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從父親節看男士的性別定型和平等

2014-06-17 | 蕭皓聲老師
日前是父親節,然而,走在街頭卻感受不到半點節日氣氛。相比起母親節,父親節一向都較為不被重視,如要究其成因,相信也和性別定型有關。

中國傳統的家庭角色分工,乃是「男主外,女主內」。而在性別定型而言,皆認為男子應該是剛烈、堅強、獨立而能肩負重擔。因此,中國傳統的父親形象都較為嚴肅,和子女關係不算親密,子女多為敬重和服從父親。如果這形象放在現今的節日慶祝活動,例如溫馨的晚飯、送花送禮等,就有點格格不入了。相反,母親節就很輕易的成為感謝母愛的日子,街上四處也能買到康乃馨。這些片段都令我想到男女平等的問題。

我們可以想一想,中國歷史上有誰是偉大的父親?大概一時三刻也想不到。然而,中國歷史上有誰是偉大的母親?這點,也許腦海就會浮現出幾個故事,例如孟母三遷。從中可以發現,中國人表揚的男性,都是在國家興亡有功的人;表揚的女性,都在於刻苦養兒及貞節從夫。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在此可見一斑。

事實上,在中國的傳統節日中,並沒有「父親節」這個概念,似乎有一種觀念會認為中國父親是不必「感謝」的,更加不需要去「安慰」及「愛」。一個中國的男人辛勤工作、養妻活兒,甚至報效國家、忍辱負重,都好像是理所當然。而且「男兒有淚不輕彈」、「男兒流血不流淚」,就算工作再辛苦、家庭壓力有多大,傳統中國的父親形象都應該是獨力承擔和堅忍下去。如有埋怨或顯示出軟弱,就可能被視為弱者,不夠「男子漢」。

雖說香港社會已西化百年,中國傳統文化和家庭倫理已漸漸淡化,平權和自由的思想都取代了以往權威主義,父親在家中的角色也開始較為開明。但是,早前亦有機構調查,指出香港的男士(父親)普遍壓力偏高,原因是一方面需要外出工作,另一方面亦需要兼顧家庭的關愛環境,需要多與太太、兒女溝通。可見,「爸爸」這個角色一方面要與時並進,能擔當「家庭主夫」;另一方面又擺脫不了傳統的思維,需要辛勤拼博,否則可能會被質疑「買不起樓如何養育妻兒」。面對內外夾攻,有壓力卻又不能向家人表示軟弱,最終迫出身體或精神上的毛病,亦不少見。

近日,男士侍產假已進入政策討論,甚至聽到進入立法會的樓梯聲,這事例也可以用以審視香港社會對「男性」角色的要求 ── 男士是侍產,「服侍生產」後的太太。先旨聲明,我是絕對支持男士侍產假的,因為我很同意作為一名丈夫或父親,不只於經濟上的養育,而更需要提供一個具安全感的家庭,與家人互相支持。不過,我始終認為「侍產」二字不甚「平等」罷了。

又例如,社會上有關注女性平權運動的組織,但卻極少(甚至沒有)男性平權運動的組織,這又到底是否健康和真的能追求「平等」?一些社會的性別定型,造成一些社會分工的傾向,例如地盤工作以男性為主、幼稚園教師就以女性居多,有人認為很合理,但亦有人認為是「歧視」和「不平等」。各位同學,你又如何理解「歧視」和「平等」這兩個概念呢?

如果對「男女平等」還有興趣,除了可以從父親節和母親節作對比之外,也可以嘗試從香港的法律入手,探討香港的法律 ── 例如性罪行對男性和女性有何假設的定型,或許會找到一些有趣的爭議點,並深入思考何謂「男女平等」。

老師簡介
蕭皓聲老師

蕭皓聲老師

沙田循道衞理中學

畢業於中文大學歷史系,閒時喜研習文史哲。又因曾經歷高考通識洗禮,深受啟發,故希望把通識科的人文精神和思考素養,薪火相傳。教通識時間愈長,愈感價值判斷的困難,不只需要思辯能力,更希望能令學生有勇氣去作價值取捨。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