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帝制下的「警察」(上):戊戌維新的湖南保衛局小隊

2019-11-12 | 自由投稿 帝制下的「警察」(上):戊戌維新的湖南保衛局小隊

在中國歷史課程提到的晚清維新運動,常被戲稱「三個月熱度」。但原來中國首支現代化警察部隊的雛形,就是源起於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六月初九,在長沙創辦的湖南保衛局巡查小隊。



兩千年來「警察」的不同名目


在此之前,中國是沒有近代所謂的專職警察,充當維持地區治安的,實際上是各級軍政機關,是君權延伸的統治工具。先秦時期,職官「司稽」巡查街道,檢舉不法之事;秦漢之際,「中尉」負責護衛京師,漢武帝後來改稱為「執金吾」,命人以兩端塗金的銅棒,行走市井之間,緝盜捕賊,同時又設「亨長」一職,調解民事糾紛和日夜巡邏防盜;及至隋唐兩宋,更有緝捕官署「巡檢司」,專職捕捉盜匪;蒙古權貴入主中原,也設置「警巡院」掌理兩都市道、「警巡分院」專責都城四角;朱明得國,即任命「五城兵馬司」於京師盤詰面生可疑之人、「廠衛」於全國察辨奸偽藏私之徒;滿清入關,委派「巡捕五營」統理京師巷里之事,「巡檢捕役」見於州縣、鄉鎮也有「保甲局」、「團練局」,嚴懲街坊奸惡——歷代治安的職官名目雖因時而易,但大抵皆為提防不法,穩定統治,「安穩」離不開皇權專制下「統治」的意圖。



至於古時負責地方搜證、逮捕罪犯的,除了政治大案、皇室國政之外,執行者多是地方衙門內的差役。衙門是古時地方官員辦公所,每一衙門之內,一般會有十餘至廿餘衙差可供差遣,某些大縣更可達百人。衙差的成員包括捕拿普通罪犯的「捕快」、騎馬緝捕重罪賊匪的「馬快」、檢驗屍首的「忤作」、運押囚犯的「長班」等人員,團隊權責分明,頗似現代警隊編制。其中「捕快」實為古時衙門偵緝主力,日常便裝行走,並於腰間掛牌以證身份,遇普通罪案須於五日偵破、重大命案則為三日,逾期未破案者,即責打懲戒,本意是為防止衙差事不盡力,敷衍塞責。



清代「衙差」的濫權枉法


然而,這批衙差實無官品,且多出身卑賤,李唐時被稱作「不良人」,明清之際則作「應捕人」,後代被禁止應考科舉,在古代屬於賤業,地位低微。清代衙差的三餐伙食由官署供應,但所發工錢卻不到十兩銀。加上地方衙門集執法、司法於一體,在欠缺有效的制衡機制下,衙門成為罪惡窩藏之地,衙差常與胥吏 (辦事官員)同流合污,自甘墜落,屢行不義,借機敲詐,恃勢行兇,濫捕勒索之事多有。清人郭庭翕在《警捕人之虐》中寫道:「捕人亦作賊,捕人林林遍官府,捕人安樂流民苦」,諷刺捕快如同賊匪,未有切實行使職能。清末思想家鄭觀應也批評他們「游手好閑,亳無恆業,遇事生風,無惡不作」。



早期維新派思想家認識到近代警察與法治社會的關係,指出西方的巡捕日夜輪班,於街道設立警崗,按段稽查,遇有違法之事,即拘往巡捕房,令流氓不敢滋事,並提出具體的建警方案,要求警員「不吸鴉片、年富力強、讀書識字、擔保有人」。湖南按察史黃遵憲更將改革地方執法人員視為新政首務,清末重臣劉坤一和張之洞也曾聯名上疏:「警察若設,則差役之害,可以永遠革除」,力捧警察,取代衙差 (註)。



草創未幾  滅於微時


清朝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中國警隊現代化起點的湖南保衛局終於創辦。該局實行三級體制,包括總局、分局和小分局。局內一切大事交由投票公決,若覺得決定不善,可商請再議。所有決策成員由官員薦舉、民間選舉,兩年一任,期滿再選。除此之外,保衛局也附設五處遷善所,專門收留遊蕩滋事者,責令其學習工藝,並將製品出售,盈餘則作其出所後的謀生資本,類似近代懲教署的更生中心;24個小分局均設有一支巡查小隊維持治安、管理交通、逮捕罪犯等,成員由地方公舉,年齡須介乎20歲至35歲之間,且務必身體強健,粗通文理,不達標者即告撤革。這批官民合辦的警察小隊,容許民權監督管理,警察的定位也由服務統治者過渡至服務老百姓,對警員的約束嚴謹,於是辦事格外認真,開辦以來,「各局員紳倍極勤慎,日夜嚴飭巡街市,城中無賴痞徒漸皆斂迹」,更令逃拐之風幾近斷絕,成效可觀。

然而,保衛局創設之初,卻一直遭到守舊勢力的嚴詞反對,保留祖宗之法的聲音不絕,開辦月餘,即有「不法痞徒百數成群,於開局之初在南門近街毆辱巡查,次晚又在大小西門一帶連毀三局」。未幾,慈禧太后突發政變,囚禁光緒,宣佈訓政,並一併裁撤湖南保衛局,而主辦官員也被先後革職,永不起用。於是,中國首個現代化警察機構就伴隨戊戌政變的落幕,三個月便遭到守舊力量的否定而難產,可惜!


註:

警察制度乃起源於1667年的法國,但當時只不過是附庸於司法,是皇權的維穩工具,到1829年的英國才產生獨立的警察體系。至於Hong Kong Police Force(香港警隊)則於1844年5月1日由港英政府成立。由於當時官方只有英文版本,因此傳媒參考中國傳統的「衙門差役」,將之譯作「香港差役」,Police也被稱作「差人」,意即「受官員差遣之人」,此稱謂至今依然慣用。


參考資料:

1.鄭中午:〈中國警史源流試探〉,北京: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學報,1998年第4期。

2.韓延龍:《中國近代警察制度》,北京: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1993年。

3.鄭曉紅:《中國近代警政的濫觴:湖南保衛局》,安徽:安慶師範學院學報,2003年第9期。

4.夏敏:〈晚清時期中國近代警察制度建設〉,江蘇:江蘇警官學院學報,2003年第4期。



作者介紹:

甄健華老師 (茘景天主教中學)

香港大學文學士(雙主修中國文史及政治)、香港大學中國歷史研究文科碩士,現為中國歷史科主任,相信歷史是人類文明的教師,記憶是對抗專制的權力。

老師簡介
自由投稿

自由投稿

「集師廣益」專欄歡迎教師投稿,文章以中文撰寫,每篇約500中文字。

來稿請附中英文姓名、學校名稱、任教科目、電子郵箱及聯絡電話,主旨寫上:「集師廣益」投稿,電郵至eTVonline@rthk.hk。香港電台「集師廣益」對來函有刪減編輯權,如不同意請註明。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