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報導最少、但極為重要的中美議題──網絡安全與網絡戰

2015-09-30 | 鄧飛老師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近日訪問美國,雖然中外媒體報導很多,但有一項議題卻是報導很少,這就是中美雙方就網絡社交工具的輸入和網絡安全、網絡戰議題的磋商。可別小看了這個議題的重要性。首先,諸如Facebook、Twitter之類境外流行的網絡社交工具,一直被中國當局嚴密封鎖,堅拒於國門之外。這些網絡社交工具公司的老闆們一直對中國市場不得其門而入頓足扼腕,尤其是Facebook的老闆,訪問中國時又是講中文又是捧老習著作。這次習近平美國之行,會否在開放這些網絡社交工具方面有所突破?雖說中國自己也有微信、微博等網絡社交工具,但如果長時間拒絕國民接觸使用在世界上最流行的網絡社交工具,不僅難以讓開放政策繼續得以深化,而且也可能有違當初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有關開放市場的承諾。但如果真的加以開放,眾所周知,這些網絡社交工具曾經是傳播「顏色革命」等激烈政治行動的重要媒介,換個角度看,習老大及其國策顧問們會如何研判下列問題:

  • 如果這些外來網絡工具真的與美國情報單位有所默契,哪怕只是被迫,中國在技術手段上能足以反制之,從而能「用其精華、去其潛伏」?
  • 就算沒有與情報單位眉來眼去,眾所週知這些網絡社交工具在「顏色革命」的作用,中國當局能有效應對?五毛水軍(註1)戰力如何?

 

當然,最有趣但最少報導細節的,還是在網絡戰議題上。不必介意奧巴馬所說的「必勝論」(註2),一如核武器和常規武器,整體是美國佔優,但不等於在局部中國不能佔優,網絡戰恐怕處境相同。

 

美國一直呼籲中國與自己商訂網絡攻擊行為的規範,說白了就是類似交戰規則Rule of Engagement(ROE) (註3)之類的軍事國際法。這既是對中國軍方能否進行法律戰的考驗,更是對網戰部門對彼我技術發展形勢研判能力的重大挑戰:

  • 在談判ROE過程中,自覺掌握某種優勢技術的一方,總會在ROE框架條文內隱去對該優勢技術的規範,一來防止洩密,二來到真有開戰的一天,可以既合法(鑽灰色地帶)又具優勢地擊敗對方。中方如何研判彼我的所謂較優勢技術手段的實況呢?
  • 更多的技術手段其實是彼此皆知的,無論是駭客攻擊(hacking),還是最常見的木馬程式。在規範這些彼此心知肚明的技術攻擊或者非善意行為時,對方幾乎肯定會「寬於己而嚴於人」,中方如何與之「磨驢」呢?談判乾脆拉倒?雙方網絡攻擊行為繼續處於「無規則狀態」,真的對中國更有利?美國談判善於「細切香腸」(Piecemeal)策略,注重細節而不乏耐性。中方如果像之前WTO談判那種大刀闊斧式決定讓步和拍板,未必適合現在這種Cyber Warfare ROE。邊打邊談才是中國當局的優良傳統。

 

老習訪美已經接近尾聲,但在上述議題方面並沒有多少深度報導,目前只有一項:中美雙方同意,建立兩國打擊網絡犯罪及相關事項高級別聯合對話機制。中方將指定一名部長牽頭,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和國家網信辦參加。美國國土安全部部長和司法部部長將作為對話的美方共同團長,由聯邦調查局、美國情報委員會和其他部門的代表參加。該機制對任一方關注和發現的惡意網絡行為所請求的反饋資訊和協助的時效性和質量進行評估。作為機制的一部分,雙方同意建立熱線,以處理在回應這些請求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問題升級。換句話說,對於網絡交戰規則並未形成共識,頂多只是成立一個雙邊洽談機制而已。然而,千萬不要輕視了他的重要,未來具決勝意義的,恐怕並不在九月三日的閱兵場上那所謂從未曝光的84%武器上。

 


1. 五毛水軍,內地網絡用語,指據稱由當局操控指揮的網絡寫手,或者是自發行動但較為支持官方立場的網絡寫手,負責在網絡上傳播與官方意識形態相近的網絡評論和留言訊息,從而平衡境內外反對官方的網絡言論。至於這些寫手是否真的由當局組織操控,至今眾說紛紜,並無確證。

2. 指在九月十二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宣稱,如果中美兩國打網絡戰,美國必勝。

3. 戰爭法律的其中一個分支,用以界定雙方怎麼樣的行為屬於軍事挑釁、甚麼行為等同武裝入侵、甚麼情況下使用無力是合法合理的等等。戰爭雖然是野蠻暴力的行為,但隨著人類文明理性的發展,早在一次大戰之前,國際間已經訂立了許多戰爭法律,力圖為戰爭這種暴力行為逐步加之以適當的規範,從而減少戰爭的野蠻程度,乃至減少戰爭爆發的可能性。

老師簡介
鄧飛老師

鄧飛老師

將軍澳香島中學

任教通識,主修政治,從事行政及教學工作。閒來喜歡閱讀,看電視劇、電影。喜歡上網但懶寫facebook,所以長期空置……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