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香港法治的未來

2015-12-14 | 學者文稿

戴耀廷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一直以來,港人都視維護法治為香港的核心價值,但甚麼是法治,即使是法律專業人士,也未能說得很清楚。在2005年,我整合了不同的法治理論,主要是根據西方關於法治的論述,提出了一套四個層次的法治理論。法治分為四個層次:「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以法限權」及「以法達義」。
 

每一層次的法治都是緊緊相扣、相互關連。以這四個層次去理解法治,令法治不會變成「教條化」的代名詞。沒有法律「可依」,就沒有法律「必依」。但「必依」的法律得是為了「限權」、「達義」,那是法治的根本目的。不是「限權」、「達義」的「法律」,就不算真正是法治下的「法律」,那也就沒有法律「可依」、「必依」了。
 

由於高中通識課程加入了香港法治的部份,令不少高中學生對「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以法限權」、及「以法達義」這四個層次的法治,都不會感到太陌生。
 

在「佔領中環」及公民抗命提出來以後,法治在香港的討論變得更加豐富,但也暴露出香港社會原來對法治有不同理解,或各方看重的地方是有不同的。對法治主要是「守法」還是「限權」、「達義」,出現了不少爭議。
 

公民抗命可理解為:「人們真誠地基於公義(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是為了社會整體的利益),以公開、蓄意、有限度的違法行為,嘗試去改變不公義的制度。」由於公民抗命涉及違法行為,對那些以為法治最重要就是公民守法的人來說,公民抗命是違反法治的。但按著四個層次的法治理論,若現行法律或法制存在不公義,仍未達法治「以法達義」的最高層次,要使法治能進一步邁進,在特定的條件下,以違法的公民抗命行動,不單不是衝擊法治,更是推進法治水平的一個重要及有效方法。而在過去兩年,在香港就「法治就是守法」與「法治是要達義」兩種法治觀之間,,便出現了連場激辯。
 

「法治就是守法」的法治觀認為,法治的重點應是「有法必依」。若是法律禁止的,為了維護法律的權威,觸犯法律的人就得受懲罰,不能因這些人的權力地位而可被豁免。這法治觀強調的是法律的工具性,亦即法律是維持社會秩序的最重要工具。只要能一切按法律有序地行事,法律的內容是甚麼並不是那麼重要。
 

「法治是要達義」法治觀的重點則在「以法達義」。設立法律的目的是要實踐公義,而這包括保障人權。若法律違反了人權法對人權的保障,這些法律本身,與及跟執法相關的決定都是無效的。這法治觀強調的是法律所包含的價值,法律的內容需要保障人的基本權利。
 

在雨傘運動爆發了大規模及長期的佔領行動後,爭議就更激烈了,連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和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2014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的發言,都以公民抗命與法治提出了不同看法。
 

經歷了兩年多法治與公民抗命的爭議,相信「法治就是守法」還是「法治是要達義」的爭議應該還會繼續下去,但我有信心港人經歷過這場法治辯論的洗禮,普遍對法治的認知會更加深入。這也是說港人的法治文化,必因著這法治與公民抗命的辯論而有所提升。隨著法治文化的演進,香港法治體制的水平也必會更朝「以法達義」的方向邁進。這是我見到香港法治的未來。

老師簡介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