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港人工時冠全球 落實標準工時遙遙無期

2016-05-31 | 王嘉玲老師

香港人工作時間長,已是眾所周知的事,個別行業例如會計、商貿跟單等,無償「加班」更已是行規;筆者部分從事這些行業的朋友,每天工作超過12小時,他們對晚上11、12點才能收工的情況都已習以為常。上週,筆者看到一則新聞,指瑞銀發表全球工時比較的報告,發現香港打工仔平均每周工作超過50小時,是全球工時最長城市,遠遠拋離第二名印度孟買的43.78小時,即港人每周工作時間,比孟買工人還要多6.3小時。工黨立法會議員李卓人形容「係好得人驚」,而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陳婉嫻更於報章撰文指,調查結果「證明香港經濟成就,是基於剝削打工仔女」,是「可悲和羞恥」,又批評「政府怯於商界的威迫,不肯落實執行標準工時立法」。

 

事實上,香港討論立法標準工時已歷時十數載,可惜一直進展緩慢,梁振英上任前曾信誓旦旦說會著手推動標準工時立法,結果由勞資雙方代表、政府、學者及社會人士組成的標準工時委員會,在持續兩年多的諮詢及磋商後,去年卻提出讓人失望的建議︰政府立法規管僱傭合約,合約內容要列明勞資雙方同意的工時、用膳時間、休息時間、超時工作安排、超時補水方式等,但不會一刀切訂立標準工時。建議意圖以「合約工時」取代「標準工時」,但在勞資雙方議價能力不均的情況下,由勞資雙方自行訂定合約的方式規定工時,對減少勞工工時明顯毫無作用、多此一舉。而標準工時委員會多位勞方代表更憤而退出委員會,以示對委員會商討結果不滿,但與陳婉嫻同屬工聯會的勞工代表吳秋北,當時卻支持「合約工時」的建議,因而被指出賣工人利益。

 

香港一向奉行「積極不干預」及「大市場,小政府」原則,由政府到普羅大眾均視之為金科玉律,更有人視之為香港經濟賴以成功的基石。在此主流論述下,僱主經常強調現時本港經已立法保障最低工資,若再採取更多勞工保障措施,如標準工時,可能會令企業經營成本增加,降低本港競爭力,又或僱主會採取機械化的策略營運,例如近期麥當勞部份分店已設有自助點餐機,因此改善勞工保障,或反會導致本港失業率上升,損害基層僱員的利益。

 

經常有人指,歐洲因為過份強調勞工保障,以致失業率高企,實為前車可鑑,因此香港不應設立標準工時。但吊詭的是,在地球另一端的法國,大部份工人對於以上的論述卻不以為然。法國早年前把標準工時由39小時減至35小時,現時法國工人每周的工時為歐盟各國中最低,但與此同時,法國年輕人失業率達25%的高水平,因此法國政府多年來一直希望推動勞工法改革,以提升企業運作的彈性。最近兩個月,法國政府欲繞過國會強推勞工改革法案,其中一項為持續35小時的標準工時,但企業可在短暫時期安排工人每周工作48小時而無須「補水」,僱員則可在其他時間「補假」,希望可令企業於旺季時,透過加班提高生產力。但這項頗為溫和的改革,卻遭到法國市民強烈反對,觸發全國大規模示威及罷工,因此反映勞工保障是通向經濟衰落的單程路,而一旦社會有鼓吹只顧眼前利益的民粹主義風氣,則注定會令經濟一蹶不振。

 

當有人意圖用外國的例子來論證香港不應改善勞工保障時,我們必須非常小心審視兩地的現實情況,香港現況正是工時異常地長,而法國工時卻極端地短,可見兩地情況實在是大相逕庭,難以比較。因此,若有人以法國的情況來警剔香港,就如有人告訴一個患厭食症的人不要吃太多,因為吃太多會癡肥,而癡肥會引致心血管疾病、心臟病等等,對健康有害。這些話固然沒有錯,可是當有人無視現實情況,對一名厭食症病患說以上一番話,他若非蓄意誤導他人,這話到底意義何在?

 

有人指香港是「全世界工作最辛苦的地方」之一,但香港人其實並不是「工作狂」,而工時過長不但令香港難以吸引人材,亦妨礙港人建立良好家庭關係及養育下一代,變成「工作奴隸」。近年有不少研究顯示,快樂並非取決於物質的多寡,而是取決於良好的家庭關係及豐富的社交生活。因此,若我們希望提升港人生活質素,以及港人的快樂指數,香港社會就不應再只重視經濟發展,而應儘快促請政府設立標準工時,令港人有足夠的閒暇與家人和朋友共渡快樂時光。

老師簡介
王嘉玲老師

王嘉玲老師

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

現職中學通識科教師,大學主修人文學科及哲學;

喜歡把複雜的問題簡化,讓同學易於消化,亦希望為同學裝備好獨立思考的能力。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