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2019區議會選舉的重要性

2019-11-15 | 張銳輝老師 2019區議會選舉的重要性

下個周末(11月24日)就是2019區議會選舉投票的日子,五個多月的社會變化,令香港從此不一樣,以往理所當然可以透過選舉去實踐的公民政治權利,今天隨時可以被干擾、被剝奪。希望同學閱讀這篇文章時,選舉活動仍未取消。但無論時局怎變,我們都要時刻以知識和智慧裝備好自己,抓住每一個機會。


有人說,區議會只是個沒有實權的諮詢機構,但又有人說區議員都是民選產生,有其代表性。究竟區議會及其選舉有何重要性,我們逐步細看。


()區議會的職能


根據《香港法律》第547章第61條「區議會的職能」如下:

(a)就以下項目向政府提供意見 —

(i)影響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人的福利的事宜;及

(ii)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公共設施及服務的提供和使用;及

(iii)政府為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制訂的計劃是否足夠及施行的先後次序;及

(iv)為進行地區公共工程和舉辦社區活動而撥給有關的地方行政區的公帑的運用;及

(b)在就有關目的獲得撥款的情況下,承擔 —

(i)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環境改善事務;

(ii)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康樂及文化活動促進事務;及

(iii)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社區活動。


由此可見,區議會的主要職能,是「向政府提供意見」,這正是為何有些人將區議會視為一個諮詢機構的原因。在(b)項中,區議會也有一些財政資源去承擔一些文康及環境改善事務,不過只能被動地依賴政府的撥款,而不能主動提出;一些區內更重要的事務,如醫療、交通基建等事務,即使有資源也不能運用到這些範疇。此外,區議會完全沒有管理和監察的權力,從前的民選議會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擁有管理、制訂文康及市政設施和政策的權力,並且財政獨立。但在1999年「殺局」之後,這些權力並未有下放到同樣是民選產生的區議會,而是收歸政府手中。


()區議員的政治權力


雖然區議會的權力有限,但作為區議員卻擁有區議會以外的不少重要政治權力,包括:

1.成為立法會議員 (70席中佔6席)

a)立法會「區議會(第一)功能界別」:1席

所有區議員(任期由2015-2019年共458位)成為立法會「區議會(第一)功能界別」的成員,可以互選1人成為立法會議員。


b)立法會「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5席

所有民選區議員(不包括非民選的27名當然議員,任期由2015-2019年共431位)才有權成為候選人,由全港未有其他功能界別投票權的香港登記選民,一人一票選出五個議席。

因此,能成為區議員,就有約七十分之一的機會,更上一層樓成為立法會議會,這個權力實在不小。


2.成為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成員 (1200席中佔117席)

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共分四個界別,當中第四界別中「港九各區議會」有57席、「新界各區議會」有60席,即是在1200人的選委會中,有117席是區議員,佔差不多十分之一,因此,區議員在特首選舉中擁有一定的影響力。


()區議會的代表性

除了27名新界鄉事委員會主席作為區議會的當然成員外,其餘431個議席均由全港登記選民,一人一票分區選出,因此,區議會理論上有其一定的民意代表性。

若以建制派及泛民主派兩大政治光譜作分類,2015-2019這一屆的全港區議會,均是建制派佔多數,因此由議員互選產生的區議會主席,都是建制派的議員。至於全港區議員的政治光譜,建制與泛民的比例約是七三之比,即是建制派議員約佔七成,泛民主派只佔三成 (註1) 。

但這又是否反映建制派的區議員就代表了主流民意呢?我們再看2016年立法會地區界別直選的結果,建制派與泛民主派的得票率卻是四五與五五之比,即是支持建制派的市民只約佔45%,泛民主派則多至55%(註2) ,與區議會的情況似乎相反,只是一年之差,市民的政治取向不似會有這樣大的變化,但為何會有這個倒置的結果呢?

有人認為市民在選擇區議員時,除了政治立場外,同時也重視候選人在地區的實質政績,加上選區不大,候選人與選民直接接觸的機會較多,候選人的人際關係、親和力等等都對選舉結果起一定的作用(註3)。相反,立法會的政治權力比區議會大得多,市民選擇議員時就較集中考慮其政治立場是否與自己相近。因此,立法會的得票率,可能更能反映香港市民的政治光譜。如果建制派區議員以區議會「多數派」的身份,在全港政治事務上表態的話,可能未能真正代表主流民意的看法,因而出現了類似今年5月十八區區議會主席發出聲明支持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然後有區議員及市民發出「區議會主席不代表我」(註4)的事件。


(
)區議會選舉可以押後或取消嗎?

根據《香港法律》第547章第38條「一般選舉押後的情況」,部分內容如下:

  • 如在一般選舉舉行前,行政長官認為該項選舉相當可能受騷亂、公開暴力或任何危害公眾健康或安全的事故妨礙、干擾、破壞或嚴重影響,則行政長官可藉命令指示將該項選舉押後。
  • 如在就一般選舉進行投票或點票期間,行政長官認為投票或點票相當可能受騷亂、公開暴力或任何危害公眾健康或安全的事故妨礙、干擾、破壞或嚴重影響,或正受騷亂、公開暴力或任何危害公眾健康或安全的事故妨礙、干擾、破壞或嚴重影響,則行政長官可藉命令指示將該項投票或點票押後。
  • 如行政長官根據本條指示將一般選舉或一般選舉的投票或點票押後,行政長官必須藉憲報公告指明一個日期舉行選舉、投票或點票,以代替被押後的選舉、投票或點票;該日期不得遲於在若非有該項指示則該項選舉、投票或點票本會進行的日期後的14天。


意思即是行政長官在選舉之前、期間、甚至是點票過程中,均有權叫停選舉,不過押後的時間不可多於14天。為回應市民的憂慮,政府已於10月24日向立法會提交文件,成立危機管理委員會處理事件,有權決定是否押後區選(註5) 。

如果在14天內都未能再次進行選舉,則要交赴立法會去重新進行立法,處理選舉日期、區議員任期、選舉前的區議會權力等問題,這將會是一個曠日持久的議會爭論。


(
) 2019區議會選舉的意義

香港天主教輔理主教夏志誠在10月26日的一個公眾集會中的發言,為是次選舉的意義作了一個簡潔的總結:「區議會選舉在即,希望社會能夠將街頭抗爭成為選舉一票,重建和平社會。」(註6)


註:
1.立場新聞:2015區議會選舉結果
2.端傳媒:2016年立法會選舉點票結果
3.可參考2015年11月29日《城市論壇》中,4位區議會當選及參選人的討論內容
4.立場新聞:十八區議會主席聲明撐修例 民主派區議員反駁:區議會主席不代表我(2019-05-21)
5.香港01:【區議會選舉2019】設危管會 操押後區選大權 學者:史無前例( 2019-10-24)
6.香港電台:夏志誠籲群眾將街頭抗爭變成選舉一票 (2019-10-26)

老師簡介
張銳輝老師

張銳輝老師

保良局李城璧中學

只想簡簡單單地專心教通識,奈何政客和政府,沒一刻肯讓我們有一個安穩的教學環境。

現職保良局李城璧中學副校長,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育研究部主任。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