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記憶與遺忘

2019-12-09 | 學者文稿 記憶與遺忘

廖迪生教授 (香港科技大學人文學部副教授)


舊相簿裡的一張照片,可以勾起我們的反應,我們會嘗試在腦海中尋找相關的記憶。若果相機拍照時的快門是1/60秒,這張照片便是一個1/60秒的動作的記錄,但在這1/60秒的記錄之前及之後的事情,其實都沒有被記錄。事實上,我們生活上的很多事情都沒有被記錄下來,而我們往往會透過關連的記憶來理解該活動之前及之後所發生的事情。


人類與其他動物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們可以有很長久的記憶能力,如老人家可以清楚講述幼年時的事情。我們有一個很奇妙的大腦,可以儲存很多記憶,但我們會特別記著開心的或不愉快的事情。然而,每天都發生很多事情,我們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牢牢緊記,所以忘也是我們記憶過程的一部份。小孩子出生後,慢慢的學習記憶、建立記憶;但諷刺的是,人類有腦退化的疾病,會令病者失去記憶能力。當我們還活著,腦海中便存有記憶,當我們離開這個世界,這些記憶便會消失。


人類用很多不同的方法去保存記憶,其中一個最主要的方法是以文字記錄。在學校教育制度中,學生學習掌握文字以及文字所記載的知識;記憶力是學習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考試是量度學生學習進度的其中一個方法,雖然考試的設計有很多不同的方式,而一個理想的考試設計可以測知並同時幫助學生總結學習所得,但其中一種最常見但又為人詬病的考試方式,就是只強調學生的記憶及背誦能力,忽略分析能力。


沒有讀書機會的人就不會保留記憶嗎?這當然不是;人類會採用不同的方法去記錄記憶。以1960年代的香港漁民為例,他們大都沒有接受教育的機會,但他們會以不同的方法記錄他們的日常記憶,以幫助他們解決生活上的問題。例如他們有一首流行的《東路程》歌曲,描述漁船由廣東東面沿海,前往珠江口時所經過的地方;也有一些歌曲唱出不同魚類的形態,以及牠們出現的地方;也有歌曲描述婚禮及喪禮的安排。(註)他們有不同的諺語,描述天氣及水文的變化;他們也有流行的傳說故事,解釋傳統風俗習慣的起源與延續的原因。身處現代社會,我們也不單只以文字記錄記憶,也以繪畫、雕塑、影像、故事、詩歌、歌曲、舞蹈及話劇等展演方法,記錄及傳承當代及前人的記憶。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記憶,但我們的記憶是會因為時日的推移、外在環境的轉變而有所改變。人類是一個可以與外界產生互動的動物,我們與身邊的人,會與社會的不同事物互動,接收資訊,我們會嘗試改變他人的看法,但也會受到他人的影響而改變看法。每個人的記憶都不一樣,我們會選擇記憶(及遺忘)某些事物,而很多時候,這些選擇都不一定是刻意的。記憶存在我們的腦海中,而記憶的組成是複雜的、難以觸摸的「東西」,所以要掌握別人的記憶,幾乎是不太可能。


當我們要回應別人的問題、不同的環境狀態時,我們都會先與記憶對比,然後才作出回應。我們會在記憶中,尋找重溫一些美好的過去,我們稱之為「懷舊」。懷緬過去是感性的、主觀的決定,是有選擇性的。我們為何要懷緬過去?這是因為對現狀的不滿、對今日的反叛、對未來的不信任,同時也可以用來挑戰現狀。懷舊帶出對歷史的重新詮釋,挑戰既有的看法。


近年流行「集體記憶」這個名詞,「集體記憶」是如何構成的呢?將個人加起來便成為集體,順理成章,將很多個人「小記憶」加起來而成「大記憶」。但我們對每一個人的記憶都不能掌握的時候,又何來有這個「大記憶」呢?「集體記憶」是經過一個創造的過程,創造之後再賦予一個「集體」的名稱。「集體」是屬於大家的,可以讓「大家」重溫,使之成為主導社會的話語,有穩定社會的作用。所以「集體記憶」便成為管治階層者要控制的東西。很多時候,記憶的記錄(或遺忘)便由讀書人及統治階層所壟斷。

今天是電子數碼化的年代,電腦記憶體及訊號傳輸速度的長足發展,使記錄記憶的方法達到空前的發達。我們可以利用手機,記錄、創造、傳遞很多不同的圖像、聲音與影像,與別人分享。不同形式的展演元素都可以以數碼化的形式存在,而記錄者也不再侷限於掌握文字的讀書人。記憶與遺忘出現了新的處理方式,也帶出一個新視野、新的官民關係。



註:廖迪生、胡詩銘編著,黎帶金嘆唱,《水上嘆歌》,香港:香港科技大學華南研究中心,2018。


老師簡介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