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兄弟鬩牆:以巴衝突的發展 (三之二)

2020-02-27 | 自由投稿 兄弟鬩牆:以巴衝突的發展 (三之二)

高展昌老師 (元朗商會中學)


2020年1月2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在白宮宣布中東和平計劃,容許巴勒斯坦立國。表面上,這是以巴雙贏的局面,實際上,巴勒斯坦人並沒有獲邀討論計劃,對比1993年的奧斯陸協議(Oslo I Accord),當時的以色列總理拉賓(Yitzhak Rabin)和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zation)主席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在白宮握手和解,這次和平計劃是一大倒退。本文將分享我在巴勒斯坦的見聞,希望讓讀者對這個國家和人民有更多認識。

一、土地

1995年,以巴兩國同意把當時以色列佔領的西岸巴勒斯坦人地區分成3個區域:Area A、Area B和Area C。簡單而言,Area A (佔2013年約18%土地)由巴勒斯坦政府負責管治和安保事宜;Area B (佔2013年約22%土地)由巴勒斯坦政府負責管治,以巴共同負責安保事宜;Area C (佔2013年約60%土地)由以色列負責管治和安保事宜。近年,以色列人不斷在Area C設立殖民區,把原本居於該地區的巴勒斯坦人驅逐離開家園,造成雙方不少衝突。

我曾到訪一個巴人農場,名為Tents of Nations。農場位於Area C,數百米之外便是猶太人殖民區,據農場主人指,他能證明該地是他的祖父在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時期購買的,現時正跟以色列政府對簿公堂;對於此案,以色列法庭只一味拖延。

在希伯侖(Hebron)舊城區,Area B和C非常接近,住在Area C的巴勒斯坦人被迫搬離家園。荒謬的是,外國遊客可以經過檢查站進入Area C,但巴勒斯坦人卻無法進入。

圖中告示警告以色列人不可進入Area A。(筆者攝)

Tents of Nations的小屋,巴人無權在Area C興建建築物,小屋被以色列指是違法建築。(筆者攝)


Tents of Nations的不遠處是以色列新建的殖民區。(筆者攝)


希伯侖舊城區,猶太人住在上層,經常把垃圾掉到巴人商店林立的大街。(筆者攝)


二、圍牆

2000年代初,巴人在「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Second Intifada)中以自殺式炸彈襲擊以色列,以色列於是在西岸地區興建圍牆,圍牆以內的巴人房屋會被摧毀,有不少巴人被圍牆分隔了房屋和土地,使他們間接失去了土地,其中伯利恆(Bethlehem)的圍牆最為人熟悉,著名藝術家Banksy曾於附近創作了The Flower Thrower,吸引了不少遊客慕名而來。


伯利恆的圍牆,圖中黑色圓柱體是巴人屋頂的儲水箱。(筆者攝)


著名的塗鴉,Hummus是鷹咀豆泥,是一道常見於中東、不少以巴人民都喜歡的美食。(筆者攝)


西岸的圍牆會像柏林圍牆般倒下來嗎? (筆者攝)

三、抗爭

在伯利恆的圍牆旁邊有一間酒店,酒店中的博物館有不少見證巴人與以軍對抗的展品,西岸巴人指幾乎每個家庭都有成員曾被以軍拘禁,巴人追求的是回到祖先的居住地,然而,這些地方已成為了以色列的土地,他們的夢想既近也遠。而人口密度世界第三的加沙,人口約180萬,失業率超過50%,長年被以色列封鎖,鄰國埃及對他們並不友善,使他們只能支持哈馬斯組織(Hamas),以激進的手段對抗以色列。


博物館展品,描述指「防毒面罩」源於敘利亞,巴人將此設計放於網上,2014年香港的示威者亦受到啟發。(筆者攝)


博物館展品:以軍催淚彈;2015年,有5,399名巴人因吸入過量氣體不適。(筆者攝)


博物館展品:以軍橡膠子彈,每發價值25美元;2014-2018年,以軍發射了57,450發。(筆者攝)



博物館展品,參考Banksy的The Flower Thrower而製作。(筆者攝)


四、日常生活

在水資源貧乏的中東地區,食水往往成為一種武器。以色列人透過抽取地下水及淡化海水獲取充足食水,相反巴勒斯坦人卻被以色列人限制使用地下水,部分人要向以色列購買食水,或只能相隔數天甚至數星期才能從水喉中得到食水,所以不少巴人不能每天洗澡。為了解決缺水問題,巴人只好在住所屋頂安裝儲水箱,在下雨或供水時盡量儲滿水。

電力方面,巴人需要向以色列購買電力,在2019年12月,以色列的電力公司便以巴勒斯坦欠款為由切斷巴人城市電力,事件1個月後才解決。

至於上網問題,巴勒斯坦電訊公司現時沒有4G服務,而3G服務在2018年才開通,巴勒斯坦人要享受快速的上網服務,只有使用以色列的電訊公司,所以在當地不少人擁有兩部手機,一部是不能上網、只能通話和發短訊的黑白機,另一部則是專用來上網的智能電話。

歷史上,單方面的和平協議並不會成功,其中最著名的例子是1919年的巴黎和會,當時戰敗國德國未被獲邀,德國人懷著報復之心,在20年後發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以色列在2020年3月迎來1年內第三次大選,而巴勒斯坦亦指會盡快舉行15年來的首次選舉,但願以巴雙方可以有機會在不久的將來踏出和解的一步。



延伸閱讀:
兄弟鬩牆:以巴衝突的發展 (三之一)

老師簡介
自由投稿

自由投稿

「集師廣益」專欄歡迎教師投稿,文章以中文撰寫,每篇約500中文字。

來稿請附中英文姓名、學校名稱、任教科目、電子郵箱及聯絡電話,主旨寫上:「集師廣益」投稿,電郵至eTVonline@rthk.hk。香港電台「集師廣益」對來函有刪減編輯權,如不同意請註明。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