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從過去文化學習思考未來

2020-01-21 | 陳樹鳴老師 從過去文化學習思考未來

終於來到上學期考試的完結。學生們一邊收拾個人物品,一邊興奮地東拉西扯,有人忽然唱起:「心裏的花……」大夥一起大笑。久違了!


要是你不知她唱甚麼,可以用以上歌詞上網找找這首歌。這首原本是中國東北說唱歌手的作品,2019年在「抖音」上爆紅。據說這首歌是向香港八十年代的流行曲致敬,原唱者用自己東北腔的廣東話唱出副歌,歌詞除了包括一些跟香港陳舊的八十年代歌曲主題相似的夜店情節外,亦以一些香港藝人入詞,像梁朝偉、郭富城等。


在剛過的新曆新年,大陸至少有三個主要電視台有人表演這首歌。讓香港人認識這首歌的原因,是原唱者與一位香港歌手曾在內地的衛星電視台跨年節目現場演繹了一次;而那位香港歌手穿了一件比八十年代還要黃金閃爍的外套出場,更以香港人的廣東話將原本走調的副歌唱一次。


有人說那是戀港的作品、有人抗拒(註1)。而讓我覺得久違了的,是太長時間沒有聽學生因為一首流行曲而起哄。這幾年教流行文化,學生向我推介的,往往是全球各地的歌曲:歐美日韓、二次元(動漫)、三次元(現實)的歌曲都有。我以為自己作為一個大叔不懂他們的歌,事實是學生之間也不認識所有的推介歌曲。原來碎片化的,不單是網絡上的信息或政見,而是連文化產品的「潮流」也碎落一地。


這個看來只是屬於青少年與偶像的話題,然而,講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時,參考書豈不都強調集體回憶與流行文化的重要性?正是因為香港流行文化曾經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向外輸出,紅遍中國及東南亞,使它成為香港人在經濟發展之外,另一個能以領先姿態建立自豪感的來源,也是港人以娛樂回應政治時局的焦慮。


第二個讓我久違了的,正是這些對香港流行文化的討論。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流行文化是社會學的重要討論議題,當時很多學者嘗試從文化角度切入,討論香港文化和香港人的本質,形成了今日通識參考書中對港人身份認同的一些本土角度的基礎。在這些嘗試走入人群的學者文章中,我自己的起點是梁款老師的《文化拉扯》(註2)。《文化拉扯系列》是梁款在《信報》文化版的文化評論結集,文章從一些流行文化現象,包括八卦新聞、社會熱門話題、日劇、流行曲、電影等說起,再帶到嚴謹的文化議題上:流行文化是甚麼?(他說是「兩面獸」)香港人是甚麼?(他說是其中一樣是「八卦」)香港流行文化是甚麼?(他說是「承先啟後」)。


這種透過流行現象討論社會的思考方法,從梁款、史文鴻、吳昊、馬傑偉、吳俊雄等一代人,經過通識科帶到下一代去。好一段時間,隨着香港流行文化全面退步,經濟壓力使流行文化變成文化產業,加上近年的社會政治事件在社交網絡成為主流之時,我曾經懷疑這套分析流行文化的方法是否仍合時宜;但隨着時局變化,我正嘗試了解的是,如果我們在八、九十年代的流行文化裏看到「狂歡」,那麼現在的「流行文化」是甚麼?它反映了我們怎樣的情緒?重讀那個年頭的文化評論,也許讓在重新認識香港之餘,也知到文化認同是怎樣建構出來,及讓我們學習到以後怎樣思考。


註:
1.關鍵評論:《野狼Disco》、90年代東北Disco和粵語流行文化(2020-01-15)

2.《文化拉扯》系列的第一本《文化拉扯》在公共圖書館只有參考書紀錄,沒有可借閱的版本,但系列的第二及第三本《文化再拉扯》及《文化拉扯3:七情上面篇》仍可供借閱 (索書號:541.209391 3347)。另外,2000-2010年的流行文化討論,可參考《普普香港 :閱讀香港普及文化2000-2010.》第一冊及第二冊(索書號:541.209391 8823)

老師簡介
陳樹鳴老師

陳樹鳴老師

天主教母佑會蕭明中學

由新區新校做到舊區舊校,由舊學制教到新新學科。雜讀為尚,亂寫為樂。與友人策劃網上電台節目「三師會」推動本土文化教育工作。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