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維穩與不穩

2012-07-06 | 區少銓老師

中國維護公共安全的支出預算 (簡稱維穩費) 2011年增加至6244億元人民幣,比去年預算增加21.5%,實際數額和增幅都大於國防經費6011億元。(註1) 維穩經費預算當然不只是公安的薪資,(註2) 但分析指這轉變,反映中央視內部的矛盾對政權威脅,比外敵入侵更大。和民生數據做對比,醫療、教育、社保、就業支出僅佔14.9%。相比之下,美國這一比例達到61%。全中國免費醫療每年需1,600億人民幣,但這個費用只是「維穩開支」的四分之一。

 

對於地方官員來說,「維穩」的功能遠超社會保障、醫療衞生、教育文化等。近年各地紛紛成立「維穩辦」、「合治理辦」、「應急辦公室」等機構,由地方重要領導親自擔任負責人。群眾工作室、維穩信息中心、人民調解委員會、矛盾糾紛調解中心等不同名稱的組織紛紛設立。但有趣的是社會矛盾和社會衝突的數量不但沒減少,反而不斷增加,整個社會陷入「越維穩越不穩」的惡性循環。比如最近廣東中山群體事件,(註3)四川什邡市學生示威等等(註4),這些群體性事件的報導,已經變得猶如家常便飯,司空見慣。

 

有些情況可說是荒謬,但卻是事實,為了維穩,卻導致了不穩,建築物僭建,當然可以如梁特首般,以9秒9的速度拆掉,但建立了的體制、人員豈會容易消失?這些已誕生了的組織,經常為証實及維持自身存在的合理性,最後「自製」了更多事件及問題,為了持續維穩,於是建立更龐大的官方和非官方的警察網絡,以粗暴方法對付異議者,激起民眾的憤怒,再打擊一大遍,索取更多維穩經費。現在全國僱用大約500萬人的保安隊伍,這500萬名保安人員尚不包括兼職的員工。2009年8月份新華網發表的一篇採訪報導中,開魯縣由公安局掌握的線人高達12093名。該縣是個擁有40萬人口的縣,在這40萬人口當中減去約佔人口四分之一的18歲以下未成年人,等於每25個成年人口當中至少有一名「線人」。這些「線人」的最底層就是在網路上活躍的「五毛黨」(註5)。中國社會科學院資深研究員于建嶸指出經費愈加大,群體性事件愈增加。自2007年以來,中國每年發生的大規模抗議活動超過90,000次。一些省份,如遼寧省,政府花費預算的15%保持對局勢的控制。在西部新疆,去年發生群體抗議事件導致200多人失去生命,當局又將那裏的安全預算增加了近一倍。

 

以陳光誠一家為例,維穩費從08年的3000多萬到2011年的超過6000萬,以此類推,每年的遞增額約為1000多萬 (包括聘用了一批在村口打敗蝙蝠俠的便衣) (註6)。依此計算,當局從08年以來至今光用在陳光誠家的維穩費就已經超過了2億元。民間要維權,政權要維穩,結果根據柏金遜 (C. Northcote Parkinson) 定律 (註7),只會製造出更多維穩僱員。香港貼身的例子就是中聯辦 (註8),它的功能是聯繫中港的關係,但回歸後迄今,體制膨脹至1600餘人,外加20多個部門,眾多物業,人數更多,中港關係也不顯得更和諧。另一個例子是前特首董建華「僭建」出來的香港政治委任制度 (問責制) (註9),前特首曾蔭權再「僭建」了副局長及政治助理,現任特首再加建成五司十四局,人更多究竟是促進了問責還是卸責?所有架床疊屋的體制及措施均無助維穩,真正的解決方法就如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認為:「只有信息公開才可能有穩定,只有維護民衆的權利,才會有真正的穩定。也就是說只有維權,才能實現維穩。只有實現社會正義,才可能有長治久安。」

 


1按財政部的說法,公共安全支出「涵蓋了公共衞生、公共交通、建築安全等諸多領域,還包括了基層監管部門視頻檢驗檢測能力建設,促進保障食品安全所涉及的投入。」

 

2政府收支分類科目中,公共安全支出為一類,涵蓋武裝警察、公安、國家安全、檢察、法院、司法行政、監獄、勞教、公共衞生、公共交通、建築安全、天災等方面。

 

3中山沙溪鎮中心小學一名學生罵外省民工孩子是“膽小鬼”,於是兩人打起架來,廣東當局27日派出”嶺南特戰隊”鎮壓,有至少20人被拘捕,傳已有18人死亡,300多人受傷,而當地醫院則宣稱傷逾100人,但無人死亡。

 

4四川什邡市學生發動的萬人反對興建鉬銅廠示威活動,民眾遭防暴警持棍追打、施放催淚彈和震爆彈鎮壓的同時,網傳當局增派持催淚彈槍的特警對付示威者。事件引發鄰近的廣漢市民眾上街聲援。至昨晚深夜,逾千民眾仍聚集市政府門口,要求釋放被捕的示威者。 

 

5以上傳一條帖子得五毛錢(即0.5元人民幣)報酬而得名。內地自1998年建立「防火長城」,監控網絡內容,審查至今有增無減。

 

6陳光誠說,從縣裡鄉里到村裡,看守他們一家的人有好幾百,有村、鄉、縣幹部、民兵、警察,還有「其他」人;有男也有女。普通看守工資每天100元,比當地做工「來錢快」。他還透露,維穩經費是縣裡一次性撥給鄉里。

 

7帕金遜(C. Northcote Parkinson)指出的公務員工作有二大宗旨。一是製造下屬而非敵人;一是為彼此製造更多工作。官員慣性地「創造」工作,因此有必要聘請更多下屬,而下屬亦因同一理由要求增添助手,公務員隊伍於是迅速膨脹,而屬下員額愈多,部門主管地位便愈重要。觸發柏金遜撰寫「柏金遜定律」的「靈感」來自英國海軍部,戰後英國龐大的海外帝國迅速萎縮,海外用兵的機會大幅下降,但海軍部官員數額直線上升。根據柏金遜的觀察,這是官員們互相製造工作,而為了滿足此一過程中出現人手不足必須增聘職員的必然結果。

 

8全名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香港簡稱中聯辦,大陸簡稱駐港辦;英語:Liaison Office of 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 in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的代表機構。

 

9又稱主要官員問責制,俗稱高官問責制,英文名稱是Principal Officials Accountability System(POAS),是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董建華於連任第二屆任期(2002年7月1日)時開始推行的改革。

 


延伸閱讀 /視頻 

 

1. 維穩成官員擋箭牌 民衆強烈不滿

2. 中聯辦簡介

3. 清華研究:中共億萬巨資維穩 越維越不穩

4. 六千億殺茉莉 勁過軍費

 

 

 

老師簡介
區少銓老師

區少銓老師

東華三院鄺錫坤伉儷中學

華中師範大學歷史學(中國近現代史)博士、新加坡國立大學文學碩士(歷史)、香港大學教育碩士(中國語言及文學)及香港浸會大學碩士(通識教育);十餘年任教語文及通識科經驗,現職中學通識教育科科主任和公民教育統籌。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