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從行政失當看制度之惡

2016-07-08 | 王嘉玲老師

悲劇釀成39人 (包括8名兒童) 死亡的南丫海難一案最近審結,事件終在四年多後畫上句號。最後,海事處前助理處長蘇平治要為事件負責。他在海灘發生後自揭曾於2007年指示下屬不執行船舶須配備兒童救生衣新例,經審訊後被裁定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罪成,被判囚16個月。法官指出,被告長達3年的行為失當嚴重,雖然被告上任前已有不執行新例做法,但被告有權力終止這個做法。法官又指出,救生衣是用作提高意外發生時乘客的生存機會,被告行為有潛在嚴重性,亦辜負了公眾對公務員制度的信任。

 

說起辜負了公眾對公務員制度的信任,則令我想起鉛水事件。事隔已有一年,但政府仍欠大眾一個公允的交代。政府在五月底公開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的獨立調查報告,確認原因是使用了含鉛焊料。報告狠批今次鉛禍是所有持份者集體失職,各方推卸責任,最終令居民受害至深。報告更嚴厲批評水務署署長林天星在抽驗食水時一意孤行。報告公開後,有關官員雖有在公開場合道歉,但卻未有提出實際的補救措施。而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更堅稱鉛水事件是制度缺失,無官員要承擔個人責任。

 

到底什麼是「制度缺失」?制度是由政府官員訂立,行政程序是由政府官員去執行,因此若「制度」有所缺失,官員亦必定有責。而林鄭作為問責官員,不單不用被問責,還袒護涉事的政府部門,試圖以一句「制度缺失」推掉責任,並指沒有個人要負責。這不是護短,又是什麼?鉛水事件後不但沒有官員問責下台,更未有向市民交代如何解決公屋鉛水問題,似乎是想讓問題不了了之。若果真的如此,將為日後開極壞先例,政府行政部門犯錯卻不用承擔責任,如何確保日後不再有類似事件發生?香港政府作為擁有最高權力的行政機關,一直以來,普遍市民均相信政府官員以及他們所設立的制度,能保障市民的利益,這是社會能夠順利運作的基礎。當然,司法機關和立法機關亦是制衡、監察政府的重要角色,無奈本港立法機關仍然未能全面由市民直接選舉,而壟斷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及建制派議員,一直為政府保駕護航,漠視市民利益。難怪近年司法覆核的數字連年上升,可見法治已是港人的最後一道防線。

 

近年,我們發現香港部分一直行之有效的「制度」均告失效。就如七警案,有指律政司一直利用不同的程序拖延案件,而警察部門內雖有警察投訴課,但往往因為要保護「自己人」,而犧牲了市民的利益。一套制度要行之有效,靠的是制度內的政府官員堅守原則。如果有公務員試圖為「自己人」開脫或掩飾,他們實際上是破壞現有制度的幫凶,因為市民會認為制度未能有效地保障他們的利益,因而失去對政府及現有制度的信任。最終,政府的公信力亦會蕩然無存。

 

當代哲學家福柯認為「權力就是知識」,意指手握權力的人可以利用強大的輿論機器製造「知識」,例如讓市民相信「鉛水事件是制度缺失,沒有人需要為此而負責」,又或令市民只能無奈接受此事。的確,掌權者在控制社會主流論述時有一定優勢,但我相信每個人均有獨立思考,在現時資訊唾手可得的時代,我們不能再以無知為藉口,每位市民對排除制度之惡均責無旁貸。就如每名警察同時也是香港市民,作為公民,你們有責任了解社會的問題,而你們的職責除了維持社會秩序,更重要的是保護市民。若有朝一日,上司要求你向手無寸鐵的市民開槍,你到底會選擇默不作聲、順從制度,還是力排眾議、堅守原則?我相信,只有獨立思考和擇善固執可以對抗制度之惡。

老師簡介
王嘉玲老師

王嘉玲老師

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

現職中學通識科教師,大學主修人文學科及哲學;

喜歡把複雜的問題簡化,讓同學易於消化,亦希望為同學裝備好獨立思考的能力。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