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解開香港人身份認同情感轉變的心結 (一)

2014-02-17 | 學者文稿

鄭宏泰教授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社會及政治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自由行政策自2003年起推出,並逐漸深化。過程中所帶來的效益無疑十分巨大,但所產生的矛盾和爭拗同樣不少,兩者既無法互相否定,亦不應視對方於不顧,而處理不善所帶來的負面衝擊,肯定同樣不容低估。至於內中關係盤根錯節、糾纏複雜,更非三言兩語可以輕易說得清楚,本文並非想在這方面作出深入分析或探源,而是想到,若果我們能從香港人身份認同的情感或視角入手,或者會有另一層面的認知與了解。

 

回到香港人身份認同到底是如何造出來的問題上。若果我們同意,上世紀五十年代後香港人身份的建立,乃特殊歷史環境下香港與內地交往斷絕的結果,亦是從區分彼此的「自我」與「他者」對立過程中得到強化的,而兩地經濟發展差距的不斷擴大,又製造了區分彼此的物質條件,加上兩地制度及生活方式的不同,而法律又給予了保障等,則讓香港人的身份札下了根。

 

然而,進入新千禧世紀,尤其是自由行政策推出之後,香港人身份認同的情感,似乎出現了重大轉變,甚至產生不少矛盾、困惑和衝突,湧現一些帶民粹色彩的劃地為牢意識,例如「光復上水」、「光復旺角」、「反對大陸化」、「香港不歡迎你們」或「滾回大陸去」等等。若果我們深思細味這些看來極為糾纏複雜的認同情感或價值觀念,應該不難察覺,其怨懟與不滿的背後,可能與下列環環相扣的問題有關。

 

第一是對經濟發展的迷惑。彈丸之地且缺乏天然資源的香港,一直均是自由市場的最堅定實踐者,對「發展才是硬道理」推崇備至,這幾乎是世界公認的。然而,進入千禧世紀以來,內地的經濟發展步伐明顯將香港比了下去。由於香港乃成熟經濟體,要經濟增長如內地一般快,維持香港經濟的突出地位,似不可能。就算可能,大家又會問:經濟大幅增長 (或發展) 的結果,是否可以讓普羅市民平均獲益呢?甚至繼續維持與內地或內地人的經濟差距?回歸以來,在高地價、高樓價而大財閥則壟斷大小行業的結構性因素左右下,大多數香港人已清晰地看到,發展的結果原來是財富兩極化,即俗語中的貧者愈貧、富者愈富,堅尼系數日大、社會往上流動不升反跌等,已清楚說明了問題。就算是自由行旅客令百業一片興旺,但大豐收的,仍是地產商大財團,租金樓價大幅飆升,普羅市民日常開支反而百上加斤,顯示繼續的發展並沒像過去般帶來物質與生活條件的同步改善。於是,不少香港人的內心或者會產生這樣的困惑:與其發展下去是愈來愈差,不發展則起碼仍可維持現狀,於是便出現不少反對發展的聲音,背後顯示的問題,則是不少市民對「大市場、小政府」,或是大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一類的話,已經不再如過往般的迷戀或一廂情願了。

 

第二是對接觸交往的疑惑。鑑於上世紀五十年代後近半個世紀兩地交往幾乎斷絕,令人民產生隔閡的問題,回歸以後,兩地加強各種往來與溝通,實在無可厚非,乃大勢所趨,亦對兩地人民利多於弊。但是,自由行政策深化後,內地旅客過巨過急的湧到香港,例如2003年的內地來港旅客總數只有約850萬人次,到了2012年已大幅跌升至約3,500萬人次,似乎有超過了俗語所云的「理想水平」 (optimal level) 的階段,令彈丸之地的香港不勝負荷,因而衍生了更多既影響本地居民生活,又衝擊社會制度,甚至被指爭奪本地資源,危害香港人自身利益的問題。內地孕婦利用自由行的便利到港誕下「雙非嬰兒」、水貨客乘進出境自由螞蟻搬家般在港大量搜購日常百貨,乃至內地人天價買樓,以及有代表港人「集體回憶」的老牌店舖因貴租而結業等等,更不時出現在媒體的報導,引起港人關注。在這種情況下,接觸交往不但不能減少陌生和隔閡,達到利益最大化的目標,反而製造更多兩地矛盾。尤其在資源競逐的情況下,強化了香港人維護本身身份 (權利) 的意欲,亦添加了對接觸交往的疑惑。

 

第三是對加深認識了解的猜忌疑惑。與強化接觸交往一體兩面的,是兩地政府自香港回歸後希望藉增加彼此認識和了解,消除矛盾,提升香港人對國家民族的認同。然而,一方面是所採取的手法過於急功近利,未能全面貼近民心民情,另一方面又忽略了香港市民無論對本身社會,乃至內地及世界各地的形勢及時事其實極為關心,亦所知所感不少,加上文化水平和人生閱歷較高,他們其實較難接受單向並且帶灌輸色彩的提升認識國情方法,因而對於各種本來立意在於提升國民認同的做法頗有保留顧忌。事實上,在全球化年代,加上互聯網等通訊科技的毋遠勿屆與暢通無阻,以及大眾傳媒高度重視自由與監督社會,更令加深認識與了解的過程,常常揭示出更多社會及政治的黑暗面,毒奶粉、問題食品及假貨無所不在,而各種貪污舞弊、侵犯人權和不公不義等事情無日無之等,反而令不少香港人出現認識愈多愈擔心、亦愈抗拒的負面情緒,並且反而會強化其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除了以上提及香港人近來出現的迷惑、疑惑與忌惑,其實還有另外社會發展中的困和憂惑,但是,由於篇幅所限,我們還是在下回分解吧!

 


延伸閱讀:

鄭宏泰教授:解開香港人身份認同情感轉變的心結 (二)

 

老師簡介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