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進擊的野蠻人?──伊斯蘭國的崛起與策略

2015-03-17 | 周子恩老師

中東亂局,加上敘利亞內戰,促使伊斯蘭國 (ISIS, Islamic State) 這個遜尼派聖戰極端組織冒起。來自不同國家的支持者響應伊斯蘭國「建立橫跨亞非歐的伊斯蘭教國家」之號召,「聖戰士」源源不絕加入,協助伊斯蘭國在極短時候內取得敘利亞和伊拉克部分地區的控制權。

 

表面看來,伊斯蘭國宣揚的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不過是重演恐怖份子慣常的把戲而已,但當我們仔細觀察伊斯蘭國的崛起過程,再跟他們使用之策略作一比對,便會發現他們之所以能取代過往眾多赫赫有名的極端主義組織而成為全球各國之心腹大患絕非偶然。

 

以後現代策略宣揚前現代思維

 

大量在網絡散佈用殘酷方式殺害敵人或平民的影片令伊斯蘭國在短時間內成為全球焦點──不論用刀切割日本人質湯川遙菜及後藤健二之頭部,或用火活活燒死約旦機師,甚至將同性戀者蒙眼然後從高處推他們下樓,或大肆破壞伊拉克北部的博物館及亞述古城內之大型建築群,其目的不過是嘩眾取竉,製造輿論,從而增加知名度,吸引更多眼球,方便向持有激進想法人士進一步「思想洗腦」。事實是,不論網民對他們的所作所為給予正面或負面評價,皆有機會演變成網路熱潮,甚至有論者認為,只要參與有關討論便已成為他們的宣道工具。

 

較諸數年前崛起的阿爾蓋達、博科聖地或曾經統治阿富汗的塔利班,伊斯蘭國的確更加「本小利大」,在某程度上受益於「先輩」的多次「大型計劃」,包括911、炸毀巴米揚大佛等造成的震撼效果,無可否認,承平已久的歐美發達地區面對近年多宗針對西方文明的恐怖襲擊,仍然未有根治之法。到底該大量派遣軍隊以戰止戰,還是透過地區盟友的網絡、透過商議爭取和平,至今仍然進退失據。就以日本人質事件為例,約旦的取態便顯得搖擺不定,而日本內部更出現兩極分化的民意,直到約旦機師被虐殺的影片曝光,約旦政府才上下一心,願傾舉國之力打擊伊斯蘭國。

 

伊斯蘭國深明在後現代世紀「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 的特質,會導致以文明自居的西方國家難以達成一致共識,而施襲者只需要公開執行一些「復古」酷刑,再善用網絡的雪球效應,便足以產生足夠的能量去顛覆現存的價值和信仰。目前,全球各國已逐漸明白反恐戰中網絡和輿論的重要性,並開始禁制伊斯蘭國的網絡宣傳。最近曝光的「欺騙尋子母親喝兒子肉湯」一類新聞,更是歐美國家試圖利用輿情和民意反擊伊斯蘭國的明證。

 

看準年輕市場

 

學者沈旭暉早前直指這場由伊斯蘭國發動的所謂聖戰有War Game化的傾向,在很大程度上解釋了伊斯蘭國最初能夠勢如破竹的成因。相較由西方訓練,士無鬥志的當地半職業軍團,由理念先行、熱心投入參與的極端主義者組成的業餘部隊明顯更具殺傷力。更重要的是,當我們仍然以為年青人參與上述「危險活動」的主因是被「洗腦」,或者是社會階梯不公產生的貧富懸殊問題誘發出來的副作用時,根據目前資料所得,離開本國前往伊斯蘭國根據地的年輕人當中,不少其實是來自中產家庭,部分甚至來自著名學府。簡而言之,年輕人參與恐襲並非來自無意識的從眾心態,更多的可能是源自個別人士的「激進化」思維 (radicalization),而伊斯蘭國的出現,正好滿足他們的不滿情緒。

 

小結

 

要根除伊斯蘭國一類恐怖組織,單憑武力絕非可行,唯有透過深入了解分析,方能找到應對之道。

老師簡介
周子恩老師

周子恩老師

港大中文系畢業,中大文化研究碩士,浸大青年輔導學碩士,早年專研本地電影及現代文化理論,曾從事編譯工作。業餘從事文字創作,與友人策劃網上電台節目「三師會」推動本土文化教育工作,作品見於<信報>、<經濟日報>及香港獨立媒體。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