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ESG報告」可推動香港建築文物保育

2019-09-09 | 學者文稿 「ESG報告」可推動香港建築文物保育

李浩然博士(香港大學建築保育學部主任暨副教授)

黎志邦(香港大學建築保育學部客席助理教授)


導論


由無到有,「建築保育」理念在20年前在全球仍未流行,有關文物保育的法例,包括《中國文物古蹟保護準則》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是直至2002年和2003年才分別完成制訂。香港政府亦在2007年才制訂建築文物保育政策,學習「建築保育」這一門課的人亦愈來愈多,促使香港的建築保育發展可以與國際標準銜接。


建築保育與可持續發展


這20年間,在香港出現最與時並進的保育概念,就是把建築保育與可持續發展掛鈎。這兩者的相互關係,是由港大建築文物保護碩士課程的創辦人之一狄麗玲教授(Professor Lynne DiStefano)在2004年首先提出。但是當年因缺乏世界公認的理論基礎,所以未能獲得廣泛認受性。直至2011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表了「城市歷史景觀保護方法」(Historic Urban Landscape approach),論述如何利用建築文物保育作為優化城市可持續發展的元素,達到「宜居城市」(livable city)的目標,保育與發展的關係才有一個國際公認的明確解說方法。更重要的是,在2015年,聯合國發表了《可持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而在17個目標中的第11個,便是促使城市更包容、安全、持久及持續(“Goal 11: Make cities inclusive, safe, resilient and sustainable”),這樣一來,如何利用建築保育達到「宜居城市」的發展,便更加清晰和易於理解了。


建築保育與城市發展,筆者已經在2015年2月2日《集師廣益》中的<城市保育與發展:不是一場零和遊戲>解釋了這並不是一個互相矛盾的關係,而透過可持續發展的概念解決一直困擾着香港建築保育的一個根本問題:有什麼誘因可以令到地產商會「自願自費」保育私人歷史建築產業?香港政府對於城市可持續發展的重視,可由2007年政府發表的《香港2030規劃遠景與策略》研究報告中有所反映,因為當中列明︰「採納可持續發展概念,作為制訂政策的主要」和「制定及修訂一套旨在保育自然環境、保護文化遺產和保存風景優美地方的規劃大綱」,而可持續發展的概念亦陸陸續續在香港不同層面上實行,包括了環境、社會與經濟三大方面。


ESG報告與可持續發展


在2016年,香港交易所宣佈一項與可持續發展有直接關係的措施――香港所有的上市公司都強制需要定期提交公開性的《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Environment, Social and Governance Report;簡稱「ESG報告」,通常會在公司每年的「可持續發展報告」中發表),證明公司的業務符合了環境、社會與經濟可持續發展的三大元素。實際上,在全球成熟的經濟體中,上市公司須遞交強制性ESG報告已經是一個大趨勢,比如在新加坡,所有上市公司均要每年發布ESG報告,而當地直接稱它為「可持續發展報告」。


雖然強制性ESG報告在香港只實行了3年,但是近年在香港發展商的ESG報告中,不難發現包含了建築保育的成分,比如活化大澳文物酒店(舊大澳警署)便是由一個地產商所屬的非牟利機構負責,它是「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中的政府物業,但是這個建築保育項目可給地產商展現ESG的成績,以達到該公司上市的要求,及公司在社會可持續發展方面的實踐。另一例子就是另一地產商的2017年可持續發展報告,內容提及該公司如何利用星街社區歷史與文物的推廣活動,來達到ESG的要求。由此可見,強制性ESG報告已開始成為給地產商「自願自費」進行建築保育的有效誘因,日後更可催化保育與發展成為一個社會和諧共進的共同體。


Professor Lynne DiStefano_blog

狄麗玲教授(Professor Lynne DiStefano)為學生們實地講授建築保育與城市可持續發展的關係。(照片來源:李浩然)

老師簡介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