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抗戰勝利紀念與今日中國

2015-09-10 | 梁偉傑老師

今年開學兩天後,有一天不尋常的假期,就是九月三日的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紀念日。歷史記載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接著九月二號,日本代表在密蘇里艦上簽署投降書,第二次世界大戰亦正式結束。所以,九月三日有著代表戰爭結束及重光的意義。

 

對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亞洲各國均有不同的紀念方式。例如韓國在每年的八月十五日有光復節,這亦是韓國的國慶節。北韓 (朝鮮) 同日亦有解放紀念日。而日本亦將八月十五日訂為終戰紀念日。至於中國,並沒有選擇日本政府宣佈無條件投降的當天來紀念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反而選擇了接受日本在密蘇里號簽投降書的翌日為紀念日,隱示了中國對受降比日本宣佈投降更看重。

 

今年的九月三日已是戰爭結束的第七十個年頭,同學可以由歷史上的中日關係去檢視及前瞻這件歷史事件。

 

中日關係是可以追溯相當長遠的,史書記載遠至秦朝,秦始皇因為希望長生不老,曾派徐福尋找蓬萊、方丈、瀛洲三座仙山,以尋長生不老求仙丹,結果徐福並沒有如秦始皇所願,卻率領了童男童女數千人到了日本,亦開展了中國對日本的影響。在唐代,日本孝德天王的大化革新仿效隋唐的均田制,行班田收授法,又效法唐朝的租庸調制等作為日本的稅制,而日本的文字、建築和文化也是以中國為參考學習對象,所以中日本來就有密切的關係。

 

至明代,情況開始逆轉,歷史上有倭寇之亂,倭正是指日本人。1868年日本進行明治維新,而在1894年甲午一戰,更將中國打敗。當年鼓吹對華戰爭的福澤諭吉在甲午當年撰文稱《日清戰爭是文明和野蠻的戰爭》,和他同一時期的植村正久說:這是新舊兩種精神的衝突。而自甲午以來,日本人看中國的眼光變了,說話的口氣也變了,因為中國當日本的老師兩千年,但現在卻反客為主了,而歷史告訴我們,當時無論是革命派和維新派,如孫中山及梁啟超等,都曾經和日本有密切關係。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也是因為日本,中國發生五四運動。這次運動,既是對日本的再批判,又是對日本的再學習。批判,是抵制它滅亡中國的野心;學習,則是從一個民族的身上看到了另一個民族的背影,使中國在精神和文化層面上涅槃。而日本的軍國主義者及野心家,在二十世紀初到二戰前對中國的侵略,對我們國家有很慘痛的傷害,但也不停地喚起了人民的覺醒。

 

抗日戰爭過去了70年,日本部份人並沒有正視歷史,勇敢面對歷史,因此,亦造成了今日世界中的一些死結。今年中國選擇了在九月三日的這一天閱兵,但同時亦宣佈裁軍三十萬。同學可以思考一下,檢視軍力、裁減軍力的微妙之處在哪裏。戰爭與和平,自古是微妙地存在,今日中國,又如何掌握這微妙之處,亦正正是我們讀通識科時一個值得思考的地方。

老師簡介
梁偉傑老師

梁偉傑老師

漢華中學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碩士,香港大學理科 (建築保育) 碩士,香港中文大學文學(歷史)碩士, 清華大學法律碩士; 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2010 - 2011,2006–2007。

現任:教育局借調老師、香港資優教育學苑導師、教育局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教師協會主席。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