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恐同與情感教育

2012-12-17 | 學者文稿
許寶強教授(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

香港小童群益會於2009年以網上問卷方式,訪問約500年輕同性戀者,當中七成為在學學生,另三成為已離校的青少年。調查發現,超過一半的「出櫃」同志,在學校曾受排斥杯葛。青少年同志受同學和教師排斥杯葛,有認知上的原因,也包含與認知相關的情緒因素,尤其是建基於誤解的恐懼和焦慮。

「恐同」的焦慮

排斥杯葛同志學生的行為,往往建基於一種誤解,認為同性戀是變態的,甚至會破壞異性戀一夫一妻婚姻,令家庭瓦解、社會大亂。然而,借用西蒙波娃等女性主義學者的理論,晚近的性別研究,提出了個體大概都或多或少同時擁有雙性的氣質,例如男生有時會粗心大意,但有時又會溫柔細心;女生既能感情豐富,亦會理性計算。另一方面,建基於佛洛伊德的多元性論,晚近的性學研究認為,人類個體的性愛方式,或多或少都包含狹義的異性性交以外的行為,如戀物或同性戀,只要不是固置及排他的,均可視作為常態。因此接受同性戀並不會破壞婚姻家庭,更不可能導致天下大亂。

不過,排斥杯葛同性戀的動機,並不能僅透過認知論辯解除,因為當中還包含情感的因素。正如政府於2006年發表的「市民對同性戀者看法的意見調查報告」發現,約七成多八成港人接受同事、鄰居、上司和朋友為同性戀者,但只有六成願意接受同志老師,更只有四成能接受家人為同性戀者。這也許是反對同性戀的團體或個人為甚麼會經常問「你能接受你的子女是同性戀者嗎?」的原因。這種「親疏有別」的表現,反映的恐怕更多是一種情感的焦慮。

如果我們能夠從理智上接受同事、鄰居、上司和朋友為同性戀者,為何不能接納同志老師和家人?是否真的僅是出於認為「同性戀是變態的」及「會破壞婚姻家庭」這些一般的信念?還是同時憂慮所愛者將承受沉重的壓力和排斥?

情感的教育

恐同者其實也是當代充斥著驚恐與焦慮文化的受害者。身處於民主政治受壓、經濟前景不明、居住退休不保、強調競爭淘汰等社會環境下,他們在學校、傳媒、社區等經歷的教育,往往並不有利於關愛、尊重和慈悲等情感的發展,更多在孕育恐懼、苦悶和怨恨。

在校園出現的對同性戀者的排斥杯葛,甚至欺凌暴力,除了少數的惡意攻擊,很多時是建基於無知的傷害,包括使用了各式帶歧視色彩的恐同話語--儘管言者無心,但仍然會對弱勢者造成傷害。而恐同語言所建基的,除了認知上的誤解外,還包括部分與認知誤解相關的焦慮恐懼等情緒。因此,要解決校園內對同性戀者的排斥欺凌,除了需在認知上解除各種偏見外,還得引進讓師生學習處理及放下恐懼和焦慮的情感教育。
一世紀之前,魯迅先生曾針對中國過去的貞節觀念發願,希望除去強迫婦女守節這「害己害人的昏迷和強暴」、「於人生毫無意義的苦痛」。近百年之後,我們的教育工作者是否也應針對當代的恐同情緒,提出相同的願景?

老師簡介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