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香港女權過盛?

2015-03-06 | 王嘉玲老師

後天是國際婦女節 (又稱三八婦女節),這日子除了提醒大家要保持對全球女權運動的關注外,在香港這個被認為兩性地位相當平等的地區,此節日對香港社會仍有何啟示作用?

 

先說些有趣的歷史︰我們會以為香港遠在170年前已成為了英國的殖民地,早應受到英國男女平等的思潮所影響。其實不然。香港雖然一早開埠,但女性「三步不出閨門」的風氣依舊,原來女性可以出外打工不過是近100年才有的事。而第一間請女人的公司是大家都認識的先施百貨。先施百貨的創辦人馬應彪當時請女人,並非想着男女平等,而是希望有噱頭,並達到宣傳的效果。因此,他決定請女售貨員,打破以前只有男人工作的限制。果然,消息一出,令全港震驚,前往「望女仔」的人潮蜂湧而至。這些事情在現時的香港確實是難以想像的。

 

現時香港的兩性地位又如何呢?近年曾有一個電視新聞節目說起「港女」的現象,指部分本港女性擁有「恃寵生驕、物質主義、眼角高、不夠溫柔」等「港女」的特質。其中一位男藝人受訪時指現時女性要求的已不止是兩性平等,而是「女性的權利不單要與男性看齊」,女性更可「利用女性的身份享有更多特權,例如普遍女性都會認為體力勞動的工作應由男性負責」,他指「女性要求的『平等』就像是要領取與男性相同的底薪後,再領取一筆額外花紅才叫公平」,意謂女性平權運動在香港已經出現矯枉過正的情況。到底女性所享有的權利和地位是否真的如他所描述的那麼高?還是所謂「女性特權」其實只屬個別情況?

 

當然,若與往時相比,香港在兩性平等方面已有長足的進步。例如在1976至1996年間,本港男女月薪平均相差34.4%,但1996至2011年間,已收窄為20%。近年女性教育程度提高,亦有助提升她們的社會地位。2013年,本港就讀學士學位課程的學生中,逾半(53%)為女性;過去數十年經濟轉型,從工業轉至零售服務業,較重視語文及溝通等技能,加上女性較男性更有親和力,確實有助女性走上管理的職位。美國社會團體亞洲協會發表的報告,亦指本港女性在職場發展於亞洲區內較領先,約有30%的在職女性任職管理層。

 

不過,一些調查告訴我們,香港兩性平等現況仍不如想像般理想。參考婦女事務委員會在2011年進行的研究,有關「港人對婦女在家庭、職場及社會地位的看法」的研究結果,顯示兩性平等的問題仍有值得關注之處。例如兩性在家務分擔方面的情況似乎仍不太理想。雖然有超過八成社會人士同意「家庭財政應由男女雙方共同負責」,顯示女性亦承擔了家庭財政的責任,但調查同時發現,實際上經常分擔各類家務,如照顧小孩、打掃及清洗衣服、買菜、做飯、照顧長者、病患的家庭成員等,依然是女性偏多,有高達70.6%的女性需要負責照顧小孩。這個情況反映社會仍普遍認為照顧家庭是女性的責任。而香港家庭主婦每日平均花 6.8小時在家務上,在職婦女平均花3.3小時,而男性則花1.1小時。現時不少家庭均為雙職家庭,男女雙方都要工作以維持家庭開支,但奈何女性每天花在家務的時間仍比男性平均多出兩小時!這兩小時可以是女性交際娛樂、學習進修的時間,但女性卻要把這些時間都貢獻給家庭,雖然社會人士都會認同女性為家庭的付出「很偉大、很神聖」,可是這就像一道無形的魔咒,認定了照顧家庭是女性的責任。事實上,政府統計處2009年的數字顯示,本港的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只有53.1%,比男性的近七成顯著為低。其中,已婚女性 (51.5%) 的勞動人口參與率亦較從未結婚的女性 (67.5%) 低。由此可見,照顧家庭的責任仍令女性的事業發展受到一定限制,因此女性自由發展的機會未必如我們想像中高。

 

另外,隨著男女平等的意識提高,再加上有《性別歧視條例》的保障,職場上對女性的歧視似乎經已大致消除;但若說女性在職場上已取得平等,則言過其實。有調查發現,超過七成人士認為,在年齡 (70.7%) 或能力 (71.1%)相若的情況下,男性通常比女性有更佳晉升機會,反映大眾認為女性晉升的機會仍受「玻璃天花」的潛在屏障所限制。「玻璃天花」是指基於性別偏見,如女性能力較差或女性因要照顧家庭而難以兼顧工作等的看法,令女性在晉升至高級職位的過程中受阻。例如政府的女性部門長官只佔32.3%,而女性在企業中擔當領導的比例,比在政府部門中更少。在2009年,香港42家藍籌上市公司中,女性的高層管理人員(其中包括總裁、行政總裁或董事總經理)只佔2.3%。另外,在專業領域方面,司法界和高等教育界的高層中,女性所佔的比例仍很低。在2011年,香港八所政府資助的高等教育機構中,沒有女性擔任校長,而擔任高級管理層(如副校長或院長)的女性領導人員,所佔的比例亦不足一成。這反映女性在職場上其實並未獲得真正的平等對待。

 

誠然,香港女性地位之高在亞洲中實屬罕見,但若與其他西方的發達國家相比,兩性平等仍有漫漫長路要走。《性別歧視條例》已在法律上保障了女性的平等權利,可是,許多對性別的無形偏見是無法以法律消除的。要繼續推動女性平權運動,需要政府及民間團體的持續努力,包括以教育消除偏見,及制定政策保障在職女性的平等權利。最近,《2014年僱傭(修訂)條例》通過,男士可享有三日有薪侍產假。這三日的侍產假,雖然還遠未能滿足家庭的實際需要,丈夫既要照顧初生嬰兒,亦要顧及剛剛分娩完的太太的身心狀況,三天實在只是杯水車薪。但無可否認,政府此舉的確為平衡兩性照顧家庭的責任踏出了重要的一步,希望未來更進一步。筆者相信有不少丈夫其實都希望可以花更多時間照顧家庭,但社會上「男主外,女主內」的性別定型依舊,令男士難以從工作中抽身並分擔太太的家務,才會令女性常常在照顧家庭和兼顧工作中分身不暇。一項有趣的研究發現,雖然本港的受訪男女均有約三成多認同已婚人士通常較未婚人士快樂,但相比於男性 (27.4%),較多女性 (34.1%) 不認同此說法,這反映普遍女士對婚姻的滿意度較低。筆者深信擺脫「照顧家庭的責任主要落在女性身上」的傳統思想,令兩性關係更平等,會讓家庭生活更和諧、更美滿,因為夫婦二人可以共同學習、共同成長、亦同為維繫家庭付出努力,從而對家庭建立更深的歸屬感。

老師簡介
王嘉玲老師

王嘉玲老師

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

現職中學通識科教師,大學主修人文學科及哲學;

喜歡把複雜的問題簡化,讓同學易於消化,亦希望為同學裝備好獨立思考的能力。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