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寫在七一當天

2013-07-04 | 劉錦輝老師
筆者下筆之時,正好是七一,有些報章鼓動市民上街,有些則強調香港回歸盛事,取態十分明顯。

筆者相信自己與一些關心政局的朋友一樣,均在思考七一最終會有多少人上街?進一步想,有多少人上街才有可能推動一些管治或政治上的改革?有人說要比2003年的50萬人更多,才算是達標;如果這是事實,甚至人數越多越好,那麼老師在甚麼程度上應鼓勵學生參與七一遊行?

在課堂上,通識老師常常會教導社會參與的三個層面:認知、感受、行動。筆者相信除非學生完全不看新聞或不溫習,否則認知層面或多或少總有接觸;個別同學特別留意面書、新聞報道的社會個案,當中可能包括貪污、不公等事情,或許個別同學亦會到達感受層面。但在行動層面上,特別是參與活動、表達訴求等,則常常為老師所顧忌。

如果一味鼓勵他們參與,除了不知道學生的反應外,亦可能要承擔同學的安全責任,甚至惹來灌輸觀念、違反法律、反抗政府的指控。事實上,參與的方法亦有很多,由遊行到喊口號到靜坐到絕食,程度完全不同,老師亦難以給予絕對的標準,以確定什麼應該參與;但如果完全不表態,又好像裡外不合一,好像不鼓勵同學參與社會的事務。這種兩難局面,就像近日某學校邀請佔領中環的發起人來校演說,已惹來部分家長及輿論批評。既要他們接觸,又不想接觸太深入;既想說學生不應太早接觸政治,但又很難說政治與學生完全無關。

筆者也沒有兩全其美的方法,亦不是他們的監護人,他們到底在七月一日去了哪裡,完全不需要向筆者交代,有可能他們帶著面具出發,筆者亦無從得之。但筆者希望同學運用課堂上常常提及的獨立思考能力,在決定參與與否之前,要知道自己的立場和理據。恕筆者難以接受同學因為隨波逐流、朋輩壓力而參與:「因為同學去,所以我去」、「因為有很多人去,所以我去」、「因為在家沒事可做,所以才去」。老師希望同學是經過思考,知道自己去的目的和希望達到的目標,這樣較容易得到學習和經歷。如果只當是嘉年華參與,漫無目的,不知道自己的底線,便會容易受人影響,甚至參與一些之前沒有準備參與,或不肯定會否犯法的活動。

在資訊發達、傳媒鼓動的時代,同學接觸的資料可能比老師更多;但老師仍可擔當指導的角色。他們可能不需要老師陪伴參與,但筆者相信他們遊行前或遊行後,仍會有很多問題需要詢問老師的看法,讓我們可以引領他們進入更高階層次的思考,所以我們的角色仍是不可或缺的。

老師簡介
劉錦輝老師

劉錦輝老師

基督教宣道會宣基中學

中文大學心理系畢業,現職新高中通識科老師,曾任教會考綜合人文科、高補通識科等,並定期於報章發表文章。

喜愛攝影,熱愛閱讀,也享受每一節課堂;深信教學相長,藉課堂擴闊彼此的視野和思維。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