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信任:社會發展的基礎

2016-02-15 | 學者文稿

陳慶年教授 (香港浸會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

 

最近有一本書,受到很多人注意;這本名為“智人-人類簡史 (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講述人類的發展歷程。通過這本書,作者赫拉利以(Harari)設法解釋人類的進化歷史。據他介紹,在十萬年前,地球至少有六種人,到了今天,世界只餘下我們這一種叫智人的人,其他的人類卻消失了。原因是什麼?

 

該書的作者指出,在人類的進化過程中,與其他動物不同的地方是人類的社群合作性很高,可以通過緊密的分工過程,做出很多其他動物難以做到的工程,這是其他動物無法模仿的。其他人種不能與智人競爭,相信原因是他們沒有這樣組織的能力有關。

 

智人能組織起來,靠的是什麼力量?根據作者的研究發現,是人類社會之間存在相互的信任,令人可以合作無間。從過去的考古發現,人類在遠古時代已經有不少雕像,從這些雕像可以看到,古人透過各種各樣的神話,把族群連結起來,說成是同一祖先的後裔,從而搭建了一個可以相互合作的族群。

 

到了現代社會,信任又來自什麼地方?這個問題很值得研究。舉一個例子,近日網絡廿三條在很多灰色的地方,不少的網民都提出質疑,必須要政府作出更大的讓步,以防止當有關條例通過以後,令政府有更大的權力來打壓言論。我們姑且不討論這些猜疑是否合理,但在沒有信任下,立法會就需要付出很大的時間來達致一個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方案。這樣下去,試問他們有多少時間來解決其他問題!

 

談到信任,令人想起在香港上映的一套名為《換諜者》的美國電影,電影主角湯漢斯飾演一個代人追索保險賠償的律師。有一天,美國政府抓到一個蘇聯間諜,但當時美蘇處於冷戰,不能排除雙方會發生戰爭的可能,所以美國人非常憎恨叛國者,連一位願意為他上庭抗辨的律師也沒有。

 

在無可奈何下,老闆找了湯漢斯,希望他會為這位間諜做抗辦律師。由於他不是專長在這方面的工作,他是在不情願的情況下接受了任命。不過,令湯漢斯最為難的地方,是當時的美國人並不理解每個人在法庭上都有法律代表的權力,所以每當湯漢斯在公眾場合時,周遭的美國人都給予他白眼,不明白他為一個出賣美國利益的人做事,有些人更視他為叛國者。最後,連這位間碟都問,他為何願意付出這麼大的代價來為他抗辯。湯漢斯的回答十分精警,也是全套電影的高朝,他說是因為美國憲法。

 

在美國憲法裡,每個人都有法律代表的權利,不會因犯下了滔天大罪,就得不到憲法給予的法律權利。湯漢斯的一句話也說明今日現代的社會基礎,要建立社會上的相互信任,就需要一套好的憲法,並需要我們遵從憲法的精神辦事。

老師簡介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