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香港區議會的前世今生(一)

2019-12-06 | 區少銓老師 香港區議會的前世今生(一)

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結果由非建制派大捷,18個區議會中,17個由民主派奪得過半議席,投票率之高亦是主權移交以來的首次,達71%。但同學是否知道香港區議會選舉的歷史源流呢?


追本溯源,區議會之成立可追溯自1982年港英政府所實施的「地方行政計劃」(註1)。按該計劃,港英政府於全港18個行政區成立了區議會及地區管理委員會,旨在協助政府於地區提供的服務與設施、對地區問題提出回應,並鼓勵市民參與社區事務。


不過,真正有香港地區性事務的政策諮詢機構、兼具部分議會功能的,竟然可上溯至日據時代,日駐港總督磯谷廉介(1942年2月)在香港、九龍和新界各設一個地方事務所,轄下有區政所(1942年7月改為「區役所」),將香港島分成12區,九龍分成9區,新界分成7區,每區都設立一個區役所,並指派正副所長各一人,管理該區的大小事務及代表該區市民。每一區役所下設一區議會,作為區所諮詢機構,議員人數5至10人,這行政架構於磯谷廉介統治下重新設計,奠定香港日後發展分區管治的基礎。此外,日治政府向香港市民發出「住民證」,是香港首次出現的身份證明文件(註2)。


戰前香港的管治,並無系統性的分區行政管轄安排,港九新界只是按歷史條約簽訂及地理,劃分為若干地域,日治時期強調地方的「區所制」,確保政令能下達至地方基層,與戰前港英時代僅利用行政立法的數位非官守議員,或華人精英組成中介機構如東華三院去外判管理,「理論上」是矯正了戰前港府對地方的管理近乎「無為而治」的情況。


說到地方議會,「楊慕琦計劃」(The Young Plan)是不能不提及的;1946年,時任香港總督楊慕琦對於香港政治制度嘗試進行大改革,他本人對香港有特殊的感情,在1941年獲任命為第21任香港總督。 「楊慕琦計劃」建議成立民選市議會,下放政府權力 (註3),當中建議香港設立一個市議會(Municipal Council),行政區域包括香港島及九龍,三分之二市政委員為民選,其餘三分一則屬委任;在民選市政委員部份中,一半由華人直選,並分10區選舉,包括港島6區、九龍4區,各區選出一名委員。另外10個名額由非華人組成,通過不分區選舉產生市委代表 (註4)。餘下10個名額,由指定之公共團體推薦代表擔任。構想中的市議會最初可負責管理地方消防、車輛牌照、康樂場地和市政,到日後情況許可的話,更可以管理教育、社會福利和公共建設,甚至於公共事業。


「楊慕琦計劃」是香港首個具有地方議會加入選舉元素的構想,假若成功,可讓港人有更多機會參與香港事務,亦符合戰後各地英殖民地政制改革的風潮,惟由於各界未能就市議會職能達成一致意見,方案遲遲未能落實。而即使華人可在方案取得利益,港府也沒法得到全體華人社會的贊同。最重要的是,1949年新中國成立,大批難民在戰後湧港,基於當時香港與鄰近地區局勢不穩,時任香港總督葛量洪認為民主選舉會有利共產黨在香港奪取政權,將「楊慕琦計劃」一再拖延,至1952年10月,英國下議院更正式宣布放棄計劃,香港地方議會的契機在英國政府以時機不合為由無疾而終 (註5)。

(待續)




註:

1. 全港首個區議會是觀塘區議會,當時區議會之英文名稱為「District Board」,而首屆區議會選舉在1982年舉行。

2. 王賡武主編,《香港史新編》,三聯書店,2017年1月版,135-141頁。

3. 根據方案,為配合市議會的設立,立法局內的官守議員議席會由原本的10席減至7席,非官守議席則增加一席至8席。

4. 王賡武主編,《香港史新編》,三聯書店,2017年1月版,145-147頁。

5. 英國國家檔案館(National Archive)的歷史檔案FCO 40/327顯示,早於50年代,殖民地政府已有意在港推行普選制度,但中國獲悉後嚴厲阻止。時任華僑事務委員會主任廖承志曾經威脅,假若英國堅持改變現況,便會採取行動解放香港。


老師簡介
區少銓老師

區少銓老師

東華三院鄺錫坤伉儷中學

華中師範大學歷史學(中國近現代史)博士、新加坡國立大學文學碩士(歷史)、香港大學教育碩士(中國語言及文學)及香港浸會大學碩士(通識教育);十餘年任教語文及通識科經驗,現職中學通識教育科科主任和公民教育統籌。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