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公眾考古學在香港

2015-05-18 | 學者文稿

黃慧怡 (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助理教授)

 

公眾考古學是考古學的一門學科分支,考古人員或相關公共機構向公眾分享考古發現的成果,讓大眾對考古工作有初步認識,共同探討考古學對現代社會的意義。筆者在2005年開始,兼任古物古蹟辦事處的公眾考古學工作坊導師,參加者包括大中小學生、通識及歷史科老師、文物愛好者及其他公眾人士,每次他們都會提出一些與考古學有關的有趣問題。這種從遊戲中學習、思考、提問和回應的互動過程,已一點一滴地推動着香港公眾考古學的發展。現綜合幾個最常見的問題,跟大家一起分享:

 

考古學家研究恐龍嗎?

考古學主要的研究對象是古代人類。考古學家以科學方法研究古代人類和動植物遺留下來的實物證據,包括遺跡和遺物,描述、解釋或重建古代人類的文化發展,以及對現代社會的意義。恐龍主要是古生物學的研究對象。

 

考古是否就是發掘尋寶?

考古工作包括調查、發掘、記錄及保存文物及遺址,並對出土文物及遺址性質等進行考證及鑒定,修復文物及保存及編寫考古發掘報告等工作。和探險家尋寶的心態非常不同,考古工作者十分重視考古記錄,包括攝影、繪圖、文字登記及錄影,並對出土文物註明名稱、編號、日期及出土位置,以便日後進行考證和研究工作。其實考古工作者花最長時間的並不是在田野進行考古發掘,而是發掘前的預備工作、發掘後的室內資料整理和編寫考古報告及研究階段。

 

家長在模擬考古工作坊學習繪畫墓葬圖(攝於2014年)

家長在模擬考古工作坊學習繪畫墓葬圖(攝於2014年)

 

考古發掘是否都會破壞遺址?

每次考古發掘都是一次“破壞”的過程,通過考古發掘從上到下不同時期,對發現古代人類遺存的地層進行揭露,上層的考古遺物或遺跡都需要記錄、提取及保存,以進行下層的發掘直至到生土層 (即沒有古人類遺存的土壤層) 為止。除非上層發現了重要的遺跡群,經各持分者和專家論證後,才可考慮停止發掘並予以保留。

 

小學生參與模擬考古發掘及登記遺物資料的活動 (攝於2013年)

小學生參與模擬考古發掘及登記遺物資料的活動 (攝於2013年)

 

沙中線考古發掘出土的古井,應該叫遺跡還是遺址?

我們先看看考古學常見的專有名詞究竟指的是什麼。首先,遺物 (Artifacts) 指的是古代人類製作或經修整可攜帶的物件,例如石器、陶器和金屬武器。遺跡 (Features) 是古代人類遺留不可攜帶的物件,例如柱洞、灰坑和灶。另外,自然遺物 (Ecofacts) 就是與人類活動有關的非人類加工有機物和環境遺存,例如稻米、人骨。最後是遺址 (Archaeological site),就是發現遺跡和遺物等過去人類遺存的區域。由於該古井是古代人類遺留不可攜帶的物件,因此它應叫作遺跡,而不是遺址。

 

在哪裡可以看到香港出土的考古文物?

現存香港的考古遺物主要是在較具規模的公營博物館展出,包括香港文物探知館、香港歷史博物館及文化博物館;另外,一些考古遺址博物館及展覽室也開放給公眾參觀,例如李鄭屋漢墓博物館、大埔碗窯展覽廳及牛碾遺跡、中環元創方前中央書院遺址地下展覽廳、九龍寨城遺址、東龍洲炮台遺址、馬灣公園芳園書室及東涌炮台遺址等。

 

大學生在文物探知館內參觀鋪滿竹篙湾遗址出土的明青花瓷碎片(攝於2014年)

大學生在文物探知館內參觀鋪滿竹篙灣遺址出土的明青花瓷碎片(攝於2014年)

 

沙中線的考古發現引起各界關注,公眾對考古學的興趣正不斷提高。香港的考古發現成果有否適當及充分被利用,考古人員或相關公共機構有否把握時機提高公眾對考古的認識?例如以公眾開放日及導賞團形式,讓公眾參觀考古發掘現場,考古工作者在遺址現場簡介考古發掘經過及出土遺物,以加強考古遺址與社區的聯繫,或提高公眾參與考古活動的資訊透明度,定期讓公眾參與室內整理考古遺物或搜集編寫考古報告的文獻資料等,皆可以深化公眾對香港考古工作的認識,讓不同持份者一起探討考古學對香港社會的意義。

老師簡介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