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教育的彈性

2019-11-29 | 徐文超老師 教育的彈性

這幾天復課回校後,收到校方的其中一個指示,是商討一下是否需要修訂教學進度及考試範圍。這於我而言,是必須的。可是也聽過另一說法,因為停了課,需要趕忙完成教學進度,追回因為停課而失去的課時,這無論對教師、學生,還是家長,都叫苦連天。


然而,我認為,教育是可以有彈性的,不單課程可以,教學上也可以。


我曾經將高中中文科《論仁、論孝、論君子》的內容,按主題分為三次默書。第一次,同學默「論仁」部份的表現不理想。我發現同學沒有好好溫習,而且來「翻身」(主動要求重默)的也不多。於是,我趁機教育同學,提出我對他們的期望:我告訴同學,默書或重默的目的,不是要他們改正,而是希望他們學會負責。我曾跟他們看過2018年的試題,讓他們了解背誦是需要的,因為可以令自己對文章有較深刻的記憶,有助他們在作答時能引用原文。而他們要應考公開試,為自己作好準備,就是負責任的表現。


之後,默「論孝」的情況便大大改善。我看見同學都盡力了,也對自己有要求。到最後一部份「論君子」,由於有八則內容,(之前論仁及論孝分別有四則),有同學提出可否分兩次默寫。


可不可以分兩次呢?其實我希望同學知道,社會對我們的要求是劃一的。上司給我們工作,我們可以提出分兩次交嗎?可以延期嗎?我們都明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才能,如果社會只按個別的情況予以考慮,社會就未必能夠順利運作了。


然而,學校不是職場;學校只是社會的縮影。


實際上,學校是教育場所。我們需思考:為什麼同學會提出將默書分兩次呢?可能因為他們懶惰,免得自己一次記八則內容太辛苦?或許,他們希望自己做得到,能承接之前已改善的表現?還是他們擔心做不到,對自己沒有信心?如果在教育的過程中,我們沒有多從同學的角度出發,以同理心的角度與他們同行,回應他們的需要,為他們創造適切的學習方法,難道我們還能以完成教學進度為榮?默書,只要默過了,批改了,改正了,這「工作」就完成了。可是,我相信從事教育工作的大家,並不是這樣想的;默書,也是教育的一部份。


最後,我容許有需要的同學,將默書分為兩次。結果,約三分一班的同學在早一天,先默四則《論語》。這些同學全部及格,由60多分至滿分不等,而且,當中有超過一半的同學,對於自己的表現不滿意,主動再求「翻身」,再默一次。翌日,再默另外四則,所有同學都可以完成。選擇一次默八則的同學,也同樣順利完成。這次默書,沒有同學不及格,更有同學力求自己再進一步。


學習上,有少許彈性,適切的期望,多從同學角度出發,這些可能比起上了多堂,教了幾多課程,對同學的學習更重要。



註:「翻身」是默書成績不理想而重默。但我的默書課裡的「翻身」,多是同學要求的,因為不是我要求他們默至合格,而是我希望他們明白,要盡力做到自己能力所及的程度,或者尋找適當的方法讓自己做得到。

老師簡介
徐文超老師

徐文超老師

棉紡會中學

現職棉紡會中學中文科科主任、教務主任(課程及教師專業成長)。曾參與第一屆「賽馬會教師創新力量計劃」,與中文科團隊創製《青玉案》VR教材,與學界共享。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