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奶粉荒是一堆恒常議題

2013-02-06 | 陳樹鳴老師

朋友不提起,也幾乎忘了去年這個時候,香港的話題是D&G。那時候,有人問,到底是不是香港人自卑起來,看不慣自己的地方退化了,所以才去搞這種抗議活動?又有人問,到底是不是香港的購物區也不歡迎本地人了?始終D&G講的是待遇問題,而的確不少本地人也選擇到其他地方消閒,也算可以避避。但到今年,奶粉荒和北區學位的分配問題,令很多人也開始從香港人的身份去思考這個問題。 

 

有人認為,這是挑起香港人和內地人矛盾的講法。的確,我們是可以不以「香港人」這個角度去看這些問題。很多安撫市民的講法,其實多少是將問題用其他角度去定義。有醫生組織告訴家長,解決方法可以是餵母乳和改用功效基本相同的奶粉,因為這對孩子的健康沒有影響。他們用的是公共衞生角度討論食物選擇的彈性,其情形多少像告訴成年人食米入口少的話可以改吃其他糧食。又有人以香港的市場自由來討論,認為根據市場法則,干預會令社會資源得不到充分的利用,令貨品不能以最佳價錢賣出,浪費資源。這種講法,又似有人認為因為有需求,劏房存在應該沒有問題。 

 

在北區小學學位的問題上,吳克儉局長認為教育局應該「公平」地對待所有學生,因為跨境學童(無論是否雙非)和跨區學童同樣具有本港居民身份,他們的遭遇同樣不幸,根據現有原則「就近入學」和派位,才算符合「公平」的原則。從這些角度來看,問題可能根本不存在,只是大家太過介意一個「我們」的身份,而忽視了其他原則。 

 

重新定義問題雖然是辯論的好方法,但用這種方法去安撫市民似乎並不湊效。更重要的似乎是,和D&G事件不同,奶粉和小學學位都關係到香港人最緊張的下一代。再者,千辛萬苦也買不到奶粉是一個具體經驗,每天跨區上課的辛苦不是不去D&G般可以避免,兩者都涉及生活所需。因此,生活素質所引發出來的反彈就更嚴重了。 

 

也許還是有人會說:香港人都習慣考試般直接回答問題,而不去問「問題的問題」。事實上,我們可以從環境的角度看。到底香港的負載力有多強?引發出香港人感到被「待薄」的原因,更基本是回到一個我們講了很久但習以為常的難題:即一塊一千平方公里的地方,如何承載一個挨近八百萬的人口?而百上加斤的是,因為近年香港經濟經常強調「融合」和「背靠祖國」,即將人口增至每年四千萬人次的遊客和難以清楚計算的內地資金,引起市場價格變動的「需求」動力,不是居於此間的居民,而是過客和熱錢。這從理念上挑動了對身份認同的情緒。 

 

比起D&G引來北大教授孔慶東「香港人是狗」的咀炮,奶粉荒和北區小學學位帶來的,其實是一大堆更深層的矛盾。這些深層次矛盾最終挑動的,應該是更多恒常議題的辯論。例如,不少人已經一再質疑我們堅持而久的自由經濟政策,政府也亳不客氣的干預奶粉市場;也有人提出停止「一簽多行」的政策,針對的是梁振英先生引以自豪的「自由行」政策和「經濟融入」的發展方向;而似乎更明顯的是,對「高度自治」和「香港人對國家的責任」的理解和要求,也更多人提出不同的演繹了。在最壞的時代,才有最好的反思。

老師簡介
陳樹鳴老師

陳樹鳴老師

天主教母佑會蕭明中學

由新區新校做到舊區舊校,由舊學制教到新新學科。雜讀為尚,亂寫為樂。與友人策劃網上電台節目「三師會」推動本土文化教育工作。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