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香港性教育為何如此“多元化”?

2014-10-27 | 學者文稿
陳效能 (嶺南大學社會學及社會政策系副教授)

我教授的『性與社會』一科,每年都會在開學的首個星期以不記名方式向同學進行簡單的問卷調查。問卷的問題只有三條,其中一條是:“你覺得自己的性知識如何?(一為最不足,十為最足夠)”。一班三十五人的答案,是一個近乎完美的常態分佈(normal distribution)- 答“一”和“十”的分別只有一人,最多的是答“五”和“六”的。這些年齡從十八到二十歲不等的同學全部都是在香港土生土長及接受教育,但為何對自己性知識評價的差別這麼大?在討論過程中,我邀請同學們分享自己獲得性知識的渠道。各人表示在小學及中學都有在校內接受性教育,但質量差別則十分大,普遍表示十分不足,大部分性知識來自傳媒和朋輩。有同學表示中學階段中,只是在生物科中其中一堂接觸過有關人類生殖系統的知識;有的說在性教育課堂中,老師播放血淋淋的墮胎和婦女生育影片;甚至有同學說當時的性教育是由體育老師在體育堂時教授的呢!另一邊廂,有同學的學校會邀請家庭計劃指導會、衞生署或一些民間團體,向同學講解避孕方法、性病及性暴力等議題;也有學校老師跟同學討論性知識和價值觀,但後者屬於少數。為何年青人對自我性知識水平的評價如此不一,為何在香港學校中的性教育會是如此『多元化』呢?

一九八六年,當時的香港教育署課程發展委員會首次出版《學校性教育指引》,目的是協助學校就推行性教育訂下引導性的原則、介紹推行的方式,以及提出性教育課程的實際建議。這指引最近一次的修訂是一九九七年,當時加入了性傾向、性暴力和淫褻刊物等新題材,也把教育對象擴大至包括學前及高中的學生。雖然這份指引已經多年沒有更新,但其內容十分仔細,長達七十多頁。指引中描述的性教育是一種“均衡”的性教育課程,目的是幫助學生:“對性和性行為的後果有正確全面的認識;探討自己對性的態度,以及對婚姻和家庭的觀念,從而培育出更好的判斷技巧和溝通技巧;培育出一致而積極的價值觀及負責的行為。”(《指引》1.5節)整個有關的理念架構共分八個基本原則、三個領域、四個層面及五個範疇(《指引》2.1節),包括人的成長、健康與行為、人際關係、婚姻與家庭、社會與文化(《指引》3.2節),可以說是十分全面和進步。
教育署於一九九三年印行的《中一至中五課程指引》中,建議學校將百分之五的課節教授跨學科課程,內容包括性教育、公民教育、德育或宗教教育、環境教育和健康教育。若性教育佔這個跨學科活動的五分之一,則整個學年中,性教育應佔百分之一的課節。換句話說,在學校的正規課程中,全年上課二十八至三十周,一周授課四十節,那麼百分之一的授課時間就是每年十二節,學校約需每年在每級增加八至十課節來教授這些課題。也就是說,無論是在正規課程內或非正規課程內,初中每年最少需要有10+8=18節性教育課,高中若用兩年來教授,就每年需要最少15+8=23課節。但根據我所接觸的學生的經驗,絕大部分不但沒有上過這麼多節的性教育課,他們說接受過的性教育絕大部分不能實踐《指引》中描述的原則。

本港大部份的學校並沒有把性教育作為一個獨立科目教授,而是把指引中個別的內容融入在其他學科(如生物或德育課)、早會或集會中進行。學校有極大的彈性,視乎辦學團體的教育理念、校長的領導、校風、教師的經驗等,自行決定如何執行指引內的建議。容許這彈性本來是好事,但因為教育制度及社會文化的關係,在實際執行時遇到很大的困難,也未能達到理想的效果。

第一,香港教育制度基本上是一個精英制度,以考試和評核的方法把學生分類。在競爭過程中被淘汰的便會被看成是制度下的失敗者。學校重視學生的學術表現和評核的量化結果,學生的學術成績成為學校質素的指標。但凡未能跟學術成績直接鉤上關係的學習,都很可能會被家長或校方視為浪費寶貴的課堂時間。這情況在高小及高中最為嚴重;而偏偏高小的學生正處於發育期,高中的學生則生理成熟,會對親密關係和性有憧憬,所以充足的性教育對他/她們來說特別重要。但現時的教育制度下為學生騰出寶貴的課堂時間給性教育是奢侈品呢!

第二,大部份教師沒有接受過如何教授性教育的訓練,在教授時容易覺得尷尬和不知如何處理學生的提問。因為本港教育制度是以考試評核為主導的精英制,教授不會直接對學生升學有影響的科目(如音樂、體育等)被視為次要;加上性教育甚至不如音樂、體育般是獨立的科目,被委派教授性教育的都會被視為是苦差,教得好不會得到嘉許,教得不好也不一定引來投訴。

第三,香港社會對性事缺乏正面的論述,導致有關性的論述兩極化。異性成年人在婚姻內的性行為和情慾,在社會上的“正當性”最高,而任何在這框框外的情慾都會被視為危險甚至是污穢淫亂的。對未成年的學生談性,特別是在學校這“正當”環境中的性教育,一旦偏離這框架,談及非異性戀、婚姻外或未成年情慾,便會被標籤為“教壞細路”。在這社會文化的氛圍下,性知識跟其他學科知識不一樣,因為性是一個社會禁忌。如何能夠正面地討論禁忌,正是性教育面對的挑戰。

老師簡介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