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巴黎恐襲 ── 一個解釋全球化和「文明衝突論」的案例

2015-11-24 | 蕭皓聲老師

巴黎恐襲事件再一次引起世人對伊斯蘭國的關注。伊斯蘭國於2013年正式向外界宣佈成立「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主要盤踞於敘利亞東部及伊拉克北部,並活躍於伊拉克及敘利亞內戰之中,乘機擴大勢力範圍及掠奪資源。他們宣稱由中歐南歐、北非中非、中東、中亞以至新疆一帶皆為伊斯蘭國的目標領土。在2014年至2015年間,因不斷發動恐怖襲擊及連串的綁架人質事件,並上載行刑片段,引起公憤,西方國家以美國為首,展開空襲行動,希望打擊伊斯蘭國的擴張。

 

但是,「全球合作」模式似乎未能有效地處理恐襲問題。在全球化的課題中,我們明白國際合作的用處與局限,正如在反恐事件方面,國際合作可以提供更多有效的情報,例如在是次巴黎襲擊後,比利時很快就找到伊斯蘭國的同黨。又例如在空襲伊斯蘭國之中,多國合作亦能提供更有效和更持續的攻擊,參與國家包括美國、法國、俄國、澳洲、加拿大。然而,成效亦僅止於此,因為各國不願意派地面部隊進入敘利亞境內與伊斯蘭國周旋,以免承擔更大的軍事開支和承受軍隊受挫的風險。而各國加入空襲,其實亦各有利益打算,例如俄國出兵志在支持敘利亞巴沙爾政府,而美國出兵志在扶持敘利亞的反對派武裝力量。所以,即使各國共同空襲伊斯蘭國,不等於可以令該地區回復和平,而各國之間更不會因此而更加衷誠地合作。

 

另一個問題是:為甚麼伊斯蘭國會出現?為甚麼他們與西方國家如此敵對,並發動巴黎恐襲?這個問題相當複雜,包括世界經濟、歷史、政治、文化、宗教、地理等多角度的觀點。現在只借用美國政治學者亨廷頓的「文明衝突論」來簡單說明。亨廷頓認為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國與國之間的衝突不會如二十世紀般,由經濟資源或意識形態而引起。他認為主要的衝突模式,是各大文明之間因為有異質性,所以部份國家之間會無法溝通而引發衝突,而有些國家則會因文明同質性而互相整合,例如東亞皆為儒家文明圈之中,所以文化融合的機會頗大。反之,如西方基督教文明與中東回教文明之間,就因為文明的異質性太大,因此會發生很多衝突。

 

文明衝突是一種價值觀的分歧,而價值觀分歧並不能輕易地或在短期內化解,雙方必須理解對方的文明,才能有進一步的溝通。然而,現今世界似乎未能建立類似的平等溝通平台,讓中東國家在國際事務上有更多的話語權。就以法國為例,為甚麼法國屢次成為恐襲的對象?這與法國的「自由」政策有關,而何謂「自由」就成為了兩大文明的衝突點。以面紗為例:在2011年法國立法,禁止婦女在公眾場合戴上面紗。在法國的眼中,這是一種「解放」,因為在追求公平和自由的社會中,女性不應該繼續受到宗教的枷鎖,法國認為面紗本身是剝削女性的象徵,如今女性不再戴面紗,是從宗教和男性的壓迫中「解放」了女權。然而,在回教徒的女士眼中,這法例才是「壓迫」,而絕對不是解放:「剝削女性配戴面紗的自由,以推動女性更加自由」,顯然是一個自相矛盾的說法。

 

到底,這是「解放」還是「壓迫」?也許沒有統一的答案,因為信奉自由主義的人當然認為這是解放,而信奉伊斯蘭教的人當然認為是壓迫。這就是亨廷頓所說的「文明衝突」:因宗教及文明的差異,而導致兩者之間無法達成共識。最終,感到受壓迫的一方便會反抗,繼而爆發衝突。未來的日子,恐怕伊斯蘭國仍會存在。

老師簡介
蕭皓聲老師

蕭皓聲老師

沙田循道衞理中學

畢業於中文大學歷史系,閒時喜研習文史哲。又因曾經歷高考通識洗禮,深受啟發,故希望把通識科的人文精神和思考素養,薪火相傳。教通識時間愈長,愈感價值判斷的困難,不只需要思辯能力,更希望能令學生有勇氣去作價值取捨。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