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學歷史有何益?

2019-11-27 | 曾瑞明老師 學歷史有何益?

為何要讀歷史?標準答案是「鑑古知今」。但「鑑古」的內容是什麼?鑑古如何對我們現在有所幫助?是因為過去和現在的人都分享共同的東西?歷史會發現一些規律或者秘密?在2014年11月的知識論(Theoryof Knowledge)論文考試,就有以下的題目。


“ ‘The task of history is the discovering of the constant and universal principles of human nature.’ To what extent are history and one other area of knowledge successful in this task?”
(「歷史的任務是發現人性的不變和普遍律則。」在多大程度上,歷史及另一個領域的知識能成功完成這個任務?)


找出人性規律


這題目提議歷史能夠找到人性(human nature)的律則,這些律則恒久而且普遍。真有歷史做這種東西嗎?


心理史學(psychohistory)正是透過研究人的心理、情緒去解釋歷史事件。我們的性格都在家庭和童年時被塑造——這想法當然受心理學家佛洛伊德的影響。美國歷史學家Lloyd deMause是當中的表表者,他特別關注不同時代的虐兒行為如何形塑國家的政治和社會行為;而去到今天,父母會以幫助子女達成理想為己任,相應的歷史展現就是兒童權利運動、自由學校等;我們熟悉的心理學家愛利克·艾瑞克森(Erik Erikson),亦用了認同危機(identity crisis)這心理學的角度去研究和解釋歷史人物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


不過,如此說來,育兒豈不是與外交政策、軍事考量息息相關——有趣但奇怪的嘗試。什麼是因什麼是果也說不清。科幻小說家亞西莫夫更厲害,他設想我們可以用數學來預計「將來的歷史」(很奇怪的說法!)的一般發展。


筆者反而認為,歷史反映的是「人性」會在不同時空改變。比如貪婪,本來是七宗罪,但在今天的資本主義社會,貪婪卻是德性。所以,我們怎可以用昨天的人去推斷將來的人會怎樣?


歷史的意義


如果歷史不能幫我們預測,不能幫我們找出人性的規律,讀歷史還有什麼意思?


可能,讀歷史的價值在於讓我們知道,今天的世界不是必然的。過去不是這樣,但將來為何不可以改變?


朋友說︰「大航海時代,誰會想到西班牙沒落?1900時,亦無人想像到美國才是強國。但如果只以權術立國,到最後只會成為中國。」有這樣想法作基礎的話,讀歷史就不那麼容易陷於犬儒吧。現況不等於過去和將來,世界總會改變。


作家林達在〈一個歷史學家和他的小鎮〉寫道︰「在我們自己短暫的一生裏,所看到的社會,所看到的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和歷史長河裏大時段大範圍裡呈現的圖景是有所不同的,甚至會有很大的差別。短暫一生裡,更多的機會是看到了人性之惡,是令人失望的現實。即使是在我們的上半輩子,我們也看到過不知有多少人是懷著對人類、對國家、對社會的徹底絕望離開世界的。這樣的事情,自古以來不知發生了多。只有在讀歷史的時候,你能在紙頁間經歷幾百幾千年,你才能看到進步、改善,你才會慶幸自己生活在此時此刻。」


不過,福山提出「歷史的終結」,意思是如果我們把人看成是像哲學家黑格爾所說,是尋求尊嚴和地位的認可,那麼自由民主制度便成了人的歷史終點。停在這裏就好,不要再變,也不能再變。但你相信人類有一個共同目的、一個終點嗎?


歷史告訴我們,身處一個時代的人,總是跳不出那時代。昨天通識還在講生活素質,明天可能已講人道災難。昨天談法治,今天已要講憲制危機。如果我們有歷史學的修養,或許我們也不會只爭朝夕,但仍會邊走邊試吧。


(他山之石‧十)

老師簡介
曾瑞明老師

曾瑞明老師

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真道書院

八十後,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專研倫理學、政治哲學。現職通識教師,並與一群老師創辦教育工作關注組,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作品散見於《明報月刊》、《明報》和《信報》等。


老師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