代中國這樣一個龐然大物。贊成統一的中國人,往往都把中國統一的功勞算在秦始皇頭上,但其實很多在秦始皇前後出現過的歷史人物,都為統一作出過貢獻,包括培植了華夏意識的夏商周三代的先賢、開疆拓土或守土有功的唐宗宋祖和元明清三代的帝王,以及因為懼怕戰亂而支持統一的眾多平民百姓。


秦始皇之後,中國曾多次面臨分裂危機,但每次都能化分為合。在十世紀越南獨立前,今日越南人的祖先就是中國朝廷治下的一個少數民族,而這個少數民族與當時中國南方的其他少數民族在語言、文化和歷史方面都有密切的聯繫,但這些民族中只有越南人成功地贏得了獨立,而其他南方少數民族的類似嘗試都歸於失敗。在北宋時期,儂志高曾試圖在兩廣地區建立一個類似於越南的獨立國家;南詔和大理國的權貴們也想永遠維持獨立狀態;更晚一些還有回族杜文秀建立的大理政權,但這些曾經強盛一時的地方勢力最後都煙消雲散了。二十世紀初,外蒙古在清朝崩潰後宣布獨立時,十三世達賴喇嘛也宣布了西藏的獨立。到了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溥儀建立了滿洲國、內蒙的蒙古王公也有人躍躍欲試,想在日本人扶持下實現內蒙的自治或獨立,而新疆也滋生了東土耳其斯坦獨立運動。但在二十世紀初所有的分離主義運動中,只有外蒙古贏得了獨立。冷戰末期,當蘇聯和南斯拉夫在動亂中分裂,而捷克斯洛伐克在平靜中一分為二之後,很多中外人士都期待或擔心中國這個由共產黨統治的多民族國家也會因民族衝突走向分裂,但我們看到的卻是,疆獨、藏獨、台獨以及最近才為人所知的所謂港獨們,獲得成功的希望其實非常渺茫。


分離和獨立之所以那麼難,是因為分離主義運動的成功,取決於一些難以滿足的條件,而其中最重要就是支持與反對分離雙方的力量較量起來的話,要大大有利於支持分離那一方。越南能夠取得獨立,是因為唐朝崩潰後,中國陷入分裂割據狀態,沒有一個能夠果斷地、及時地處理地方叛亂的中央王朝,而越南地方領袖卻能很有效地組織抵抗。外蒙古的獨立,也發生在清朝崩潰後的混亂時期。雖然外蒙古人口稀少,本來很容易被重新征服,但由於強大的蘇聯決心要控制外蒙,當時孱弱的中國便無計可施。換言之,由於來自內部、支持越南獨立的力量,和來自外部、支持外蒙古獨立的力量,都強過當時中國能夠調動的反分離的力量,越南和外蒙古就成功地獨立了,而其他的分離主義運動之所以失敗,就是因為支持分離的內外力量的總和不敵反對的總和。


很多時候,力量的對比不只是經濟和軍事力量,也是意志力的對比。支持獨立和分離的人們,願意為實現自己的理想付出到什麼程度?只是心裡想想、嘴上說說,或是鼓動他人衝在前面,自己躲在後面,還是願意貢獻出財產,甚至不惜犧牲性命?在這方面,越南民族主義者的表現也要強過很多其他分離主義分子。一般來說,如果一個地方的大多數居民對政府或社會心懷不滿,而分離主義者能夠讓民眾相信,分離後的生活會比分離前大有改善,那麼分離主義者的集體決心就會大大加強,否則,就很難激發出「不分離、毋寧死」的熱情。


對於分離主義運動的結果,反對分離一方的決心和意志具有同等重要的影響。如果中國十世紀之後的那些朝代願意以舉國之力收復越南,恐怕並非難事,但在權衡了代價和收益之後,中國的統治者們認為沒有必要不惜一切代價去重新征服越南,而維持藩屬關係或許是更好的選擇。蘇聯的分裂,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俄羅斯族維護統一的意志不夠強烈,因為他們當中有不少人把少數民族加盟共和國看成是俄羅斯人的負擔;而曾經是印尼領土的東帝汶之所以能夠獨立,也是因為民主化之後的印尼新政府不願意再像蘇哈托政權那樣,採取殘酷的軍事手段去對付分離主義分子。


當我們理解了歷史上的分離主義運動成功或失敗的原因,也就可以理解為什麼當代中國的分離主義運動沒有多大成功的希望。如果這一點還需要證明的話,那麼我們不妨設問:在今天大中華範圍內的十三億多居民中,支持分離的台獨、藏獨、疆獨和港獨們加在一起能佔多大比例?反對分離的又佔多大比例?分離主義分子中有多少人願意為了實現自己的理想赴湯蹈火、甚至像早年的國民黨和共產黨革命者那樣「拋頭顱、灑熱血」?分離主義者能讓多少追隨者相信分離之後一切都會變得比現在更好?國際上又能有多少政府會真心實意地去支持中國的這些分離主義者呢(如果這意味著要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動刀動槍的話)?顯然,當代中國分離主義運動難以成功的最根本原因,就是分離一方和反分離一方在經濟力量、軍事力量和意志力方面的巨大差距。


「民族自決」一詞,應該是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的政治口號之一。自從前美國總統威爾遜和俄國革命家列寧把這個口號變成世界各地成千上萬追求解放、獨立和分離的人們的政治理想後,二十世紀的世界至少經歷過三次民族自決浪潮的衝擊,即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奧斯曼帝國和奧匈帝國的崩潰以及它們先前屬地的獨立;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去殖民化或民族解放運動,和冷戰末期東歐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南斯拉夫和捷克斯洛伐克的分裂。每一次衝擊都帶來一個民族分離主義運動的高潮。雖然有些學者統計過,在當今大約二百個國家中,超過半數都依然存在著分離主義運動,而有些國家更有好幾個不同的分離主義運動,但這些分離主義運動的絕大多數都不太可能在近期內獲得成功。換句話說,我們很難在近期內目睹到第四次民族自決浪潮的衝擊和第四次民族分離主義運動的高潮。原因是,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在世界主要地區內的國際和國內的政治、社會情勢,都進入一種相對穩定的狀態,而一群理想主義者更認為全球化將使國家之間的邊界變得越來越模糊,因此民族國家及其相關的領土和疆域等觀念就要走入歷史了。


這種世界大同的信仰一旦成為主流,「民族自決」和形形式式的分離主義就難免要變成一種過時甚至反動的觀念。

 


延伸閱讀:
韓孝榮:土地的分與合 (2014-05-26)
 

老師簡介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