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囍帖街變囍歡里,社會為何那麼反感?

2013-07-09 | 邱兆麟老師

由請願者被脫光衣服說起

 

利東街,曾經是囍帖店的集中地,所以又稱囍帖街。

 

市建局收購整條利東街重建,當年不想搬走的商戶和住戶團結起來反對。這場保育運動持續數年,雖然最終居民不敵擁有公權力的市建局,但這事件引起了民間對於重建和規劃議題的關注,而集體回憶、社區網絡、地產霸權等概念也開始在社會落地生根。

 

囍帖街的毀滅,代表的不只是一條街的毀滅,而是一個有特色的社區的毀滅。當年警察拘捕請願人士(四女三男)之後,要他們進行脫光所有衣服的全身搜查,甚至要抬高下體檢查是否藏毒[註1]。對於並非懷疑藏毒,也不是危險人物的請願人士如此搜查,實際上是要侮辱和恐嚇他們,以及阻嚇其他請願者。

 

被標本化的囍帖街

 

一條存在多年的囍帖街被連根鏟除,大批囍帖老店結業。這一場推土機毀滅社區文化和經濟生存空間的事件,後來成了流行曲《囍帖街》的靈感,謝安琪也因為這首歌而成了很多人心目中為民發聲的「人民歌姬」。

 

囍帖街消失了,但市建局宣稱他們有所謂的「活化」政策。那其實是先把社區文化和經濟毀滅,然後像主題公園般重新營造虛假的地區特色,無一例外地,那些「活化」項目,都是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式的超真實(hyperreality),只是提供作消費的標本,沒有生命。

 

惡俗名字抹殺回憶

 

囍帖街的生命被消滅,取而代之的是豪宅、商廈和主題商場,而本來的街道,就變成了婚嫁服務消費的主題公園。發展商剛剛正式公佈,這裡將會是一條「優化版步行街」,其名字不是囍帖街,而是「囍歡里」[註2]。

 

利東街已經刊憲封閉,但「囍帖街」這個大家都習慣了的名字並不是正式刊憲街名,沒有避諱不用的必要。捨「囍帖街」而取「囍歡里」這個名字,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囍歡里」取其「喜歡你」的諧音,用來做推廣活動的名字未嘗不可,但用來做街區名稱就十分之不識大體。「囍歡里」這個名字,很有酒吧的感覺,如果發展商是希望準新人覺得浪漫的話,那肯定是大錯特錯。那不是浪漫,就算沒有酒吧的聯想,也令人覺得肉麻惡俗。

 

二次傷害

 

市建局和發展商把囍帖街原有的生命力消滅之後,還要把一個惡俗的名字強加於原址興建的消費場所,從此囍帖街這個集體回憶被強行抹掉。對於社會來說,這是一次諷刺至極的二次傷害。這是社會輿論對「囍歡里」這名字反應那麼強烈的原因。

 

 

註:

相關報導:

1. 蘋果日報:“四女三男剝光搜身  喜帖街示威者投訴警方濫權” (2007-10-10)

 

2. 頭條日報:“網民打沉「囍歡里」 貼膠紙惹改名疑雲” (2013-06-28)

 

 

 

老師簡介
邱兆麟老師

邱兆麟老師

中華傳道會劉永生中學

香港大學教育學碩士。喜歡讀書,也喜歡與人討論學術,相信教育下一代的重要性,所以選擇教育作為志業。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