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資訊 節目表 數碼視像館 相片集
主頁 通識教育 歷史 考察 價值教育 教育政策 文化藝術 生活 特輯 其他

真·攬炒全球——北極永久凍土的終極之戰

2019-10-31 | 周子恩老師 真·攬炒全球——北極永久凍土的終極之戰

筆者於暑假期間到冰島旅遊,從導遊口中得悉冰島冰川融化的程度,比我們想像的嚴重。不少景點已經不復舊觀,部分冰山亦只剩下冰舌苟延殘喘,而我們結束行程之時,亦正是冰島人為當地著名冰川Okjökull Glacier設立紀念碑舉行悼念儀式之日。




近月,世界各地均烽火處處。西伯利亞、非洲大陸和亞馬遜森林多區都出現大型火災。值得一提的是,當我們深究其原委,定會發現這些火災背後,其實正好反映目前脆弱又複雜的生態系統,受盡人類的貪欲威脅。舉例說,巴西亞馬遜森林的故事,就是基於政府和巨賈為了開墾更多農地,增加農產品帶來的厚利,竟利用刀耕火種(註1)等早已被先進國家放棄的舊式方法破壞森林,最終就是放火後火勢一發不可收拾。有「巴西特朗普」之稱的總統博爾索納羅重經濟、輕環保的政策,包括包庇淘金者恣意破壞雨林內的肥沃土壤,開設非法金礦,令問題火上加油。


非洲大陸的災情,其實較舉世矚目的亞馬遜大火不遑多讓,三個受災國安哥拉、贊比亞、剛果的火場面積加起來,可能較亞馬遜的更大。事實上,每年7、8月非洲中部都是旱季,大草原和灌木叢較易被雷電擊中,再加上全球氣溫上升和降雨量減少,導致土地愈來愈乾旱,增加火災出現的風險,而人類在當地從事伐林及農耕等經濟活動直接影響當地的儲水量,間接令森林地帶萎縮,進一步增加風險。猶幸的是,目前非洲的開發程度,仍然處於較低水平,而這場每年皆見的「中非野火」仍未直接對全球第二大綠肺(Second Green Lung)帶來致命重擊。然而,欠缺教育的當地農民仍然熱衷於採用刀耕火種,而歐美先進國亦一向甚少支援非洲有序發展。若剛果盆地出現與亞馬遜大火類同的火災威脅時,相信問題定必更為嚴重。


正當大家把目光都放在南美和非洲等熱帶地區,更恐怖的情節其實已無聲無息地在極地發生。以長期寒冷見稱的西伯利亞地區,本年夏季渡過了漫長而炎熱的一整季,多區的平均溫度比往年高了超過5°C。在風乾物燥的環境下,大片的原始樹林被祝融光顧。事實上,隨著近年的氣候變化,不少當地人對愈來愈熾烈的北極野火之出現已經見慣不怪,當地官員更因滅火資源不足而採用「讓森林自行燒一會」的放任策略。儘管在火勢失控後,俄羅斯強人普京終在龐大壓力下宣佈派出軍隊救災,但事實是參與的軍人從未接受過專業滅火訓練,而火場面積亦實在太大,所謂救火行動根本是杯水車薪,而極度脆弱的西伯利亞永久凍土區的生態環境將受到前所未見的巨大衝擊:凍土層融化的後果自然是加劇溫室效應,但令人更擔心的是,大量灰塵在凍土層累積,會否對當地生態帶來長遠而不可逆轉的影響?


當然,有人可能仍然以為上述情況只是環保團體恫嚇群眾、嘩眾取寵的公關宣傳手法,但當大家看到連北極竟然在悶燒,相信不難理解人類已進入保護生態環境的終局之戰。事實上,北極苔原 (註2)加上附近一帶的北方森林約佔全球陸地表面的三成面積,一旦燃燒起來,後果實在不堪設想。此外,由於北方天氣寒冷,大量落葉被凍土層長期冷藏,而這些泥炭地的碳含量極高,約佔全球土壤的50%左右,比全球各地所有植被系統儲存的碳還要多。試想像一下,如果這些地表都起火,近年所有減碳排放的行動本質上已經毫無意義。


更何況,凍土層火災最令人防不勝防的其實是無焰悶燒――這些無焰之火會在地表淺層,當中包括淤泥、苔蘚、落葉等沉積物之間緩慢移動,一旦發現,往往已經無可藥救。殘酷的事實是,目前所有有效對付明火的策略,包括空投滅火劑,甚至天然降雨,都無法阻止這種「殭屍火災」。伴隨雨水而來的閃電,更可能引爆凍土層內累積的甲烷產生爆炸,令事件更加一發不可收拾,而當悶燒的火種蔓延至地表以下的舊碳層,千百萬年來累積的碳將轉化成熱能及灰塵,不但加速冰棚及冰山崩解,更即時加劇了溫室效應,加快了地球奔向末日的速度。


註:

1. 一種古時耕種方式,把地上的草焚燒成灰做肥料,就地挖坑下種。

2. 位於北冰洋海岸與西伯利亞泰加森林之間,佔約1300萬平方公里的凍土沼澤帶。

老師簡介
周子恩老師

周子恩老師

港大中文系畢業,中大文化研究碩士,浸大青年輔導學碩士,早年專研本地電影及現代文化理論,曾從事編譯工作。業餘從事文字創作,與友人策劃網上電台節目「三師會」推動本土文化教育工作,作品見於<信報>、<經濟日報>及香港獨立媒體。


老師其他文章