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青衣長發廣場街市罷市抗爭所為何事?

2016-02-26 | 王嘉玲老師

青衣長發廣場街市商販於本月中發起為期七天的罷市,抗議領展把商場外判給承包商建華,他們憂慮日後大幅加租,引入連鎖店,並逼走小商戶。我自小是「葵青友」,就讀的中、小學都是葵青校網,不乏住在青衣的同學,因此這宗沒有引起社會太大迴響的新聞,卻吸引了我身邊不少朋友的關注。面書的朋友紛紛表示「不想日後買貴餸」,並設立了「長發街市關注組」,專頁已有八千多人關注。

 

領展的前世今生

面對罷市,領展發言人表示此事「純屬租務糾紛,並不涉及公眾利益。」這到底是否屬實?要探討此問題,不妨借題發揮,先從領展的出現開始說起。領展易名之前原稱為領匯,而領展的出現是因為房委會於2004年的一項決定。

 

一直以來,公屋商場、街市及停車場均由房委會負責管理,可是由於房委會管理不善,導致長期虧損,因此政府於2004年打算把公屋商場的資產透過上市私有化,希望藉此提高其營運效率,並減少政府的開支。當時,盧少蘭女士向法庭申請司法覆核,希望推翻政府把公屋商場私有化的決定,面對訴訟,領匯上市被拖延,更有市民指司法覆核的做法是「阻人發達」,法庭裁定政府可出售公屋商場、街市等資產,於是領匯於2005年上市。

 

領展於這十年急速發展,不斷翻新旗下的商場、街市,一洗以往房委會管理時的死氣沉沉、破舊不堪,翻新後令商場管理井然有序、光鮮明亮,的確令人耳目一新。這讓我們了解到私營化好處︰以往公營運作會引致官僚作風,做事因循苟且,公務員只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心態做事,因此不會改善公共資產的營運效率,以致虧損;相反,因私營公司有增加利潤的動機,因此領展在上市幾年後已令以往的公營商場、街市改頭換面,令資產價格急升,股價自然水漲船高,海外基金的大股東亦會心微笑。

 

領展與社會公眾利益的衝突

可是,市民對領展的不滿亦與日俱增。不滿的原因主要有二︰第一、大幅加租,並引入連鎖店,逼走小商戶。《蘋果日報》發現領展旗下商場的連鎖店比例偏高,約佔整體五至八成不等。例如樂富廣場共有約170間商舖,連鎖店的比例達74%,除常見的連鎖快餐店,更有珠寶、洋酒雪茄、健康美容、運動用品、日本服裝等知名品牌專門店。領展的增值模式就是︰裝修、加租、引入連鎖店,因此領展上市後,不時傳出小店結業的消息。

 

第二、壟斷區內街市,令物價騰貴,基層市民難以承擔。天水圍區內有六個街市,其中五個由領展管理。天水圍社區發展陣線批評,領匯不斷加租,更容許投資者租用多個街市檔位,製造壟斷。有調查發現,天水圍街市的整體物價,比屯門、元朗,以至全港家庭入息中位數較高的灣仔區,都高出5%至15%。有天水圍的基層市民表示,平常會到元朗、荃灣,甚至深圳買餸,來回需3小時,但是「平好多」。可見領展的壟斷令基層的居民無法負擔而要跨區買餸,類似的情況亦出現於馬鞍山及東涌等社區。由此可見,領展正損害不少市民、小商戶的利益,何以見得領展與商戶的糾紛只是「純屬租務糾紛,並不涉及公眾利益」?

 

因此,有人認為政府要對今天領展帶來的問題負責,建議要回購領展的股份令政府再次成為大股東,對公司的決策具有影響力,例如「領匯監察」要求政府立即回購25%領展股份,重奪話事權,讓公衆有權監管。但亦有人認為這並不可行,因為若政府聲明回購,定必引起投資者抬高領展股票價格,並進行炒賣,令政府終要負上巨額的公帑,即使不計炒賣對股價的影響,單以目前近千億的市值計算,若政府要回購25%至少要支付250億。由此可見,領展的問題已成為社會其中一個難以解決的死結。

 

民主精神︰尊重市民自己的抉擇

說到底,關於領展的爭議其實離不開市民對未來社會發展的想像,究竟我們希望在一個怎樣的地方生活?將公營的服務和資產私有化,背後的理念是以經濟效益為先,當年政府出售公屋資產,重視的就是效益,既可減少房委會的虧損,亦可出售圖利,正是穩賺不賠的生意。另外,還可以更高效率地運用社會資源,把最有商業價值、最能承擔高昂租金的商戶吸引過來,正是現代資本主義下汰弱留強的道理;領展化後,商場、街市煥然一新、井然有序,展現本港現代化的一面。

 

有不少市民是真心認同把破落、殘舊的商場、街市翻新,亦真的喜歡連鎖快餐店。畢竟,這種強調競爭、重視效率的中環價值是社會的主流價值觀。只不過,當得到了效率、秩序後,我們又開始懷緬昔日的人情味,包括盛載著甜美童年回憶的糖果屋和店內和藹可親的老婆婆、充滿人情味的電器鋪老闆,讓一眾買餸的太太可安心地把兒童暫托於此,因此我們高呼要保留社區網絡,我們幻想著一個更以人為本,同時又兼具效益的美麗烏托邦。

 

但假若有天當我們真的有民主,可以自主地決定城市發展的方向,到底我們會如何取捨?為了建立一個更人性化的社會,我們又願意捨棄多少?例如如果我們認為要令社會更公平,更關顧弱勢社群,增加社會福利,包括全民退保、增加公營醫療及教育的資源,甚至回購領展等,這務必會令社會開支增加,社會所得亦及不上自由市場般的高效益,因此稅款亦會增加,而經濟發展亦可能會因效率降低而放慢,因此我們要問自己的是:「你願意放棄多少物質享受來換取更豐盛的非物質生活?」不同人有不同的答案和取向,而民主的精神重視的是以溝通和協商解決問題。當然,溝通的先決條件是互相尊重,非由領展、政府單方面下了決定,然後怪責你不願配合、不願商討,這顯然並非溝通,而只是「扮溝通」,以對社會有所交代,這自然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

 

撫心自問,當「效益主義」與「以人為本」的發展方向有所衝突時,我們會如何抉擇?這是我們需要坦誠地回答的問題。我們亦要問自己到底願意付出多少耐性去解釋自己的看法,以及理解彼此立場的分歧?我們是否有足夠的智慧共同協商一個可兼顧「效益」和「社區發展」的發展方式,令社會變得更美好?社會每一次的抗爭,雖然不一定有成果,但每一次大大小小的抗爭都是一個機會讓我們反思社會的發展方向,因此都是一次民主的練習課,而我們對於平衡不同持分者意見的種種努力,正是讓大家可以繼續和諧、快樂地生活在一起的關鍵。

老師簡介
王嘉玲老師

王嘉玲老師

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

現職中學通識科教師,大學主修人文學科及哲學;

喜歡把複雜的問題簡化,讓同學易於消化,亦希望為同學裝備好獨立思考的能力。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