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高山低谷 – 生活與生存

2015-05-08 | 程偉豪老師

因著近期鄭秀文翻唱了《高山低谷》,讓我重新留意這首歌的歌詞。當中有幾句是這樣寫的:

 

你快樂過生活,我拼命去生存,幾多人位於山之巔俯瞰我的疲倦,渴望被成全,努力做人誰怕氣喘,但那終點,掛在那天邊……

 

歌詞雖然略帶消極,但當中所提及有關生活與生存的矛盾與對立,卻勾起了我對生命的反思。

 

自進入職場後,我們或多或少都會明白生存與生活的道理,畢竟我們身邊總不缺乏這兩類人:一種只追求物慾生活以及最基本要求的滿足,他們的範圍只局限於工作場所與作息地旁,關心的就只有自己;另一種卻不滿足於慾望,而是不斷追求那些超越生存的自我價值,尋求生命的喜樂。

 

生命的本義是甚麼?每個人所追求的價值也不一樣。筆者一直嚮往可成為一個學懂生活的人,即既能於「放鬆樂活」與「努力工作」之間取得平衡,又不在漫長的人生路上,無止境地追逐一個又一個的慾望,以致生命倒空。不過,對於那些「為生存而活」的人,筆者也未至於感到抗拒,茲因部分著眼於以物慾生活為生存取向的人,也只是受限於近年社會經濟環境的轉變,才會對生命作出無奈選擇。

 

事實上,不少調查均指出,近年港人於工作與生活間之拉扯確實越來越大。有人力資源公司於今年四月公布的調查發現,本港有49%員工每周工作達40至50小時,當中近半員工每周工時超過51小時,冠絕鄰近亞太地區包括新加坡、澳洲及紐西蘭,更有3.4%人工時多於70小時。可見隨著全球競爭越趨激烈,人才流動性增加,再加上企業為了節省成本和應對市場環境變化,而出現愈來愈多的合約聘請方式,令不少僱員為保住職位而超時工作,這不但影響他們與家人相處時間、日常社交活動以及消閒活動,甚至於他們身心健康方面也受到嚴重窒礙。

 

另一方面,經濟轉型及物價增長也令市民對生活愈來愈感到無力。對於青少年而言,隨着本港發展成知識型社會,高學歷的年輕人愈來愈多。然而,他們投入職場後,薪金多年來處於低位。按統計處資料指出,15至24歲年輕人的薪酬近年一直無法上調。2013年整體就業人士及15至24歲人士的收入中位數分別為13,000元及9,000元,兩者入息差距達30%。即使是擁有學位的大學畢業生,薪酬亦只與整體就業人士收入中位數相差5.7%至15.4%。可見,新一代青年面對的競爭比昔日更強烈,也要接受高薪職位減少和薪酬偏低的情況。而對基層市民而言,他們近幾年雖然得到最低工資保障,但由於本港生活開支 (如車費、水費、電費) 的增幅,仍遠遠超過收入的增幅,亦令基層家庭也要面對龐大的生活壓力,生活百上加斤。

 

再者,政府政策的傾斜與失效也製造了更多弱勢社群的出現。香港一直實行低稅自由市場,以及積極不干預政策,導致不少大集團壟斷市場,扼殺了小本經營商店的生存空間,市場亦因競爭者不足而造成價格壟斷。最後,金錢只集中於幾個大財團手中,造成富者愈富的局面。至於港府早前實施優才計劃,吸引投資移民,也間接帶動了熱錢流入,亦因而推動了樓價炒賣和物價推高,令貧窮人士生活更足襟見肘。

 

故此,在種種不利的社會經濟因素以及不平等的社會分配方式下,社會上才令一群弱勢社群「未見終點,也未見恩典」,甚至需要停滯於獅子山之谷底下拼命地生存,而不能好像主流社會的人般「快樂生活」。因此,我們不應歧視「為生存而生活」的人,認為他們對生活期望過高,而對物慾生活有無止境的追求,又或是覺得他們不求上進,安於維持最基本生活狀態。反之,我們應以包容的態度對這群努力掙扎求存的人多一點體諒,多一點祝福,並有更深切的願景。在此期盼我們的當權者能有更高瞻遠矚及具前瞻性的政策思維,以助他們離開生命的低谷。

老師簡介
程偉豪老師

程偉豪老師

路德會呂祥光中學

畢業於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系,教學轉眼十年,由數學科老師搖身一變成為通識科老師,深明教好通識科實非容易之事。

現仍繼續謙卑學習,與學生一同經歷、發掘和了解我們的社會,希望他們也能感受到學習通識科的樂趣。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